174北地出事

    待盎暖回来,她随意的收拾了一番,诸葛明空、盎暖、夜枢、荣海、云景五人,便朝着烟云城飞奔而去。天黑之时,他们才赶到烟云城,本来诸葛明空是想回府的。但是荣海,让他们先进皇宫。

    到了御书房时,里面已经有很多人。

    夜天乾、夜天麟、夜景轩、左相、右相、陈胜将军、以及老皇帝,这几人坐在御书房中,安静的异常。

    诸葛明空和夜枢走进里面,到了老皇帝面前,两人稍稍行了行礼。

    “参见皇上!”

    “都起来吧!”老皇帝看着两人,淡淡的说道。

    此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尖细的声音。

    “安陵王到!”

    话刚说完,白衣的少年便款步走了进来。姿态优雅,步调缓和,绝美的容颜仿佛盛开的百花一般,美的窒息。他走上前,轻行一礼,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好听。

    “参见皇上!”

    “不必多礼。”老皇帝淡淡的说道。

    容毓退到一边,坐在右边的最前方,与夜天乾并立。

    似乎是见该来的都来了,老皇帝静看着他们,说道:“北地突然出现了暴乱,你们看谁人能去镇压?”

    听到这话,诸葛明空愣了一下,北地在夜天赐的统治下一向很好,怎么会突然出现暴乱?而且,还是在夜天赐被关之后,这未免太为巧合了吧!

    “父皇若是信任,儿臣愿去!”夜天乾站了起来,目光安然的看着老皇帝说道。

    听到夜天乾这话,诸葛明空不有些想笑。北地乃是夜天赐的势力,老皇帝绝对不会让夜天乾去北地,干扰夜天赐的势力。

    这点,夜天乾也很清楚,他说这话,应该只是想要看看老皇帝的心,对夜天赐到底偏袒了多少?

    只听老皇帝,淡淡的出声道:“你是北周太子,不宜到那偏远之地。北周有的是俊才,太子留在烟云成便可。”

    果然,老皇帝不会让夜天乾插手北地之事。

    “皇上,臣愿意去。”陈胜将军站起来,粗犷的脸上有着一种无法诉说的锐气。

    老皇帝淡淡的看了陈胜一眼,随后道:“陈胜将军掌管御林军,守卫皇城安全不宜前去。”

    “那既然如此,儿臣……”夜天麟话还未说完,容毓温柔的声音便打断了所有的一切。

    “皇上,臣觉得这北地之事还是让三皇子去最好。”

    容毓的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而在听到这话的时候,老皇帝的眼眸之中很明显闪烁了一下光泽。他看着容毓,淡淡的问道:“安陵王为何做这般敢想?”

    “启禀皇上,臣这样的想法,原因有三,一北地是在三皇子的治理之下才如此繁华,若是派其他人过去,百姓将领必然不愿,认为皇上只是利用三皇子治理那般贫瘠的北地,而北地繁华之后,便将三皇子丢弃。”

    “其二,三皇子之前犯了过错,此番去治理暴动,刚好能够将功补过,这样更显的皇上的宽宏大量。”

    “其三,太子妃已经过世,三皇子这事总得有个解决办法堵住悠悠众口,让三皇子将功补过,既不会显得皇上太过偏袒,也不会显得皇上太过无,所以这番北地的暴动,让三皇子去最好。”

    听到容毓的话,老皇帝沉默了下来,看起来似乎是在思考。随后,他点了点头,对着众人道:“安陵王所言有理,这番北地的暴动,就让三皇子将功补过,你们可有异议?”

    “回皇上,没有异议。”

    “既然没有异议,便都下去吧!”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从御书房一出来,诸葛明空立刻从后搂住容毓的脖颈,道:“我累了,你背我。”

    她这样动作让周围的人愣了一下,目光全部聚集在他们两的上。

    “容毓,背我回王府,今晚我要和你睡。”诸葛明空再次说道,这般话语让周围的更是瞪大了眼睛。

    夜枢立刻走到他们旁边,望着诸葛明空问道:“你们两……难道……?”

    “你想问我们有没有行夫妻之礼?”诸葛明空笑看着夜枢,绝美的脸庞在宫灯的照耀下明灿动人。

    她的直接让夜枢噎了一下,随后他点头:“是,你们两毕竟还未成亲。”

    “成亲只是个形式,我不在乎,容毓不在乎,那么还有什么关系?”诸葛明空微微一笑,随后垫脚咬了咬容毓的耳朵,极为暧(ai)昧的说道:“你也想我了对吧,我们快回房吧,办事要紧!”

