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沙漠之旅

    围绕着诸葛明空与容毓的飓风持续了很长时间,等到停下来的时候,他们的意外的发现,此时他们已经不在丛林之中。当空的明月,月华轻落,犹如流水一般温柔的洒在他们现在所处的这一片幽深的沙漠之中。脚底下松软的感觉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诸葛明空,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愣神了好大一会儿,诸葛明看向边的容毓,道:“我有一种到了宗政一族的感觉。”

    从丛林一下子到了沙漠,这让她一个信任科学的孩子怎么接受啊!

    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怎么这么玄幻?

    “八方垂云阵可以将人送到任何地方,但是却没有人走的出来,八方之处,处处死门。”容毓温声的说道,目光望向月光下了无人烟的沙漠,眸底极为的深沉。

    “我对阵法也算是了解,可是这八方垂云阵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诸葛明空有些叹气。

    “这是宗政一族的阵法,你未见过也不足为奇。”

    听他这般开口,诸葛明空有些诧异的看他,随后很是疑惑的道:“你怎么会宗政一族的事这么了解?”先前去宗政一族时,她便感觉到有些奇怪,但是那些事只要有人相告便会知晓。但是他连宗政一族的阵法都这么了解,这让人无法不怀疑。

    莫不是他是宗政一族的人?

    “我不是宗政一族的人。”容毓声音温和的传了过来,目光温浅:“我对宗政一族如此了解,是因为我需要知己知彼。”

    “为什么?”诸葛明空有些疑惑,宗政一族乃是隐世之族,他为何要对它如此了解?

    “为了更好的活下去。”容毓仰起头,静静的望着此时幽暗沉深的天空,月光如水,倾泻而下,在他如玉的脸庞之上延绵开来,一瞬间仿佛倾覆了这世界上所有的美丽,令人窒息。

    诸葛明空静静的看着他,第一次她觉得自己和这个少年之间有着无法诉说的隔阂,这种隔阂她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但是似乎就像是容毓看透了她的一切,而自己却始终在迷雾之中凝视着他的影。

    或许,这就是她对他了解不深吧!

    “诸葛明空,我们趁夜走吧,必须要在八方中注入血的印记,才有可能破阵。”容毓牵住她的手向前走,影在月光中越发的俊秀玉雅,遗世独立。

    她望着他纤细的背影,踏步追随。

    没关系,现在了解不深没有关系。

    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去互相了解,去相濡以沫。

    月光清雅照人,两人的影相连而行,随后中间有着些许距离,但是牵住的手就像是彼此之间缘分的红线一般,永远不断。

    阳光升起的那一刻,容毓划破了自己的手指,将鲜血滴在沙漠之上,顿时那被鲜血覆盖的地方沙子快速的流动起来,最后那被鲜血覆盖的沙子组成一个勾玉的形状。

    “走吧,还有七处。”

    太阳渐渐毒了起来,周围的温度也开始上升,从昨夜开始诸葛明空和容毓便没有喝水,这一夜过去再加上一上午的毒头,他们此时已经开始严重缺水起来,而且周围的温度高的吓人,仿佛上的衣服都能的燃烧起来。

    正当空的时候,诸葛明空停了下来,望着容毓道:“在沙漠中最好的便是夜行宿,我们现在把体埋在沙子下面,这样便会好些。”

    “嗯!”

    两人快速的挖沙,将自己埋在了沙子中,炙头照在诸葛明空的脸上,让她感觉极为的不适,口中的干涩更让她难受到了极点,心中猛然的浮现出一股的烦躁。

    突然,一阵血腥味传了过来,诸葛明空疑惑的望了过去,容毓割破了自己的手腕,随后放在了她的唇边。目光柔和的看着她,道:“便宜你了,我的血可都是灵药喂养到现在的。”

    听到容毓这般的语气,刚才心中那股烦躁瞬间消失,她将手从沙中拿了出来,握住容毓的手,随后喝起了他的血。

    她不是矫造作的女人,不会心疼的推开他的手不喝,现在任何能让她活下去的可能,她都会去试验。

    喝好之后,诸葛明空将另一只手从沙中拿了出来,拿过容毓手中的匕首,快速的将自己的手腕割破送到他的唇边。

    “礼尚往来,我可不想还没有嫁给你就守寡。”

    “放心,我死也会拖着你的。”容毓温声说道,唇附在诸葛明空的伤口上,随后喝起了她的血。

    顿时,一股无法诉说的疼痛从她的手腕处传来,容毓微的唇,让她有着一丝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他很快便放开了她的手,止住了血,随后从袖口撕了一块布给她包扎好。

