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天赐入狱

    秦玉婉在采渠的搀扶下从寿宴中出来,望着那两人先后离开,诸葛明空眼眸一沉,随后直接从宴席中退了出去。

    举行寿宴的明华宫旁不远处便是宣彻,夜天赐走到宣彻中,便有太监端着一件上好的锦缎袍子送了过来。他换下衣袍,整理好自己的仪容,正准备出去之时,秦玉婉走了进来。

    “三皇弟,安。”她温声的问安。

    夜天赐看了秦玉婉一眼,随后冷声道:“皇嫂,同安!”

    “玉婉一直很钦佩三皇弟能将不毛之地的北地,治理的那般繁荣富强,不知三皇弟如何做到的?”秦玉婉的脸上有着温婉如玉的笑容,犹如她的名字一般。

    “皇嫂乃是一介女流,怎么会对治理地方之事有所兴趣?”夜天赐的双眸依旧是那么。

    “我并未有所兴趣,只是有些好奇罢了。”秦玉婉脸上的笑容不变,她望着夜天赐,温声道:“是不是三皇弟不便开口?若是这样皇嫂也就不问了。”

    “皇嫂言重了,我只是有些奇怪罢了。”夜天赐冷漠的语气不变,眼眸中的冷酷更是从未消退过:“这治理北地之事一句两句话说不清,若是皇嫂真有兴趣的话,哪与太子皇兄一起过府,我可以给你们详说。”

    “那我等着这。”秦玉婉微微一笑。

    “既然这样,我便先回宴席了。”夜天赐转离开,刚走两步,他的头猛然一偏,一直极速驰来的短箭从他的发间穿过。

    短箭刺入墙壁之中,夜天赐的目光划过那短箭,浓深的黑眸之中浮现一丝的冷血。此时,他的周围快速的出现五个穿黑衣的人,他们手持长剑,目光锐利,一看便知是习惯了生死的人。

    目光环过周围五人,夜天赐的唇角之上突然扬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皇宫内院敢来行刺,主使你们的人看来胆子不小啊!”

    话刚说完,夜天赐从腰间抽出一支软剑,剑光冷冽寒彻,犹如他这个人一般。

    此时,五个黑衣人突然的朝夜天赐攻击过来,夜天赐扬剑而挡,剑光在空气中迸发,刺目而刚冷。即使是面对五个手不凡的黑衣人,夜天赐依旧是游刃有余,闲适对待。手中的软剑犹如游龙一般,而他的影此时犹如黑夜中走出的帝王,带着一种凛冽的霸气。

    手中的软剑突然加快了速度,瞬间便将五个黑衣人其中一人的手筋挑断,让他无法再持武器。而当他想要在对另一个人出手之时,剧烈的火光从外面传了过来,一股无法诉说的炙在靠近他们。

    顿时,眸中一冷,他看着周围的四个黑衣人道:“原来,你们早就准备去死了。”

    所以,他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拖住自己,等待死亡之火的到来。

    “三皇子,我们自知不是你的对手,不过拉着你一起死,还是有机会的。”其中一个黑衣人突然笑了起来,声音中有着赴死的决绝。

    夜天赐眼眸一沉,望向周围的四人,目光的余角看到秦玉婉害怕的站在一边,紧张的看着自己以及此时的一切。

    他差点忘了,这边还有个弱质芊芊的皇嫂!

    夜天赐手中的软剑犹如流光划过一般,璀璨生辉,但是却带着死亡的冷冽。刀剑在空中交接,迸出的火花看起来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璀璨。突然他手中的软剑,犹如流光一般消失不见,再出现时,他面前两个人的手筋已经被挑断。他们手中的兵器,无力掉落下去,而剩下那两人看到此番景时,其中一人快速的冲向了一边的秦玉婉。

    “啊……”秦玉婉惊悚的大叫了一声,她的脖颈处,冰凉的剑已经横了过来。剑微微的划破了她脖颈处的肌肤,尖锐的疼痛传了过来。

    挟持她的黑衣人,此时望向夜天赐,威胁到:“三皇子,快放下你的武器,不然我一不小心,这个大美人就首异处了。”

    夜天赐冷看着挟持秦玉婉的黑衣人,随后冷寒的嘴角上掀起一丝嘲讽的笑容:“用个女人来威胁本皇子,你觉得有用吗?”