    “小丫头,你……”夜枢伸手拉住诸葛明空的手腕,狭长的眼眸中,尽是不可置信:“小丫头,你怎么能在未成亲之前做这事?”

    “哈哈哈……”诸葛明空笑了起来,她看着夜枢,随后道:“夜枢,你干嘛那么紧张?我终于有人要了,不必勉强你娶我了。”

    此时,夜枢望着她,眸光深的异常,突然他微微一笑,松开诸葛明空的手:“是啊,本世子终于不必勉为其难了。”

    随后,他看着诸葛明空边的容毓,笑道:“安陵王可要小心,这丫头,脾气不好,贪财,贪吃,胆大妄为,还懒得像猪,你若是娶了她,以后的生活必然乱作一团。”

    “多谢夜世子关心,她脾气不好,我会包容她,她贪财我会给她赚,她贪吃我可以学着为她做菜,至于胆大妄为,也没有关系,我会时时护她周全。至于她懒,我会为她做好一切,她便不需要动手了。”容毓说这话时,并没有看诸葛明空,但是他的眸子却浸染了这世界上所有的温柔。

    听到这话,诸葛明空的心中温暖至极。容毓从未对她说过这样的话,这样包容她所有的言语。

    她不由自主的握紧容毓的手,这时,容毓转头看她,目光温柔如初。她微微一笑,空闲的那只手搂上他的脖颈,随后唇印上了他樱花一般的唇。

    这番大胆而妄为的动作让周围人更是愣在了当场,只能瞪大眼睛看着此时御书房前,宫灯之下,静静接吻的两人。

    很快,诸葛明空离开容毓的唇,静静的看着他,随后温声道:“那首诗,我写给你的只有最后一句,那一句完整应该是,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容毓温声的道。

    “我喜欢最后两句,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诸葛明空更加紧的搂住容毓的脖颈,而她亦是紧扣着她纤细的腰

    周围的人如何看,如何想,她从不在乎,也懒得在乎,此刻她只想抱着这个她喜欢到了极点的少年。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曾经不知相思,如今知道相思,才知道,真的是入骨疼痛。

    “明妹妹的大胆,每次将这总让我们大开眼界。”夜景轩突然开口,打破了这番寂静。

    诸葛明空从容毓怀中转过头,看了看他,笑了笑:“我是真,你们这些人怎么会懂?七皇子,你难道不想时时刻刻抱着自己喜欢的女子吗?”

    “话所如此,明妹妹这样真的太过放肆了。让人看了,必然又起流言。”夜天乾温声开口,话语中有着些许劝意。

    “这丫头,你们说什么,她都不会改的,她这往好了说教真心,往差了说叫脑子不好。”夜枢很直接的打击诸葛明空,丝毫没有留

    诸葛明空看着夜枢,瞪了他一眼,道:“我喜欢容毓,容毓喜欢我,我亲他抱他,又不是亲你们抱你们,碍着你们了吗?挡着你们的路了吗?真是的,我和容毓几天没见,你们看不到我相思苦痛、渐消瘦,需要容毓来慰藉我吗?真是的,一群没眼力的。”

    “呵……”容毓轻笑了一声,看着诸葛明空脸上尽是笑意。

    诸葛明空听到他在笑,立刻转头,瞪了他一眼,道:“我真的瘦了,不信你摸摸。”

    她拿起容毓的手放在自己的腰间,随后问道:“瘦了吧?”

    “长了。”容毓温声道。

    “我哪里长了?”诸葛明空瞪着容毓,问道,她明明瘦的不得了,而且材很好的。

    “长大了。”容毓静静的看着她,笑道,墨玉般的眼眸中别有深意。

    诸葛明空立刻明白他的意思,她微微一笑,道:“长大一点点,不过可以嫁人了。”

    “你找个时间去提亲,我们家没有人反对的。”

    诸葛明空这话又再一次惊艳了全场,夜景轩的脸上已经满是对诸葛明空的崇拜,至于夜天乾只是温然的笑着,夜天麟像是一个无事人一样,静静的看着。至于夜枢,看着诸葛明空的目光有些复杂,无奈加上好笑。

    “需要再等一些子,别忘了,我答应你的还未做到。”容毓温柔的笑了笑。

    “嗯,我很期待。”诸葛明空微微一笑,此时一个黑衣男子走入了她的视线。她静静的看着他,突然变得沉默了起来。

    其他的人,目光也都落到了那人上。

    最后,夜天乾淡淡的开口。

    “三皇弟,好久不见。”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