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独拥一月

    听他的话,诸葛明空不一笑,随后她走到青衣老头面前,伸手抱住他:“玉衡爷爷,多不见,你能活着,我很欣慰。”

    “滚一边去,你这个死丫头,就知道在烟云城中闯祸,一点都不挂念我们四个老头。”玉衡长老推开诸葛明空,眼神依旧极其怪罪。

    “哎呦,我不是忙吗?忙的没有时间挂念啊!”

    “算了,我知道你最近出了很多事,雪月庄主与文侯都去了,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放心吧,我一定会的。”

    诸葛明空绝美的脸上此时洋溢着极为温柔的笑容,浓黑的眼眸中一种璀璨芳华,犹如韶华流光,美的夺人心魂,嗜人心魄。

    “对了,你啥时候嫁人,生了小娃儿给我们四个老头玩玩。”天枢长老很是期待的看着诸葛明空,真的是很期待。

    她扫了天枢长老一样,随后幽幽的道:“不生,嫁人了也不生,等你们四个全进棺材里了,我要生四个,就是没有你们的份。”

    “你个死丫头,这子怎么整的这么恶劣,完全比不上雪月庄主。”

    “我本来就比不上我娘,天枢爷爷你就不要再为我爹娘可惜,叹他们就生了我这样一个破坏他们名声的女儿。没办法,我就是这样的这样恶劣的人。”诸葛明空笑的很是放肆张扬,阳光落在她若雪的肌肤上,让她看起来恍若透明。

    “是啊,你名声那可真是在外啊,不论我到哪儿,别人都知道北周有个明空小姐,那人品真不是一般的让人看不起。”天权长老开玩笑的说道。

    诸葛明空听到他的话,很是无奈的耸了耸肩,随后她望着面前的四个老人,天下第一庄的四大长老,道:“四大长老同时来找本庄主,该不是想本庄主了吧!”

    “就是想你这个死丫头了。”玉衡笑着说道,笑容极为的慈祥。

    “你还知道说,你都多长时间不来看我们了。”天枢长老面色微露怒意。

    “这次来估计没两天就要走吧,你就不能多留下来陪陪我们四个老头啊!”天权长老有些叹息的说道。

    “小丫头,我们四个真是很无聊啊。”天玑长老一脸无奈的样子。

    听着四大长老的话,诸葛明空很是不屑的鄙视了他们一样,随后幽幽的道:“都活了这么大年纪了,还喜欢说谎,你们这辈子白活了。”

    “得了吧,我们刚才去了药庐,小司儿,小紫儿,小暖儿三个人中了庄生梦,你们这些年轻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运气好啊。”天枢长老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年轻人嘛,就是喜欢拿命去玩,你们这些老不死的是不会知道的。”诸葛明空微微的笑着,随后她转,道:“我先去药庐看看他们,有时间再去找你们玩啊!”

    “小丫头……”

    不再顾及后四大长老的喊声,诸葛明空快速的向药庐所在之处走去。一路走了过去,并没有碰到别的人,在天下第一庄中,庄主、四大公子与四大长老住在一个院子之中,而其他的人则是住在别的院子子,想要碰到也难。

    到了药庐,门是敞开的,诸葛明空走了进去。此时曙司在那里配药,盎暖在旁边协助,至于紫发挥了猪的特在睡觉。

    “药,配好了吗?”

    “没有。”曙司回答的时候脸色极为沉郁,他抬头看了诸葛明空一眼,随后又将头低了下去。“小透,我一直很想知道你和安陵王发生了什么事,先前不是都准备在一起了吗?”

    曙司的话让诸葛明空一愣,眼眸中划过一丝的异样,随后她微微的一笑道:“在一起几天后我发现我不喜欢他,所以便疏离了他。”

    “切,谁信。”曙司很不屑的撇了撇嘴,随后语气怪调的开口:“你要是不喜欢他,我把头砍了给你当凳子坐。”

    “那你砍吧,我倒想坐坐人头是啥感觉。”诸葛明空的笑容有一丝说不出来的邪气。

    “你想做我的人头,下辈子吧!”曙司将手中抓好的草药交给盎暖,随后精致的脸庞上漾出一丝温柔至极的笑容:“暖暖,帮我把这个熬一下。”

    “好。”盎暖接过药,便在旁边的熬起来药。

    诸葛明空走了过去,看着忙碌的两个人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没有,你不帮倒忙,我已经很欣慰了。”曙司回了她一句,随后又在那里抓药,分配。

