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太子大婚

    在容毓的威胁下,诸葛明空不不愿的到了院子最东边的房间。那是一处温泉水,一进到房间中便被气萦绕,眼前变得朦胧起来。

    两人走到屏风前,容毓松开了诸葛明空的手,道:“帮我脱衣服。”

    “容毓,你太得寸进尺了。”诸葛明空怒视着他。

    容毓扬起双臂,温柔的笑道:“我的手臂疼的不能动。”

    “你……”诸葛明空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抬起手有些颤抖将手放在容毓的腰带上,轻轻一动,便将他的腰带解下,放在屏风上,随后她又帮他脱衣服,直到他只剩一条里裤。

    “容毓,这个我要是再帮你的话,会不会不太合适啊?”诸葛明空的脸有些泛红,绝美的脸庞在温泉的气中显得飘渺朦胧。

    “反正我都准备娶你了,早晚不是还会看到吗?”容毓的声音中充满了笑意,墨玉般的眼眸亦是笑意盎然。

    听他这么说,诸葛明空犹如上断头台一般将双手放在他里裤的系带上,双手握紧,深呼了一口气。

    “呵呵……”容毓轻轻的笑着,目光温柔至极:“原来,你也有不敢的事啊!”

    “我要是让你脱我衣服,你敢吗?”诸葛明空反驳,话刚落音她一愣,这不是自掘坟墓吗?

    “哦,你想要我给你脱衣服啊,好,我帮你脱。”容毓说着手向诸葛明空伸来,还未碰到她时,诸葛明空立刻人向后退了好几步。

    “你自己去洗,我在一边看着。”

    “呵呵!”容毓略带调戏的笑声在诸葛明空的耳边环绕,随后他转下了温泉水中。水将他如玉一般的肌肤熏染的上一缕缕粉色,犹如梨花与樱花交错绽放时一般,那一种无以伦比的美。

    墨发被浸湿,容毓坐在温泉水中,表温润优雅,绝美的面容在水雾的缭绕之中美的致命。

    “诸葛明空,我手臂不能碰水,你下来帮我沐。!”容毓的声音就和魔咒一样,让诸葛明空整个体不抖了抖。她上辈子,这辈子从来没有帮男人洗过澡啊!

    “能不能让其他人帮你洗?”诸葛明空望着温泉水中的容毓,想要打个商量。

    “不能。”容毓话刚说完,诸葛明空便穿着衣服走下了温泉水中,她快速的走到容毓的旁边拿起一边放置的绸布放到了温泉水中。

    拧开,诸葛明空狠狠的擦着容毓的脸,不知道是因为她的动作太重还是温泉水的气熏得,容毓的脸此时红的异常。

    将他的脸洗好之后,诸葛明空又开始给他擦体,容毓极瘦,瘦的她看着都有些心疼,手上的动作也不自觉的温柔了起来。手指是不是的触及他白皙细腻的肌肤,犹如陶瓷一般的上好触感让她不有些心跳加速,脸颊上也仿佛被大火烤过一样的异常。

    当她帮容毓搓好背之后,她赶紧的丢掉手中的绸布,准备从温泉水中离开。但是刚转过,一个温子便贴了过来。与容毓平时上那微凉的温度不同,此时的他,体烫的她有些心惊。

    两人之间只隔着诸葛明空上那层衣服,而且此时已经被水打湿,肌肤几乎相触,诸葛明空能够感觉到容毓的肌肤美丽的像白瓷一般,柔滑至极,有着无法诉说的 惑。

    “容……容毓,你……你是不是有 念了?我去找个女人给你解决一下需求。”诸葛明空有些结巴的说道,生怕一不小心不是他扑了自己,就是自己忍不住 惑扑了他。

    “怎么?我的第一次你难道想要让别的女人来享受?”容毓温柔的声音此时夹杂着一丝说不出来的邪魅慵懒,微微携带的那一丝喑哑,魅惑的让人心惊。

    “可是你的的很厉害,不解决的话以后会不会竖不起来啊!”诸葛明空很认真的说道。

    “你个姑娘家的,说话要注意一些。”容毓似乎是被诸葛明空的话惊了一下,声音中少了那一丝喑哑魅惑。

    诸葛明空侧过头,看着容毓的脸庞道:“你先放开我好不好,在温泉水中感觉好。”

    “你亲我一下,我就放开你。”容毓邪邪的笑着,绝美的脸庞上有着无法诉说的揶揄。

    诸葛明空微抿了一下唇,眼帘轻敛,随后对着容毓的脸亲了一下:“好了,放开我吧!”

