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弃玉断情

    诸葛明空坚定的四字回答传入容毓耳中,他绝美的犹如樱花胜放的脸庞上有着一丝说不出来的深沉幽暗,墨玉般的眼眸此时已近黑暗,微抿的双唇更是有着一丝说不出来的冷寂幽寒。

    “你,非嫁不可。”

    “不嫁!”诸葛明空坚定的说道,冷漠的双眸之中有着一丝的决意,她望着容毓道:“你若是非要我嫁,我宁愿去死。”

    “你死,我就陪你一起死。”容毓温雅的声音之中有着无法诉说的坚决,温柔如玉的眼眸之中有着如同月光一般的沉淀下的深深温柔。

    诸葛明空诧异的望着他,一时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从不知道,那样温文尔雅的容毓,他竟然会有这样决绝的时候。

    你死,我就陪你一起死。

    这一句话,多少人有勇气说的出来,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得到?

    但是他。

    容毓说的出来,便做得到!

    “我不会嫁你,绝对不会。”诸葛明空依旧的执着。

    “你会嫁给我,一定会。”容毓的声音中亦是说不出来的执着与坚定,他将圣旨收了起来。微微扬起的唇角,有着犹如樱花繁盛一般的绝美笑容:“诸葛明空,你心里有我,我心里也有你,我们最终还是会在一起。”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诸葛明空坚决的摇头,她的目光注视到容毓腰间那白玉腰佩,随后她扯下自己的那白玉腰佩丢给了容毓:“这本来是一对,现在我将另一块也送给你,以后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任何关联。小七,我现在就去抱来还给你,我们之间再没有任何的联系。”

    说完,她便转离开,未走几步,手被容毓紧紧的拉住。

    “诸葛明空,你放弃我是你的事,我绝对不会放弃你。”说完这句话,容毓便放开了她,诸葛明空快速的走出了灵堂,看到门口站着的盎暖等人,她冷冷的说道:“盎暖,灵堂之事暂时交给你,我回一下水月阁。”

    “是!”

    在文侯府中走着,诸葛明空的心此时慌乱的异常。容毓的体温似乎还有在她的上,容毓上微微飘的莲香她仿佛还闻得到,而他吻她时那强烈感觉,此时她完完全全的记得。

    那样的深刻,那样的强烈,那样的令人难忘。

    容毓,这个人,一旦放在了心中,就永远抹不去了。

    她已经将他放在了心中,已经抹不去了。

    回到水月阁,诸葛明空冲到了上,紧紧的抱住了上的丝被。微闭的双眸之中有着说不出来的颤抖,冷寒的脸上更是有着让人不解的矛盾。

    容毓。

    容毓。

    容毓。

    容毓。

    容毓。

    容毓。她的心,她的脑子此时完全被这两个个字所覆盖,已经完全想不到其他的。本来她以为可以很快忘记容毓,可是现在她才知道。

    四年的惦记,再遇的时光,挡箭的决绝,相处的温暖,这一切的一切是她无法抛弃的记忆,无法抛弃的感,也是无法抛弃的容毓。

    “啊偶……”小七的叫声在她的耳边响起,诸葛明空睁开眼睛,目光望向站在上的小七。

    “小七,我忘不了他。”诸葛明空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小七柔软的毛发,一双极美的眸子中有着一丝说不出来的挣扎。

    “啊偶……”小七再次叫了一声,随后它慢慢的走向诸葛明空,温柔的蹭着她的脸。

    顿时,一股温暖柔软的感觉传了过来,诸葛明空不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小七给她带来的温暖。

    “你这么乖,我真不想把你还给他。”诸葛明空睁开眼睛,对着小七有着点滴微笑,她伸手将小七抱在怀中。

    “啊偶……”小七又叫了一声,随后诸葛明空的手。

    望着这么乖巧的小七,诸葛明空感觉仿佛被安抚了一般,刚才那不安和矛盾一瞬间消散了。她温柔的摸着小七上柔软漂亮的紫色毛发,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

    “小七,我带你去找他,你若是想我,有空可以来看我。”

    回到灵堂时,云景与容毓正站在一起说话,那几个婢女微微传来的啜泣声,此时在诸葛明空听起来有种说不出来的讽刺。

    走进里面,诸葛明空直接走到容毓面前,随后双手往他面前一伸,冷冷的道:“你把小七带回去。”

    “不要。”容毓温柔的声音只发出了这两个字。

    “带回去。”诸葛明空瞪着他,将小七又往他的前近了一分。

    “不要。”容毓依旧是两个字的回答,声音温柔的犹如之中暖风拂面。

    “你把它带回去。”诸葛明空将小七完全的抵在了容毓上。

    容毓静静的看着她,墨玉般的眼眸有着无法诉说的温柔,樱花般的唇微微张合,声音传来:“不要。”

    “若是你不要小七的话,我就杀了它。”容毓的声音温柔依旧,双眸中也是有着浓郁如风的温和。

    诸葛明空听到他的话,秀雅的双眸微微的蹙起,随后她收回手,将小七放到了地上。

    “小七,你先回去吧!”

