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秋菊大会

    出了初雪,诸葛明空回头望着这宫中最繁华的宫,轻轻的叹了口气:“皇后姨母,因为我娘应该是恨透了我吧!”

    自己最的男人着自己的姐妹,而自己的存在对于最的那人来说,连替都不算,甚至连自己姐妹的女儿都不如。这样的悲哀,这世间有多少人体会过?

    “皇后也是个可怜人,不过,她也有了很多人不曾有过的权利、地位、财富,或许这就是人生的得失。”容毓温柔的一笑,手轻轻的抚上诸葛明空那短于常人的青丝,唇角微扬:“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你娘如今对于皇后来说连威胁都算不上,而你对于她来说,也没有那么在意了。”

    “是啊,娘已经不在了,姨母她再恨娘也没有用了。”诸葛明空释然一笑,转头,望着眼前呈现的巍峨皇宫,红墙绿瓦,笑容温和中却有着一丝的冷漠。

    即使是她姨母,只要对她和容毓出手,她也绝对不会半分的心慈手软。

    “走吧,昨夜睡得迟,今醒得早,你想必还想回去睡会儿。”容毓拉着她向前走,声音中有着点点柔

    诸葛明空微微一笑,点头。

    “好,回去了。”

    搭着容毓的马车,诸葛明空回了文侯府。容毓府中积攒着这几需要处理的事,便不再陪她,直接回了王府。

    回到水月阁时,她的房间恢复了原状,坏了的东西都换了新的,摆设也几乎与之前一模一样。她刚坐下来,盎暖便端了早膳走了进来。

    拿起勺子,诸葛明空舀了一口粥,正准备喝的时候,突然闻到一股清淡的菊花香气,她微微一愣,抬头问盎暖:“秋菊大会要到了吧?”

    “还有三天。”盎暖温声回答,她坐了下来,拿着另一碗粥喝了起来:“小姐,秋菊大会中的夺魁大赛胜者,可以要求当场所有的人做一件彼此都能接受的事。前几年你的安陵王因病没有参加,但是今年怕是必然要参加,小心夺魁的胜者占你的人便宜。”

    说着,盎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的笑意,她应该有好戏可以看了啊。

    “秋菊大会。”诸葛明空动作优雅的喝粥,随后淡淡的开口:“今年你记住要自己成为夺魁大赛的胜者,不然你和曙司之间就此作罢吧!”

    “咳咳……”盎暖顿时呛住了,她双眼睁大的看着诸葛明空,道:“小姐,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啊!”

    “又不是我的婚事,没了就没了。”诸葛明空毫不在意的说道。

    盎暖脸上一阵抽搐,随后道:“我知道,我会成为胜者的,我会好好保护你家王爷的清白。”

    “那就好好干吧,你和曙司能不能成,就看你怒不努力了。”诸葛明空笑的异常灿烂,随后她继续喝粥。又喝了两口,她突然想到一事,便开口问道:“影子特工队的人都在哪儿?”

    “他们暂时呆在文侯府中,我准备今去城郊买栋宅子,让他们住在里面,训练的事交给温然温玉以及先前的先前的影子特工。”

    “这么多人的花费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让曙司和紫两个人也多多出去接客,天下第一庄的事暂时交给四大长老。听雨阁那边也可以多多卖给别人消息,我现在可是有很多人要养的。”诸葛明空温柔的说道,话语中有着点点的笑意。

    听到这话,盎暖不笑了笑:“曙司和紫并不是那么容易就有人请的,但是凭着天下第一庄和听雨阁的财力像影子特工这样的人再养几万个也不是问题,所以小姐,银子的问题不需要担心。”

    “也对。”诸葛明空搅着碗里的粥,微微的笑着:“想要找天下第一庄办事的人比比皆是,每一笔生意都可以赚不少银子,这银子之事我的却不需要担心。”

    “对了小姐,那个宗政一族的人已经不在文侯府了。”盎暖想起这事,立刻禀告。

    “我有些想知道月紫容此番来北周到底何事?”诸葛明空眼眸沉了一下,脸色稍稍的有些异常。他应该不是为了雪域圣莲,但是他在烟云城这些子似乎也没有做什么事。但是这便更让人不解,从从宗政一族特地跑到北周都城,若是不作出什么事,这任谁都会想不通的。

    “宗政一族虽然很少过问世间之事,但是还是不要与他们过多接触比较好。毕竟,那一族不是一般人可以对付的。”盎暖的声音中沉了一分,随后她吃完最后一口粥,敲了敲桌子,道:“小姐,快吃早饭,你看看你到现在连一半都没有吃掉。”

    “知道了,我马上就可以吃完了。”