    那黑衣人似乎是愣了一下,手中的剑猛然的加重了一些,秦玉婉脖颈处的血流的更加肆意了。见到这场景,夜天赐的表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只是静静的看着此时的场景。

    见此,黑衣人不松手,但是一瞬间又抓住了秦玉婉。

    “三皇子,果然是个人物,无论何时都不会让人看到你的心思,我刚才差点被你给骗了。”

    听到这话,夜天赐的表更加冷上几分,本来以为表现出那般的冷漠,会让眼前这人有一瞬间的松懈,这样他必然能够救下秦玉婉。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个黑衣人这般敏锐,看来只能另想方法。

    此时,宣彻的大火已经燃烧到了里面,房间中的轻纱幔帐,桌椅梁柱都已经烧了起来。夜天赐虽然可以不顾秦玉婉,自己出去,但是毕竟是条人命,而且还是他的皇嫂。这要是见死不救,准会出事。

    双方在大火之中对峙,任由周围熊熊的烈火燃烧,此时秦玉婉望着夜天赐,突然开口:“三皇子,你快走,不要为了玉婉枉送命。”

    夜天赐看着秦玉婉,冷声道:“皇嫂乃是皇兄之妻,我不会见死不救。”

    “三皇子……”秦玉婉看着夜天赐,眼眸中有着一丝说不出来的深沉。她突然抓紧那挟持自己黑衣人的手,快速的开口:“三皇弟,你快出去,别枉送了命。”

    说完,秦玉婉用力的向剑上一扑,脖颈处鲜血剧烈的流了出来,而她整个人无力的倒了下去。

    “该死,怎么会有这样不要命的女人?”那黑衣人咒骂了一声,放开了秦玉婉。她倒在地上,鲜血直流,微微睁开的双眸之中有着一丝的释然。

    见此,夜天赐手中的剑犹如闪电一般向剩下的两个黑衣人袭击而去,但是过了几招之后,周围燃烧的大火,以及强烈的浓烟,让他有些坚持不住。他快速的捂住口鼻,正准备去找秦玉婉的尸体时,宣彻顶的一根横梁掉了下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那两个黑衣人趁隙逃走,夜天赐望着此时浓烟密布的宣彻,随后快速的出去。

    到了外面,此时宣彻周围有着很多人,宫女太监们的手中,不停的提着水来救火。老皇帝等人站在宣彻不远处,看着那燃烧起来的大火,目光沉然。

    夜天赐满狼藉的向老皇帝走了过去,随后跪了下来:“儿臣无能,没有保护好皇嫂和小皇侄,请父皇降罪!”

    他的话落音,夜天乾的眼眸中划过一丝的黯然。连他都不要佩服他那个死去的太子妃了,竟然想到这样的方法来挫伤夜天赐。虽然不是嫁祸他杀了皇孙,但是却让他坐实了无法救出之名,更让他自己心中有愧。

    这样比直接嫁祸,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若是直接嫁祸,倘若父皇偏袒,那么这罪或许没有那么容易定下。

    但是此时,他自己心中有愧请罪,就算父皇再想偏袒,也改变不了什么。

    不得不说,他的太子妃,用自己的命,给他换来了不少的好处。

    此时,老皇帝沉静的看着夜天赐,目光幽深至极,随后看向那大火燃烧的宣彻,火光映着他幽深的眼底,此时完全看不出任何绪。

    大火持续了一整天,当夜子时时分,才完全被扑灭,此时宣彻外,今来参加寿诞的人全部站在那里。老皇帝站在最前方,而他的面前,夜天赐依旧跪在地上。

    从已经烧尽的宣彻中,侍卫抬出了一个已经烧焦的尸体放到了老皇帝面前。他冷冷的看着那具尸体,道:“太子,来看看是不是太子妃?”

    “是,父皇!”夜天乾上前,走到那烧焦的尸体前,目光注视着那尸体。从外面看,完全看不出来到底是不是秦玉婉。“启禀父皇,这尸体已经烧得面目全非,实在看不出来是不是太子妃。”

    “既然无法看出来这就是太子妃,那么也不能在这样糊涂的况下定天赐的罪。”老皇帝瞟了那尸体一眼,随后目光划过夜天乾,眼眸中有着一丝的深沉。

    “启禀父皇,皇嫂为了让儿臣无顾忌的出去,自己扑上了挟持之人的剑,她左颈之上有剑伤,一看便知。”夜天赐冷声开口。

    老皇帝看了他一眼,随后吩咐侍卫:“查看那尸体上左颈上有没有伤?”

    “是,皇上!”

    旁边的侍卫查看那尸体的左颈,随后跪地回禀:“启禀皇上,左颈之上有一处剑伤。”

    听到这话,老皇帝有些沉默的看了看夜天赐,随后冷声道:“三皇子无能,未能从歹徒之中救出太子妃与朕的皇孙,但是念其也是无心之失,罚一年俸禄,暂入天牢。”

    “父皇英明!”

    “皇上英明!”

    侍卫很快便将夜天赐带了出去,宣彻外的人群也慢慢的散去。今皇后寿诞,却死了太子妃以及未出世的皇孙,这着实让人感到沉痛。

    人群散去后,诸葛明空静看着那烧的只剩下框架的宣彻,唇角一笑。

    “秦玉婉,你所行之事,当真出乎我的意料。”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