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承袭侯位

    诸葛明空极为认真的说道,双眸之中也有着迄今为止从未有过的严谨。神策护龙军是他爹一手建立,她一定会好好的维护,保护那些与她爹出生入死的兄弟们。

    “明空小姐言重了,神策军皆盼望着小姐能够承袭侯爷之位,承载侯爷之志,忠肝义胆,为民造福。”徐子建声音依旧恭敬至极,他望着诸葛明空,眸光中有着军队之人才有的刚毅与坚韧。“明空小姐,可以带你的贴丫鬟过去,毕竟神策军都是男人,若是明空小姐一个姑娘家必然有所不便。”

    “我知道了,徐将军所虑的确有道理。”诸葛明空点头。

    这时,温然与温玉端着菜走了过来,她们对于四大将军的事并不知晓,只是对着四人行了行礼,将菜放在了桌上。

    两人下去之后,风扬望了一眼她们的背影,道:“明空小姐的婢女,都不是等闲之人,武功看起来极好。”

    “那两个丫头一个冷清,一个好强,我都不知道等她们长大后,该怎么安排她们的终大事?不知道什么样的男子才能受得了她们两?”诸葛明空想到这儿便不苦笑起来,不止温然温玉,还有她听雨阁中的那两个祖宗少爷。一个比一个怪,真不知道什么样的爹娘生的。

    说着说着,诸葛明空突然意识到四大将军还站着,立刻道:“四位先坐下吧,用过午膳之后,劳烦等我一会,我收拾好,便随你们回神策山。”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明空小姐的招待!”

    吃完午膳,诸葛明空让风叔带着四大将军去文侯府转转,而她便在房间中给容毓写信。此番去神策山,没两三个月时间,她大概是回不来,她一向都是盎暖伺候,所以盎暖一定会跟着她。但是十五万大军和两个姑娘家,总觉得有些奇怪,诸葛明空便决定让温然温玉也跟着去。

    况且,神策军中多的是威武男儿,搞不好还能将这两个丫头寻得好的归宿。免得她们一天到晚,一个一天闷声不说话,一个好强喜欢找人斗武。

    “小姐,时间太过紧急,这听雨阁和天下第一庄我都没有办法通知。”盎暖收拾好东西,走到她面前,语气中有着些许的担忧。

    “无碍,我会让容毓帮我看着天下第一庄与听雨阁。”诸葛明空微微一笑。

    “可是,安陵王爷的话曙司与紫或许会听,但是听雨阁怎么办?”盎暖提醒,听雨阁一向都是她负责通知,连曙司与紫都不曾插手。说白了,同为诸葛明空手下的组织,只有她与诸葛明空可以同时管理这两个组织。

    听到盎暖的话,诸葛明空也意识到有些问题,的确,曙司与紫知道她与容毓之间的事,所以会听容毓的话,但是听雨阁,那两个别扭小子,怎么可能听容毓这个对于他们来说是外人的话呢?

    思虑了片刻,诸葛明空抬头望着盎暖道:“帮我把听雨令拿过来,有这个默一和琮之大概会听话的。”

    听到听雨令三个字,盎暖愣了一下,随后嘴角浮现了一丝调侃的笑容:“小姐,你对王爷的感,真的不浅啊!”

    听雨令乃是听雨阁阁主所持之令,代表着听雨阁最大的权利,在听雨阁建立的四年中,听雨令只在诸葛明空手中出现过一次。如今她将听雨令交给容毓,那便是对他所有的信任。

    将听雨令放在桌上,盎暖便退到一边不在说话。诸葛明空继续写信,待她写好之后,便对着房间唤了一声:“小七。”

    顿时,一道紫光快速的疾驰而来,落到了诸葛明空的头上。柔软的尾巴微微的摇晃,看起来十分高兴。

    “小七,下来。”诸葛明空一声令下,小七便从她的头上跳到了桌上,似乎是看到她写信,小七直接背对着她,抬起了后退,让诸葛明空将写好的信系到它的后腿上。

    看着小七这般的通人,盎暖不一笑,道:“这紫狐貂,真可。”

    “的确!”诸葛明空系好信后,将那有她手掌大小的听雨令用布包好,绑在小七的脖子上:“将信和东西送给容毓,之后你再寻我而去,记住,东西和信一定要送到容毓手中。”

    “啊偶……”小七欢快的叫了一声,随后直接从书桌后的窗户跳了下去。此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温玉在外面道:“小姐,我和温然已经准备好了。”

    “知道了。”诸葛明空淡淡的回了一句,随后目光望着盎暖道:“我们走吧!”