    “嘛,看在你难得主动的面子上,我放开你,不过你不许逃,陪我泡一会温泉。”

    “好,我不走,陪你。”

    得到诸葛明空的回答,容毓松开了手,诸葛明空立刻远离容毓一米之外,两个人一个穿衣服一个未穿衣服,一个满脸笑意,一个满脸警惕,两个人就这样泡了半个时辰。

    之后的几天,容毓总要逮着诸葛明空陪他泡温泉,当然每次诸葛明空都穿着衣服,而且每次一听说去沐浴,她就直接多穿一衣服在外面。容毓一看到她这样,脸上便忍不住的笑意。

    两个人之间似乎回到那件事发生之前。

    太子大婚当,清晨时分门外便有人一直在敲门。诸葛明空拖着疲惫的体下,打开门一看,门口站着一个穿着蓝衣的美丽少女,笑容犹如朝阳一般鲜活美丽,璀璨生辉。

    “小姐,我回来了。”盎暖看着诸葛明空,温柔的声音犹如她温柔的笑容一般。

    “嗯,欢迎回来。”诸葛明空也不勾起了嘴角,他们终于没事了。

    “小姐,王爷让我给你梳妆打扮。”盎暖进到房间中,看到里面的摆饰时愣了一下,她快速的打开衣柜,从里面选了一件白色的苏绣织锦上衣,一件云纹蓝色百褶群。

    诸葛明空穿上衣服,消瘦但却玲珑有致的形一展无遗,肩若削成腰若约素,下百褶裙随着她一动云纹漂浮,犹如蓝天白云一般,高远空灵,静雅宁和。腰间佩戴着上霞云龙玉佩,更显的其高雅静清,亭亭玉立。

    盎暖为她简单的梳理了一下,用紫玉簪挽起了发。脸上未施脂粉,但是却肌白若雪,毫无瑕疵,唇上微点朱红,媚动人,嫣红的唇如血妖娆,张合之间仿佛花朵胜放,透着沁人的幽香。

    冰肌玉骨,窈窕袅娜,风姿绰约,风华绝代。

    “小姐,世人眼中,或许你只有这张脸能看了吧。”盎暖望着诸葛明空绝美的脸庞说道。

    “那是自然的,不过只有脸能看,总比脸都不能看要好吧!”诸葛明空微微的笑着,随后她站了起来,走出了房间。

    此时,朝阳初生,金色的光芒在天空流泻着光芒,道道金光照耀大地,将光明带来。

    院中,少年白衣清雅而立,金色的光芒在他的体周围流转,仿佛要将他吸纳在金光之中。

    似乎是听到了开门声,少年回过了头,绝美的容颜一瞬间仿佛世界上所有的花开放一般,美的令人窒息。眉目如画,但是却不似女子那般柔,墨玉般的眼眸流泻着琉璃般的光彩,白皙的肌肤在晨光中恍若透明,微微扬起的唇,笑容温浅动人,意盎暖。

    “太子大婚巳时便会举行大礼,我们现在走大概时间刚好。”容毓温柔的说道。

    “巳时便举行大礼,怎么会这么早?”诸葛明空有些诧异,巳时在现代就是九到十一点之间,怎么会有人成亲这么早的?

    “太子、七皇子皆有府邸,但却都是皇室中人必须在宫中先行大礼,之后再各自回府行礼开宴。”容毓解释。

    “成亲可真麻烦。”诸葛明空嘟囔了一声。

    容毓微微一笑,道:“这只是成亲当的事而已,成亲必须做足三书六礼。”

    “真麻烦!”

    “好了,还不到你成亲之时,你就不要埋怨了,我们先去宫中吧!”容毓微笑着说道。

    “嗯,好!”

    到了宫门之前,幕帘一掀诸葛明空便看到宫门前停驻的马车。大概有百辆之多,几乎将整个皇宫正门前的场地堵住。

    进了皇宫,容毓带着诸葛明空去了。一路上,尽是忙碌的宫女,等到了前时,诸葛明空才知道皇室中人成亲到底是有多铺张浪费。

    整个里外全部铺满了红锦,鲜红的颜色仿佛大火燃烧一样艳丽。走入中,此时来此观礼的人都是皇亲国戚,文武大臣,而且五品以下不许携带家眷。

    容毓进入的一瞬间,满的人几乎全部跪下,声音中有着连对皇帝都不及的恭敬。

    “安陵王爷,安好!”

    “各位无需多礼。”容毓温柔的说了一声,随后走到最靠前的位置。那里此时站着夜天赐,夜天麟,丝言,夜晴以及雪尘世子。

    见到容毓,他们皆都微微笑着一礼。

    “夜晴姐姐,夜枢没有回来吗?”诸葛明空环顾周围,没有看到夜枢时有一丝的失望。

    “皇伯伯似乎没有派人去通知哥哥,就连明妹妹父母之事,哥哥至今也是不知晓,不然必然早就去祭拜他们了,明妹妹,请你谅解。”夜晴极为礼貌的说道。

    “皇帝姨父没有派人通知夜枢,他便不知道了吗?”诸葛明空的话中满是不信。

    此时,夜天赐开口,冷声道:“南山军机营,守卫森林,除非父皇的手谕没有人可以自由进出,不过要是能够接管军机营,夜世子也就稍微自由些了。”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