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文侯遗命

    两人合奏了一遍,倒是默契至极,没有一点的差错。此时诸葛明空站了起来,拉住容毓的手,道:“回去吧,别让皇帝姨父他们等急了。”

    “嗯!”

    两人很快回了乾清,此时丝言正在奏曲。一曲完毕,诸葛明空拉着容毓走到中间,将琴桌上放着的琴拿到一边,随后将鸣玉琴放到了琴桌上。

    “这曲子名为暮归途。”诸葛明空轻轻的拨了几下琴弦,随后琴音从她手下出来,与此同时容毓的箫声清澈的流泻出来。

    “天涯旧路 酒家萧疏 灯萦黄沙残雾

    平野客宿 是你醉步 牵马孤旅

    我曾说暮 原是归途

    也曾踏归途 望

    不知此生漂泊几度 知足

    天地虽大却不如斟两壶

    与你一马一剑驰骋川谷

    闲了秦筝懒了花囊绣布

    月饮江湖

    从此管他几番岁月寒暑

    逍遥人间笑看俗世痴怒

    今宵对剑起舞

    明朝海阔信步

    携手归途

    天涯来路 放眼过处 苍茫华年不复

    天下客宿 与你醉步 饮马长河

    你曾说暮 原是归途

    也曾说归途 尽

    当年手种红药倚户 如初

    天地虽大却只消斟两壶

    与你一马一剑驰骋川谷

    闲了棋盘懒了书卷画谱

    月饮江湖

    从此管他几番沧海变数

    逍遥人间笑看红尘离苦

    大漠长天回顾

    斜阳双人信步

    暮归途

    大漠长天回顾

    斜阳双人信步

    暮归途 ”

    诸葛明空的声音清浅温润,犹如流水一般,让歌曲更加的悦耳动人。落下最后一个音调,诸葛明空与容毓同时停下,默契至极。

    两人同时望向对方,四目相对,眸光缱绻,犹如流水一般温柔轻缓。

    “斜阳双人信步,暮归途。”容毓温柔的吐出刚才那首歌的最后一句,他的声音温润动听,清畅至极,竟然比诸葛明空的歌声还要美上几分。

    “嗯!”诸葛明空先是一愣,随后轻柔的一笑,绝美的脸庞上仿佛昙花一放,绝艳芬芳。

    “明丫头,你今又让朕惊讶了。”老皇帝的声音打断二人,他看着诸葛明空,唇角有着无法诉说的笑容:“这曲子是谁所做?”

    “是个女子所做,不过绝对不是我。”诸葛明空很直接的说道,这歌就是她抄前世歌手的。她很喜欢古风歌曲,便学了她最喜欢的几首,没有想到,在这儿倒派上用场了。

    “哈哈,明丫头,你可真诚实。”老皇帝不大笑,随后摆手,你们都回自己的位置吧!

    诸葛明空与容毓回到彼此的位置,因为刚才一翻动作,她竟然又饿了,便又吃了起来。今的宫宴,倒是意外的平缓。至少,是她来到这个世界最为平缓的一次。

    宫宴之后,云景非要拉着他们去烟云河边放河灯,本来诸葛明空看这天色不早了,准备回去的,但是有拗不过云景。于是,她自己,容毓,云景,还有凤非雪四人便搭着容毓的马车,到了烟云河边。本来她还邀请了容敏,但是她直接拒绝了。

    此时,河边还有很多男女在放河灯。本来幽暗的烟云河,此时被点点光芒所覆盖,河灯随水流走,仿佛光芒随水而动一般,灵动漂亮。而围在河边的男女,皆都一脸欢喜的望着属于自己的河灯,在河水中绽放光彩。

    在一边的摊子上买了河灯,诸葛明空快速的点着,放到了水中,随后双手握在一起唇下,闭目许愿。而她旁边的容毓也将河灯放到了水中,目光落在她有着轻柔笑容的脸上,眼神格外的温柔。

    河灯随着岁缓缓的流动,点点光晕漂浮在烟云河上,犹如满天星辰,银汉迢迢暗渡,清朗唯美。河边的人望着远去的河灯,目光柔和安然,仿佛在看着自己最深的人一般。

    “嘭……”烟花的声音突然响起了起来,诸葛明空抬头,刚好看到他们的头顶之上,一朵极大的烟花绽放开来。绚丽多彩,美丽斑斓。烟花照亮了烟云河,与河上纷扰漂浮的河灯相映照,缤纷璀璨。

    “诸葛明空。”容毓温柔的声音在她的耳边飘,她转过头,静静的看着容毓,眸光温和,容毓亦是温柔的看着她。随后,唇轻轻的落下,在她的额头上仿佛烟花绽放一般,让她有一瞬间的炫目失神。