    静看着此时的容毓,她有些许的诧异,本来以为在这样的窘态中,他看起来会庸俗一些。但是当目光触及到他的上时便知道,这个男人如论何时,无论何地,都是那般的优雅,那般的出尘,那般的高贵。

    嫣红的唇上残留着她的鲜血,显得妖艶嫩,如玉的脸庞之上没有丝毫的异样,反而是那般的淡雅如莲。炙的阳光让他的发间留下了汗水,汗水沿着他若雪的肌肤上滑了下来,湿润之中透着一丝的魅惑。

    “容毓,你真的好漂亮。”

    “你若是将后面换成我真想嫁给你,我想我会更高兴。”

    “呵呵……”诸葛明空轻笑了起来,但是很快便闭上了嘴,在沙漠中是没有开玩笑调侃的资格的,因为自己的命已经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整天,他们都埋在沙子下,直到阳光落山才从沙子中爬了出来,容毓的白衣被染上了一丝污秽的黄,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的优雅与尊贵。

    此时,一只沙漠狐从他们不远处跑过,诸葛明空与容毓同时扔出匕首,刺入了沙漠狐的体中。

    见此,两人仿佛早有约定一般对视了一眼,随后诸葛明空上前,捡起那只沙漠狐,递给了容毓。

    “你先喝吧!”

    “我只要一些润口即可,你先。”容毓温柔的说道,将沙漠狐退回给了诸葛明空。她愣了一下,看着容毓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虽然只是这么细小的事,但是她感觉的到容毓在保护她,照顾她。

    沙漠狐的血比容毓的血似乎要更加难喝,但是她此时没有嫌弃的资本。两人喝了沙漠狐的血之后,借着踏上了前进之路。

    三天下来,两个人看起来都变得极为虚弱,诸葛明空尚且好些,随后时而会让容毓喝血,但是比起来说,她真的好了太多。容毓让她喝血,用血注入印记,而且就算是碰到什么小动物,他也只是润润口,不多喝一滴,全部都给了诸葛明空。这样一番下来,他看起来消瘦飘渺,似乎下一秒就要登云升空了。

    不过好在,经过这三夜时间的行走,他们已经在六处注入了印记,离破阵之时又近了一步。

    这天刚亮时,他们还借着月光继续行走。但是走着走着,本来应该明亮起来的天空,突然变得暗沉起来,周围的风呼啸而过,脚下的沙子随着风开始在空气中起伏。

    望着这景,诸葛明空眼眸立刻沉了下来,她快速的脱下上的外衣,拉着容毓趴到了沙漠之上,她用外衣给两个人留下一些空间,随后对着容毓道:“抱紧我。”

    容毓没有出声,只是紧紧的搂住了她,此时沙漠之中狂风刮起,被风卷起的沙子从他们的上拂过,有些削的疼痛传来。她外衣给两个人留下了可以呼吸的空间,此时只能乞求,这场沙尘暴风速不要太快,不然被刮走的可能都有。

    耳边风的声音越来越大,仿佛苍天的怒吼一般,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强势和激烈,诸葛明空撑住她的外衣,不被风刮走,而容毓则是紧紧的抱住她,以两个人体的重量,增加不被狂风挂起来的可能。

    风的怒吼仿佛持续了很久很久,渐渐的,诸葛明空感觉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困意向她袭来,她奋力的将自己的双手压住她的外衣,随后慢慢的闭上了起来。

    等到她醒来之时,耳边的风声已经停止。背上附着的手传来了一种令她心安的温度,目光追寻而去,此时容毓正安详的闭着眼睛,发出轻柔的呼吸声。如玉的脸庞有着些许的狼狈,但是却依旧那般的绝美,仿佛樱花在狂风肆掠之后,留有的那种残美之态。

    伸手,诸葛明空轻轻的抚着容毓的双眉,并不是那种冷傲的剑眉,而是一种看起来宁静安和的感觉。随后她的手从他的眼眸上划过,触及了他的鼻梁,随后落在他有些苍白的唇上。

    他的唇形极美,就像是樱花一般,美的精致无暇,想起那种令她心动的触感时,她便凑近容毓,准备吻他。

    但是,还未吻到只是,脖颈之处传来一股疼痛,她的眼前突然黑了起来。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她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当家,我们跟踪了他们几天,终于逮到机会抓住他们了。”

    “这个男人是我的了。”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