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庄生梦毒

    紫的手指在琴上挑动起来,琴音一出诸葛明空便愣住了,这是……是天空之城。

    琴声,温婉轻盈,紫那高超的琴艺以及浓深的感,将那本就优美至极的曲调,演绎的更加动人心弦,催人泪下。每一个音调都像是在诉说着深深的感,深深的悲哀。

    到浓时转薄,泪飘零,又到断肠回首处,误今生。

    恍惚之中,在蔚蓝的穹宇之中,白云浮动的深处,孤岛独自的漂浮,高处的孤独,寂寞的孤独,仿佛能将人内心中最为软弱的一面释放出来。

    寂寞的感,寂寞的存在,寂寞的自己,寂寞的灵魂,独自一人时涌上心头的悲哀,那一种孤独寂寞仿佛黑暗中侵蚀人心的魔鬼,慢慢的,慢慢的让人完全的被侵蚀。

    自己,是寂寞的。

    自己,是一个人的。

    自己,没有朋友。

    自己,什么都没有。

    纯净的琴声,轻灵的琴声,唯美的琴声。

    此夜,是孤独之夜。

    一曲落下,正厅中很多人的脸都无声的落泪了。站在紫面前的江子清望着他,眼眸中蕴藏着无法诉说的东西。

    他的唇微微张合,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但是最后却化成了三个字:“你赢了。”

    “呵……”紫轻笑了一声,随的笑容中有着说出不出来的慵懒:“那是自然,琴上我从未输过。”随后他的目光转向月家堡主,笑容随意的犹如随风而驰的蒲公英一般洒脱。“月堡主,这棋和音我们都胜了,接下来两场你确定要还比下去吗?毒杀的毒一出,相信你月家堡至少九成的人都要被毒死,就莫说血杀了,她一出手必然血流成河方可罢休,你们月家堡有那么多人吗?”

    紫的声音中夹杂着无法诉说的威胁,双眸中笑意温浅,但是却透着死亡前夕的征兆。此时月家堡主的脸上突然笑容在开,笑意中有着无法诉说的深意。

    “老夫就知道无论怎么样都拦不住四大公子,不过吧,老夫不介意同归于尽。”他的话中之意极为明显,而此时正厅的人突然一个个的倒了下去。

    看着这场景紫有些迷惑,但是很快他便感觉到不对,不知何时他们都中了毒。

    “啊……好痛……”

    “好痛啊……”

    正厅中人痛苦呻 吟的声音仿佛死亡前最后的挣扎,有着无法诉说的死亡之气。紫快速的点住自己上的几个大,将毒暂时封在了体中。

    “月堡主,你牺牲你一个月家堡的人,就是想和四大公子同归于尽,你到底为何要这样?”诸葛明空冷看着月家堡主,问道。

    月家堡主看着她,脸上有着无法诉说的笑容:“理由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天下第一庄四大公子今都要死在月家堡,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了,为了防止你们有机会活着,老夫用的是天下至毒庄生梦。”

    “你个死老头竟然这么害我们!”曙司的脸上有着无法诉说的怒气,他快速的走到了月家堡主的面前,伸手掐住了他的脖颈,随后一用力便拧断了他的喉咙。

    随后他快速的封住体的几个大,走到诸葛明空他们的边。

    “我们快回天下第一庄,暂时都不要用内力,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曙司的话中有着一丝说不出来的焦急。

    “好,我们快走。”诸葛明空冷冷的望着那一厅垂死挣扎的人们,脸上连一丝的同都没有施舍。他们快速的向月家堡外面走去,一路上尽是中了庄生梦垂死挣扎的人们。

    出了月家堡,诸葛明空四人快速的长,借着月色往天下第一庄的位置赶去。

    天下第一庄坐落在烟云城外七十里处的一座桃花林中,里面的桃花是按五行术数栽种的。一般人根本无法进去,最多只能在桃花林边缘的几十米处兜转。

    到了天下第一庄,四人快速的进了曙司的药庐,他快速的从桌上一个紫色瓷瓶,随后快速的从里面倒出药。大概有二十多颗,曙司随意的分了一下,然后每一个人吃下了几颗药。

    “我来看看你们体中的毒。”曙司快速的为他们把脉,双眉紧皱,在附到诸葛明空手腕之时,他愣了一下,道:“小透,你并没有中庄生梦。”

    “怎么可能?”诸葛明空有些不信。“虽然不清楚毒下在那里,不过整个月家堡的人都中了毒,想必与空气有关。而且,你们都中毒了,没可能就我一个幸免于难啊!”

