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云景护短

    惠文的声音让诸葛明空有些许的不悦,但是她此时却不想和惠文多做口舌之争。在她一边的云景目光掠过她有些不悦的脸,温柔的说道:“要是她不是来真心祭拜的,本太子都给你撑腰。”

    云景的话让诸葛明空有一瞬的愣神,转头,她的眼眸中映入云景俊美无双的脸庞,此时的他的表冷寒严谨,浓黑的双眸之中眼神清冷霸气,浑上下透着一种绝颠的帝王之气。

    在她的印象之中,云锦一直都是一个随如风的人,虽然人品有些不咋样。但是此时的他完全颠覆了平里的表现,此时的他让诸葛明空看到未来一国之君的气质。不得不说,同为太子,夜天乾不如云景的十分之一,云景这样的人,生来为帝。

    此时, 惠文协同着夜天乾,夜天赐,夜景轩,夜天麟,丝言,雪晴,夜晴,公子离,雪尘走了进来,随着一声“有客到”,她后的婢女又继续哭了起来。

    他们十人走到诸葛政宗的棺前,弯腰拜了拜,随后夜天乾走到诸葛明空的旁边,关切的道:“明妹妹,你还好吧!”

    “明妹妹,你不要太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夜景轩也走到诸葛明空的边,安慰的开口。

    “明妹妹,节哀顺变!”

    “明妹妹,节哀!”

    “节哀!”

    “嗯!”对于他们的温声安慰,诸葛明空点了点头,并未多说什么。

    听她这样模糊的回答,夜天乾的眼眸中划过一丝的担忧,他正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惠文的声音传了过来:“太子哥哥,明妹妹可是一下子失去了双亲,成了孤儿,怎么可能还好呢!恐怕她现在只是在强颜欢笑罢了,太子哥哥要多多的安慰她,说到这儿,怎么没有看到安陵王爷?明妹妹和王爷不是亲近的很吗?还送了王爷腰佩呢!怎么了?王爷怎么没有来?”

    安陵王这三个字传入诸葛明空的耳中,瞬间她的心中涌起了一阵从未有过的疼痛,脑中心中,都被容毓那犹如樱花绽放一般的绝美脸庞铺满,那样纯白干净的脸庞,就像是能够驱逐黑暗的纯白,但是此时对于诸葛明空而言,只要一想到容毓,她的心就会不自觉的疼痛起来,就像是平静的水面落下了石子一般,疼痛在她的心中蔓延开来,让她有些难以呼吸。

    容毓,他为什么要阻止她报仇?为什么?

    他那么聪颖,肯定懂得她,明白她。可是为什么要阻止她?

    为什么?

    见诸葛明空沉默不语,惠文的唇微微的扬起,眼眸中有着一丝说不出来的得意:“明妹妹,看你这样,莫不是王爷不要了你吧!那你可真是倒霉透顶了,先死了爹娘,又再一次的被王爷抛弃。明妹妹,你说你是不是命犯孤星,这辈子注定只能一人。”

    “惠文,快闭嘴,不要再胡乱说话。”夜天乾听到惠文难听的话,立刻冷声训斥她。他的目光掠过诸葛明空平静的脸庞,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温柔的道:“明妹妹,你不要听惠文胡言乱语,你是个好女孩,安陵王若真是再次放弃你,那么是他的损失。”

    “太子哥哥,你可不要为了安慰明妹妹就在那儿口不择言,颠倒事实,明妹妹虽然生的是一张美人脸,不过她怎么能配得上惊才绝艳的王爷呢?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百姓们都说明妹妹给王爷提鞋都嫌她手脚粗鲁。王爷要是真不要她,也是正常好不好?”惠文的话语此时更加的得意了,自从听到诸葛文侯夫妇死去的那一刻,她就高兴的异常。

    诸葛明空那种人,就要伤心难过,就该被人抛弃,就该是个孤儿,没人疼没人,就该孤独一辈子。

    “惠文,你注意一下你的言语。太过了,不会是好事。”此时,夜天赐冷冷的看了惠文一眼,冷冽的双眸中有着无法诉说的冰寒和寂冷,而声音极致的漠然。

    “天赐哥哥,惠文的言语为什么要注意?本公主只是在实话实说而已,你们心里又不是不明白,干嘛要阻止本公主说实话。”惠文虽然有些怕夜天赐,但是话语却没有丝毫的示弱,毕竟很难得她才有这样的机会,这样伤害诸葛明空的机会。

    “我知道你和诸葛明空一向合不来,但是你没有必要在文侯夫妇葬礼上这样对待诸葛明空吗?她一下子失去双亲,你觉得你现在说这话,在人家的伤口上撒盐,合适吗?”夜天赐冷冷的问道,那双被冰雪覆盖的眼眸之中,此时完全被未知的冷冽所遮盖。