    文侯府门前此时并排站在八匹骏马,其中有一匹全赤红,犹如燃烧的火焰一般灼灼的马,它落立于阳光之下,体型饱满优美、头细颈高、四肢修长、皮薄毛细,一双栗色的眼眸清澈通透,映着此时蔚蓝的穹宇,竟然美如蓝玉。

    旁边文侯府的侍卫看到这样漂亮的马想要伸手去摸摸,但是此时后传来了盎暖警告的声音:“你最好不要碰绝影,它子高傲,没有几个人能够驯服。”

    一听这话,那侍卫连忙后退。此时,诸葛明空携带盎暖、温然温玉走了出来,她们的后是四个穿着银黑铠甲的男人。

    走到那匹赤红马前,诸葛明空抬手去摸马头,而它对于诸葛明空的动作似乎十分喜欢,低下头轻蹭着她若雪的肌肤。

    “这是赤血飞龙骑,乃是千里马中的良驹,而且全是野生的,子桀骜至极,除了我与已逝的父母,没有人能够坐的了它的背,不过有几个人倒是可以碰它,当然是在可能被踢坏的况下。”诸葛明空对着刚才那侍卫,微笑的说道,声音极为的温柔。

    但是这话在那侍卫听来,顿时一阵恶寒,幸亏刚才没有碰,不然他不知道自己哪里会被踢坏。

    “四位将军,我们尽快赶路吧,大概晚上的时候能到神策山。”诸葛明空转头,对着那四人道。

    “是,明空小姐!”

    翻上马,诸葛明空快速的将追影掉头,立刻飞驰出去。她一浅蓝色的衣裙,与赤红的追影融合在一起,仿佛夕阳下红霞一般,妖艶璀璨,美丽生辉。

    八人的骑术极为精湛,加上都是百里挑一的良驹,傍晚的时候,他们便到了神策山的脚下。

    神策山脚下便是神策军驻扎之地,远远地,诸葛明空便看到辽阔的练兵场上站的着军队,远远望去仿佛望不到边,若她没有猜错,神策军十五万人此时全在这儿。

    走到离军队还有五米之处,四大将军同时停下了马,诸葛明空便勒住了缰绳。

    此时,徐子建面对神策军,表严谨,目光严肃,他大声开口:“各位兄弟,我们把明空小姐带来了,以后她便是我们神策军的统领,诸葛文候。”

    “文侯!”

    “文侯!”

    “文侯!”

    “文侯!”

    神策军犹如雷鸣一般的声音响起,声音中有着说不出来的尊敬,声音仿佛能够震天动地,在这一片大地之上落下了一个让人永生难忘的印记。

    望着面前的神策军,诸葛明空的心不知道为何激动了起来。她想应该是信任吧,这十五万人,因为她是她爹的女儿,便无条件的信任她,这样的赤诚的信任,她怎么能够忽视?怎么可能不激动?

    此时,一边的风扬拔出腰间的佩剑,直指穹宇,俊美的脸庞之上有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拒绝,他望着神策军,一字一句的开口。

    “忠肝义胆,为民造福。”

    声音刚落,那十五万神策军同时伸出右手,指向穹宇,视死如归的道:“忠肝义胆,为民造福。”

    “忠肝义胆,为民造福。”

    “忠肝义胆,为民造福。”

    听着这雷鸣一般的声音,诸葛明空第一次感觉到,就算无法逍遥自在,她也要和这群人一起为国出力。

    忠肝义胆,为民造福。

    “明空小姐,请到登封台上,我们四兄弟将侯爷的金印交给你!”徐子建在这喧闹的声音中,对诸葛明空开口。

    “好!”她一人先行,驾马向前。见此,神策军立刻向后退去,从中间为诸葛明空留出一条道路。在十五万人的注视下,她走向了最前方的登封台,下马,走了上去。

    登封台比一般的平地要高上五米,诸葛明空站在上面,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边写着诸葛两字的军旗,它树立于登封台旁边,迎风而动,姿态高端。

    此时,四大将军走上登封台,为首的徐子建手中捧着一个托盘,托盘上铺着一块明黄色的锦布,布上放置着一块放着的金印,金印之上是一只威武不屈的老虎。

    四人走到诸葛明空面前,双膝跪下,与此同时,神策军十五万人一同跪下。

    举起金印,徐子建恭敬的开口,道:“请明空小姐接受文侯金印。”

    望着眼前浩瀚严谨的神策军,诸葛明空知道,若是她接过金印,便是接过这十五万人的生死荣辱。而这是怎么样的重责,她更是清楚。

    不过即便如此,她也毫不犹豫的从徐子建手中端起托盘。

    顿时,震天动地的声音再次响起。

    “文侯!”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