    接下来的子,诸葛明空开始查看文侯府的事,府中虽然现在就她一个主子,但是文侯府的下人本就不多,所以也就没有辞退别人。文侯府的账目都是风叔在管,虽然他有些啰嗦,但是极为忠心绝对不会做出什么不良之事,所以一番查看下来,她知道文侯府不必她过问亦可。

    秋菊大会的早上,诸葛明空破天荒的睡到了天大亮,自从去了神策军营之后,她很少再睡懒觉,而且北周隔一就需上早朝,她也没有什么时间去睡懒觉。

    城郊的秋菊园,便是赏菊大会的地点,当诸葛明空与盎暖到那里时,已经聚集了很多名门闺秀,有皇亲国戚,大臣之女,还有一些北周著名的商贾之女,个个都是盛装出席,犹如百花竞放一般,美丽的动人。

    站在菊花从中,诸葛明空一淡紫色的烟云罗裙,里衬是白色的锦绸看起来极为清雅,外面是一层薄薄的淡紫色烟云罗,看起来紫色的云霞晕染白云一般精美绝伦。纤瘦的材被衬托了玲珑袅娜,窈窕动人。

    冰肌玉骨,五官绝色,风华绝代,清丽绝伦。

    而旁的盎暖,一简单的淡蓝色锦纱裙,将玲珑有致的形一展无余,青丝随风而起,姿态若蝴蝶飞舞,美丽绝妙,漂亮的五官上脂粉未施,但是柳眉如黛,红唇嫣然,浅浅笑意,温柔动人,比其周围盛装出席的女子要更加的美丽优雅。

    赏菊大会是由皇后主持,太子随行,其他的皇子也都回来,而未到二十在烟云城中有一定名气的男子也都会参加。

    秋菊园中的菊花种类极多,胜放之时,各色的菊花争相开放,清雅的姿态仿佛是要为这个天高静爽的增添处一幕特有的绝美风景。微微的香气弥漫在周围,并不算是特别浓烈,但是却让人格外的清新。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诸葛明空伸手,指尖抚上其中盛放的一朵黄色菊花,轻柔的拨弄着那细小团簇的花瓣。

    “想要超出世俗,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夜天赐的声音传了过来,他伸手折下了诸葛明空刚才触碰的那多黄色菊花。随后望着诸葛明空那只戴了一支玉簪的青丝,道:“你看起来太过素净了。”

    他将那朵黄色句话别入诸葛明空的发间,顿时便为她添加了一分别样的美丽,仿佛出于尘世,别于世人。

    诸葛明空有些诧异夜天赐的动作,她忘了夜天赐一眼,随后折下了另一朵菊花,递给他:“三皇子好意我领了,这是还你的。”

    “你与旁人都是这样划清的吗?”夜天赐并未接过她手中的菊花,至今冷冷的目光直视着她。

    “明空与三皇子并无深交,自然要分的清楚。”诸葛明空微微一笑,道。

    夜天赐听到她的话时,眼眸微微沉了一分,随后道:“采……”

    他刚开口,诸葛明空便将手中的菊花递给他,随后快速的越过他,向她唯一在意的那人走去。

    容毓依旧的一白衣,墨发随意的束起,看起来极为的慵懒华美,绝美的脸庞在阳光的照下似乎比盛开的秋菊还要美丽高雅。

    樱花般的唇上带着一丝浅薄微云的笑容,看起来仿佛此的天空一般,静爽高洁。

    “我的王爷大人,你比我来的还迟。”诸葛明空微微一笑,道。

    “我处理完事才赶过来的,自然要迟些。”容毓温声回答,目光掠过她发间别着的拿过黄色菊花,随后伸手拿了下来。

    目光望向周围的菊花丛,他折了一朵淡紫色的菊花,随后为诸葛明空戴上:“黄色太过明媚,并不适合你,还是紫色比较适合你,美丽高雅。”

    “菊花清净高洁,花香怡人,独开于百花之后,美的静清,倒是让人欣赏的。”诸葛明空伸手抚了一下容毓为她戴上的淡紫色菊花,笑着道。

    “你喜欢吗?”容毓问道。

    “不讨厌吧!”诸葛明空回答。

    “那你喜欢什么花?”容毓再次问道。

    “我喜欢桃花,梨花,莲花,桂花等等。”诸葛明空微微笑了一下。

    “因为可以酿酒。”容毓一下子便看出了诸葛明空的心思。

    “嗯,确实如此。”诸葛明空点头。“不过撇去可以酿酒这点,我想我应该喜欢蓝花楹,花朵秀丽,淡紫色的最美,开花的时候串串蓝紫,花朵密集,看起来就像是被蒙上一层淡紫色云朵的天空。不过我不喜欢它的花语,在绝望中等待。”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