    惠文被他的眼神看的有些害怕,不后退了一步,但是眸光注视到诸葛明空那平静冷漠的表时,她不有些愤怒。

    诸葛明空死了爹娘竟然连一滴眼泪都没有?她应该哭,哭的天昏地暗,哭的痛苦至极,这样自己才能看着高兴,才能快活。

    “天赐哥哥,惠文只是说说而已。不过明妹妹这样子哪有像是有伤口,父母双双去世,连一滴泪水都没有,她的心还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惠文的话语中有着微微的指责,听到她的言语之中。在场的人都不自觉的去看诸葛明空,平静的脸色,平淡的目光,完全看不出她是死了双亲。

    “我听别人说,明妹妹基本上都不会叫文侯大人爹,天天叫文侯死男人,明妹妹这样真的有些不尊敬长辈。”六公主丝言也开了口,她的话传到诸葛明空耳中,一瞬间,诸葛明空的体滞住了。

    不过很快,她又恢复了原状,继续烧着冥纸沉默不语。

    一直在她旁边的云景看着她微微显露的异样,眼眸中划过一丝未明的绪。优雅的地上站了起来,云景拍了拍他的白衣,随后走到惠文面前。

    “以前倒没有觉得什么,如今细看下来才发现,惠文公主的相貌生的倒是很美啊!”云景的嘴角边又显露出了那一抹邪气的笑容,他整个人犹如阳光一般清澈耀目。

    云景的话让惠文一愣,她微微的有些害羞:“云太子过奖了,惠文的相貌实属一般。”

    “惠文公主你就别谦虚了,本太子的眼睛可是阅过无数美女,若是相貌丑陋,本太子绝对不会多看一眼。”云景继续笑着,邪邪的笑容中有着一丝的揶揄。

    望着云景这般的笑容,惠文的脸有些红,容毓的面容虽然是举世无双,让人倾慕,但是他太圣洁若神,对于很多人来说,只能仰望。但是云景,这人就像是阳光一般,耀人眼目,温暖的照在人的上,让人不自觉的想要靠近。

    “云太子,真的过奖了。”惠文微低着头说道,心跳微微的跳快了一拍。

    “不过,云景有一疑惑希望惠文公主帮本太子解答。”

    “云太子,但说无妨,若是惠文知道,必会为你解答。”

    “这么美的一张脸,你说怎么会长在一个心肠不好的毒舌妇上呢?”云景依旧笑得阳光灿烂,风和煦,让人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意。

    “什么?”惠文有些诧异,刚才听到的话应该是幻觉吧!

    “没什么,就是说你心肠不好是个毒舌妇,白长一张漂亮的脸,你可以一头撞墙上去死的了。你这样的人活着简直浪费粮食,给你吃粮食难道就是让你在这儿长舌废话的吗?”云景的嘴角有着一丝不屑的笑容,浓黑的眼眸中更是有着说不出来的厌恶。

    云景的话让惠文怒火中烧,她怒指诸葛明空,毫不留的说道:“我不过是说说而已,云太子怎么不看看明妹妹?双亲死去却不留一滴眼泪,你说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冷血的人吗?文侯夫妇有这样的女儿,连死了都不会为他们流一地眼泪的女儿,他们可真的要是死不瞑目了吧!”

    “惠文,你说的太过火了。”夜天乾有些指责的的说道。

    “是啊,惠文姐姐,你不要再说了,的确说的有些过火了。”丝言也在一边开口劝道。

    听到他们的话,惠文立刻反驳:“过火,有什么过火?我觉得自己这是在为死去的文侯夫妇抱不平。诸葛明空是他们唯一的女儿,但是他们死了却见不到她的一滴眼泪,你们说到底是我过火,还是诸葛明空过分?“

    对于惠文的指责,诸葛明空一直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在那里烧着冥纸。后的婢女们哭声间间断断,隐隐的哭泣声中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悲凉。灵堂上挂着的白布随着外面吹来的风微微的拂起,飘间有着隐隐的死气。

    “原来在惠文公主的眼中,只有哭的死去活来才叫伤心。不过是个人都知道这女人的眼泪可以收放自如,惠文公主想要看别人哭,这几个小婢女哭的还不够吗?”云景的脸上有着无法诉说的笑意。

    “云太子,你这话倒颇有护短之意啊!明妹妹与你的关系有这么的好吗?”惠文冷冷的笑着说道。

    “本太子就是喜欢护短,惠文公主有意见吗?”

    “惠文倒没有意见,不过云太子这样不怕别人闲言闲语吗?”

    “这里就我们这些人,别人怎么知道?惠文公主出去散播吗?”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