    “我也很疑惑,但是你确实没有中毒。”曙司的眼眸中也有着一丝的诧异。

    听曙司这样肯定的回答,诸葛明空的眼眸中划过一丝的诧异,随后她脑中突然划过一个画面,道:“我吃过雪域圣莲。”

    “那就难怪了,雪域圣莲可以说是神药,平常人若吃了必然可以万毒不侵,百病不扰。”曙司面色微沉,随后看着诸葛明空,道:“小透,给我一些你的血,我试试看能不能做出解药?”

    “好。”诸葛明空没有任何犹豫,她走到曙司的药桌上,那里连碗和匕首都有。拿起匕首,她快速的划破自己的手臂。

    血液顺着她若雪的肌肤上流了下来,鲜红与雪白两种颜色在夜中仿佛曼珠沙华胜放后一般,凄丽,惨艳。

    很快,诸葛明空便放满了一碗血。大量失血,让她的头有些晕,扶住桌子,她温和的道:“曙司,你可一定要做出解药,你们要是死了,我会泪流满面的。”

    “得了,还不是我们死了之后,没人伺候你了,没人帮你管理天下第一庄了,你个懒人。”紫很鄙视的说了一句,随后他做到药庐中的桌子上,道:“月家堡这次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和天下第一庄杠上,还真是不要命啊!”

    “不是不要命,是已经全丢了命了。”盎暖此时的表稍微的温和了一些,她的目光看向曙司,道:“在那里,你没有受伤吧!”

    “没有,不过是先前被他们封住了大,暂时失去了武功。不过在你们来的时候,我自己已经冲开了道。”曙司摇了摇头,随后他将脸上的人 皮面具扯了下来。“这东西带着真不舒服。”

    “的确,我也懒得带着个。”紫也将自己脸上的人 皮面具拿了下来,随后诸葛明空与盎暖也都将自己带着的人 皮面具扯了下来,恢复了自己的容貌。

    将人 皮面具丢给盎暖,诸葛明空看着曙司问道:“你要多久才能做出解药?”

    “我会尽量快的。”曙司回了一句,随后他看着和他一样重了庄生梦的紫与盎暖,道:“在我们中毒的时间中我们三个尽量不要出药庐,这庄生梦毒虽然说是不会祸及别人,但是若不小心可能会留下什么隐患。”

    “好。”盎暖与紫同时点头。

    此时,诸葛明空打了个哈气,随后望着三人,道:“这事与我无关,我先回房睡了啊!”

    “这个懒女人!”紫鄙视的声音传入诸葛明空耳中,但是她就当没有听见一样,转出了药庐。

    很快,诸葛明空走到了自己在天下第一庄的房间,推门进入。

    里面的摆设和水月阁几乎一模一样,一颗极大的夜明珠挂在房间的最高处,此时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借着这光芒,诸葛明空走到上,随后直接躺了下去睡觉。

    第二,诸葛明空破天荒的没有赖,穿戴好之后,她走出房间,门口站着的四个人让她一愣。

    “庄主,想你回来一趟可真是比癞蛤蟆吃天鹅还难啊!”白衣老头捋着他长至前的白胡子,一脸感慨。

    “是啊,我都以为这辈子都看不到庄主了,我都准备好下辈子见你了。”黑衣老头也是一脸感慨,苍老慈祥的脸上有着温和的笑意。

    “瞧你们两怎么说话的啊!庄主那可是忙人,哪有时间回来啊!”灰衣老头一脸认真的教训白衣老头和黑衣老头。

    剩下的青衣老头连话都没有说,只是用一种怪罪,很怪罪,极其怪罪的眼光看着诸葛明空。

    看着这四个老头,诸葛明空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道:“天枢长老,天权长老,天玑长老,玉衡长老,你们四个能不能别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看着庄主我,我年纪还小,经不起吓的。”

    “你个小丫头你还装柔弱啊!”白衣老头很鄙视的说道。

    诸葛明空快速的走他面前,伸手一拉他的长胡子。

    “哎呦,小丫头你轻点,老头子这胡子还想带进棺材里呢!”

    “得了,天枢爷爷,你这胡子看起来也不怎么好看,你带着这个走黄泉路,会吓坏鬼怪的。”诸葛明空有些夸张的说道,随后她走到黑衣老头面前,伸手拉他的胡子道:“天权爷爷,你的胡子似乎比天枢爷爷的要长了一些。”

    “当然,他那个老不死,竟然把胡子留成那样子,完全不能入目。”天权长老很鄙视的看了天枢长老一眼。

    接下来,诸葛明空走到灰衣老头面前,拉了他一下他的胡子。“天玑爷爷,胡子得剪了,我都看不到你的脸了。”

    “不剪,老头还准备拿这胡子编辫子呢!”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