    既然曙司都不要她帮忙,那她也不必太过。走到桌边,诸葛明空坐了下来,静静的等待着曙司的消息。

    盎暖将药熬好之后,曙司便将药倒了出来,喝了下去。这些药在熬的时候已经混合了诸葛明空的血,此时曙司既是在给自己解毒也是在试药。

    喝完药,曙司快速的昨夜体上封住的几个大。盘坐地上,他开始运功解毒。大概过了一刻,他又将自己上的大封住。此时他有些颓废的坐在地上,喃喃道:“不行,小透的血中雪域圣莲渗透的极少,不足以解我们上的庄生梦,若是想要解毒,只有试试安陵王的血了。”

    曙司说完这话,他与盎暖同时看向诸葛明空,四目之间那是完全的期待与希望。顿时,诸葛明空被他们两看的有些发麻,她嘴角一抽道:“你们想要我去找容毓要血。”

    “恩恩!”

    “可是,我和他已经没关系了。”

    “不要紧,你可以再去创造关系。”

    “我不想去。”

    “不行。”

    “你们自己去。”

    “不行。”

    “可是我真的不想再见他。”

    “你不去见他可以,你就直接见我们的尸体吧!”曙司很直接的说道,表丝毫不变。

    诸葛明空望着他们两,随后又将目光放在熟睡的紫脸上,片刻后,她点了点头道:“好,我现在就去找他。”说完,她便出了药庐。

    牵着马走出桃花林,诸葛明空快速的上马向烟云城赶去。她一男子黑衣,冷酷肃杀,高高束起的青丝,泛着温润的光泽。绝美的脸庞此时完全看不出表,有些让人无法猜测。

    一个时辰后,她站在安陵王府前,望着牌匾上的那烫金色的大字,眼眸沉了几分。

    在王府门口站了一刻钟,诸葛明空还是走上前去。门口的侍卫伸手拦她,她微微一笑道:“我是诸葛明空,想必你们不会让你们拦我的。”

    话刚落音,本来拦她的时候立刻收回了手,跪地道:“属下不知明空小姐到来,王爷吩咐过只要是您无论何时前来都可直行进入。”

    “嗯,你起来吧!”诸葛明空走进王府中,望着府中风景,她曾在这里住了十多天,对于这里面的一切她甚是熟悉。

    很快,她便到了容毓的院落,站在门口便可以问道院中种的药草的味道。推门而入,此时容炤刚好拿着一个碗从她面前走过。

    许是看到了她,容炤回过头,微微的行了行礼,道:“明空小姐,王爷等候您多时了。”

    “这世界上的一切似乎都瞒不过他啊!”诸葛明空有些哭笑的说道,随后她快速的走到容毓的房间。

    刚踏入里面,一道温柔的犹如阳三月暖阳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来了,比我预想的要早了一些时辰。”

    “我来有什么目的,你也应该知道了。”诸葛明空走了进去,目光定格在书桌边写字的少年上。

    白衣无尘,清贵绝伦,温润如玉,淡雅如莲。

    樱花飞雪,倾城如君。

    无论何时,容毓给予她在视觉的惊艳都是存在的。他似乎天生就是来夺人眼目,勾人心魂的。

    “我自然知道。”容毓闻声回答,他抬头看了诸葛明空一眼,道:“来我边。”

    诸葛明空走了过去,在离容毓还有两步之遥时停了下来。目光凝视着眼前如玉般的少年,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心仿佛失去了跳动的频率,完全不由她控制。

    “诸葛明空,你算是有求于我,现在。”容毓抬头,温润的目光落在诸葛明空的脸上,眼底沉淀着深深的温柔。

    望着他,诸葛明空地拿了点头:“你想要我做什么?”

    “独拥一月。”容毓如樱花瓣美丽的唇绽放开来,声音犹如白玉敲击时一般的好听。

    顿时,诸葛明空双眸蹙起,道:“我若是不答应,你不会帮我吗?即使我会恨你。”

    “你会答应。”容毓温柔的回道。

    “你就这么确定?”诸葛明空冷笑了一声。

    “我最了解的就是你。”容毓墨玉的眼眸有如一汪碧潭一般,深不见底。他伸手,拉住诸葛明空的手,温柔的道:“我放血,你陪我一个月,雪域圣莲渗透的血液可是价值不止百万,怎么说都是你赚了。”

    手上传来容毓微凉的体温,诸葛明空望着他,眼神有一瞬的失神,五指在他的手中与他十指相扣,仿佛亲密的恋人一般。

    “好,我答应,不过这一个月你别对我动手动脚。”诸葛明空抽回手,很认真的说道。

    “怎么?怕自己把持不住吗?”容毓温柔的笑着。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