    “啊偶……”小七对着他们两个欢快的叫了一声,随后犹如一道紫色的闪电一般,疾风电掣般的从灵堂中消失。

    见小七走了,诸葛明空便重新走到火盆边跪下烧冥纸。此时盎暖凑到她的耳边,温声说道哦啊:“小姐,已经算好了时辰,今子时侯爷与夫人下葬。地点也选好了,是在烟云城外五里之处的一块空地上,我按小姐的吩咐已经派人在那里移植了一大片相思竹。”

    “嗯,我知道了。”诸葛明空点头,随后又拿了一张冥纸放在火盆之中。“晚上,就文侯府的人去下葬就行了,不需要通知任何人。你派人去和守门将领说一声,免得到时突然有事,误了吉时。”

    “是,小姐,我现在就去办!”盎暖轻轻的点头,随后站了起来,走出灵堂。

    “诸葛明空,咱们再来继续刚才的问题,叫声哥哥来听。”云景到了诸葛明空旁边,俊美的脸上有着无法诉说的温柔。

    诸葛明空抬眼冷看着他,道:“你是安静下来不说话,还是我把你踹出去?”

    “你真的很粗鲁,以后谁敢要你啊?”云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诸葛明空冷扫他,道:“关你事。”

    “斯文、温柔。”云景出声提醒。

    “关你事。”诸葛明空再次说道。

    “当然关本太子的事,本太子都是你哥哥了,当然要担心你的终大事啊,免得你以后嫁不出去,本太子还要养你。”云景笑嘻嘻的说道,不过眼眸之中却是有着说不出来的温柔。

    “关你事。”诸葛明空再次重复刚才的话,连看都懒得看云景了。

    “哦,本太子知道了,你不缺嫁的,有个容毓要你。”云景这话刚说出口,诸葛明空拿着冥纸的手便滞住了片刻,随后手一松,冥纸落到了火盆中,瞬间烧为了灰烬。

    见她沉默,云景便知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他的目光在诸葛明空与容毓上流转了片刻,随后他站了起来,走到容毓旁边,道:“安陵王爷,本太子觉得你现在还是回安陵王府比较好,本太子的新妹妹,似乎现在对你的态度不是很好。”

    “云景。”容毓温声的叫了云景一声,随后伸手拍在云景肩膀之上,声音温柔的犹如和煦的风吹融了薄冰一般。“如今的她心不稳,你帮我好好照顾她。”

    “当然,她是本太子的妹妹,不用帮你,本太子自己也必然会尽心照顾她。”云景点了点头,笑容之中有着无法诉说的邪气,但是却认真至极。

    “谢谢!”

    容毓说完这两个字后,目光静静的落在诸葛明空的声音,温柔如玉的双眸之中有着无法诉说的感与矛盾,微抿的唇微微的动了一下,想要说什么,但是却未发出一声,似乎像是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才好。

    转,容毓走出灵堂,幽然的莲香随着他的离开消失。

    “妹妹啊,你和容毓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副痴男怨女的样子。”云景走到诸葛明空边,关切的问道。

    诸葛明空抬眼扫了他一下,随后冷冷的问道:“你就这么想知道?刚才怎么不自己去问容毓?”

    “嗯,本太子很有兴趣,不过要是问你的安陵王,本太子应该是在被他算计之后也什么都问不到,所以直接来问你比较好。”云景幽幽的说话,话语之中透着被容毓算计了不是一次两次的哀伤。

    “你真的想知道?”诸葛明空又一次的问他,看着云景的双眸之中微微有着些许的笑意,苍白的唇也有了一丝上升的弧度。

    “是,本太子很想知道,容毓那样的表绝对是千金难买,本太子当然对这原因有很大兴趣啊!”云景笑着回答,眼眸中有着些许期待。

    “真的这么想知道?”

    “嗯!”

    “真的吗?”

    “嗯!”

    “我就不告诉你!”

    “咚……”某人被气的倒地的声音。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