    来这里四年,这是她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似乎她就是为这里而生,为容毓而生。

    ——————

    接下来的几天,诸葛明空依旧每去安陵王府陪伴容毓,两个人之间相处的极为温和,有时候也会因为一些小事而闹得不愉快,但是他们都很清楚彼此的子很犟,所以每次吵架,总会有一个人先低头。

    先低头不代表认错,只是因为都太在乎彼此了。

    昨,她又和容毓吵了一架,害得她晚上睡不着,直到中午时分才醒的。醒来之后,便直接在水月阁用的午膳。

    早膳没有吃,她的胃疼的难受,便先喝汤暖暖胃,盎暖坐在一边与她一起吃饭。

    “小姐,你天天往安陵王府跑,就这么恨嫁吗?”

    “那就总比你现在嫁不了好。”诸葛明空连看都不看盎暖,直接打击。一句话,说的盎暖完全无法反驳,毕竟,与她定百年姻缘的人现在才十四岁。

    她继续闷头吃饭,诸葛明空还在优雅的喝汤。待她一碗汤喝完,正准备拿筷子的时候,风叔突然冲了进来。

    “小姐,侯爷麾下的徐安韩风四大将军前来求见,现在正在水月阁外。”风叔本来面无表的脸上,此时有着无法诉说的焦急。他想不通,为什么四大将军回来见他们小姐。

    “这么迟才过来?他们的子可真好啊!”诸葛明空微微一笑,随后吩咐风叔:“风叔,你让他们来这儿见我吧!”

    “小姐,四大将军是武将,进女子闺房不大好吧!”风叔有些迟疑的说道。

    “那也是,就让他们在外面等着,我想吃完午膳再说。”诸葛明空一副极为认同风叔话的样子,随后拿起筷子,开始吃菜。

    风叔看着自家小姐这种安然从容的样子,他不叹了口气,随后道:“小姐,老奴知道了,现在便去请四大将军过来。”

    说完,风叔便出了房间,盎暖忘了诸葛明空一眼,随后道:“我再去做几个菜,四大将军想必午膳也没有用。”

    “去吧!”

    盎暖出去之后,没多久便有四个穿着银黑铠甲的男人到了她的闺房前。四人站在外面,面对着正在用午膳的诸葛明空,随后单膝跪下。

    “参加明空小姐!”

    听到这声音,诸葛明空抬眸望去。四大将军也来过府中几次,与她也算是认识。

    徐子建,是四大将军中武功最高的,也是追随她爹最久的,当初与她爹在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极富声望。面容比她爹要差了很多,但是也算能够入目,不过这也是理之中。毕竟像她那样,面容美如女子,但是却铁手风云的男人不多。

    安谧城,是四大将军中出生最高的,先人乃是开国元勋安国公,世代受朝廷俸禄。不过在他爹那辈时,做了错事被剥夺国公之名,之后家道中落。他在护龙军中管理军法,不苟言笑,极为严厉,不过面容倒是生的俊美无双,可是三十的年纪却还未成亲。

    韩兆诲,是四大将军中兵法最好的一个,曾与她爹合作,不费一兵一族,剿灭五万叛军。年纪是四大将军中第二大的,已成过亲,有两子。

    风扬,是四大将军中最小的,只有二十五岁,是他爹在战场上捡到的孩子。之后便跟随他爹学武打仗,他无论什么都做得很好,而且面容俊美至极,每年来求他爹为风扬相亲的人无数,可是他却连人都没有看就拒绝。当初他爹还问过他是不是喜欢男人呢?当然,风扬当时差点和她爹拼了。

    “一路到来,辛苦了四位了。”诸葛明空微微的一笑,随后道:“我已经让人去准备饭菜了,有什么事用过晚膳后再说。”

    “明空小姐,我们四人想要现在就将事说清。”徐子建为四大将军之首,便带头开口。

    “那你们先站起来。”诸葛明空温声开口,四大将军彼此对视了一眼,随后站了起来。见此,诸葛明空又道:“徐将军可以说了。”

    “文侯去世之前,曾经提过让明空小姐接任文侯之位,统领我们神策军,今我们兄弟四人是来请小姐前往神策山,完成文侯遗命。”徐子建极为恭敬的说道,丝毫不因为诸葛明空是女子而有任何的不敬。

    四大将军,不对,应该说整个神策军都不会对诸葛明空有任何不敬。因为她是他们这一生中最敬重男子的女儿,他们敬重诸葛政宗,便会如敬重他一般,敬重诸葛明空。这是神策军的坚持,是对已故诸葛政宗的坚持。

    “这事,是爹的遗命,我自然不会违背,午膳后,我便收拾东西与四大将军回神策山。四大将军有什么要告诫明空的,可以现在指出,免得明空到了神策山做的不对。”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