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雪樱殉情

    诸葛明空冷漠的表让容毓有着一丝心疼,他伸手想要去拥抱她,可是还未碰到诸葛明空的衣服,她整个人便毫不犹豫的转离开。

    “容毓,你走,我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你。”诸葛明空冷冷的说道这句话,随后走到还在哭泣的雪樱面前,道:“娘,对不起,我没有帮爹报仇。”

    此时,雪樱抬起了头,泪眼朦胧的看着诸葛明空,道:“人已死,何须报仇?政宗不在了,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回来了,报仇只是执念而已。”

    “娘……”诸葛明空蹲下来,抱住雪樱的体。她清楚地感觉到雪樱体的颤抖,心中的痛苦。

    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悲伤,仿佛体失去了支撑的力量,随时随地都会倒下。

    这一夜。

    诸葛明空抱着雪樱在诸葛政宗的尸体前。

    她静静的看了他的尸体一夜,而雪樱整整哭了一夜。

    第二,文侯府便挂被一片死寂的白所笼罩。府里的下人,都在准备着灵堂丧礼。而房间中,雪樱再给诸葛政宗沐浴净,诸葛明空一边帮忙,直到诸葛政宗穿上那一寿衣。

    望着早已经失去呼吸的诸葛政宗,雪樱的眼眸中已经再也无法流出眼泪。她只是静静的看着诸葛政宗,静静的看着。

    “咚咚咚……”此时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随后盎暖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姐,夫人,我做了一些粥送来,你们好歹喝点吧!”

    “进来吧!”诸葛明空淡淡的说了句,冷漠的眼眸中有着说不出来的疲惫与倦意。

    盎暖端着粥进了房间,放在桌子上,随后走到边,看着一直对着诸葛政宗尸体发呆的雪樱,道:“月庄主,我不知道这个世界该用什么话语安慰才好,但是文侯一定希望你好好的照顾自己,好好的活下去,你是最了解他的人,他必然知道这一点。“

    她的话音落下,雪樱的背影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她站了起来,转过走到桌边,机器般的舀着粥喝。

    “小姐,你也去吃点吧!”盎暖对着诸葛明空说了一声,她也是机器的走到桌边喝粥。

    刚喝几口,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启禀夫人,小姐,荣总管来了。”风叔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诸葛明空并未抬头,只是呆滞的看着粥,道:“进来吧!”

    门被推开,荣海和风叔走了进来。

    “见过文侯夫人,见过明空小姐。”荣海恭敬的行了行礼,随后他从手中拿出一道明黄色的圣旨放在桌上。“文侯夫人,这是皇上给您的圣旨,您不需跪礼接旨,只需打开一看便好。”

    “我不接旨。”雪樱连看都没有看,就直接冷声回答。

    见此,荣海双眸一蹙,道:“文侯夫人,皇上说若您不接圣旨,他有千万种方法胁迫您接旨,皇上说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要抓住想要的。”

    “十几年了,他竟然还这样强人所难。”雪樱冷笑的说道,话语中有着说不出来的嘲讽。

    “文侯夫人,皇上对您也是一往深。”荣海叹了一口气说道,皇上也很辛苦,最的确从来没有得到过,现在好不容易重新有了机会,怎么可能不抓住机会?

    “呵呵呵……”雪樱不笑出了声,她停下喝粥的手,拿过桌上的圣旨打开,上面写着。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雪氏女樱,温婉贤淑,德才谦备,深得朕心,实为母仪之选,兹册其为帝后,封号宸元,位于皇后之上,钦此。

    “帝后……哈哈……帝后……哈哈哈……”雪樱望着圣旨上那行云流水般的自己,脸上有着说不出来的嘲讽,她的目光望向荣海,一字一句的道:“君占臣妻,这是明君所为吗?夜清风他想得到我的想法,已经让他忘了什么叫伦理纲常了,罢了,你滚吧,就说这圣旨我接了。”

    “是!”荣海很快退下。

    此时,诸葛明空从雪樱手中拿出那圣旨,看到上面的字,她立刻满是愤怒:“他怎么能这样?爹的尸骨还未入土,他竟然能做出这种事?娘,你不要答应他,就算他想要威胁你都不要答应他。”

    诸葛明空恳求的看着雪樱,眼眸中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脆弱。雪樱望着她,片刻后伸手握住她的手,微微的笑着,风华绝代,风采天成。

    “明儿,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但是你爹从小就发誓娶我,他除了我从来没有过别的女人,也从来不让别的女人靠近他,年少时曾经不懂,一度的拒绝他,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放弃过我,我想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嫁给你爹,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我的人,他曾为我放弃了整个世界。而我,也可以为他放弃整个世界。”

    雪樱的话传入诸葛明空耳中,顿时她心中升起一阵不好的预感。此时,从雪樱美丽至极的唇角上流出了一道黑色的血,与她雪白的肌肤交相辉映,有着一种极致的恐怖。

    一种来自于死亡的恐怖。

    “娘,你做了什么?娘!”诸葛明空快速的帮雪樱把脉,顿时心中猛然的害怕起来。她快速的到雪樱旁边,跪在地上抱住她:“娘,为什么?为什么你也要离开我?你难道想要我成为没有人要的孩子吗?娘,别离开我。盎暖,快去叫曙司过来。”

    诸葛明空急切的说道,脸上、眼眸中都有着无法诉说的害怕。此时,雪樱轻轻的抬起她的脸,美丽的眼眸中仿佛有着整个世界的美丽光辉,那种美,仿佛乱世繁华,仿佛倾尽天下。

    “对不起了,明儿,在政宗死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准备这么做了,他死了我活着的意义没有了,而且夜清风对我的占有太强,我绝对不会让他得到我,能得到我的,只有你爹,只有他。”雪樱温柔的笑着,安静的笑着,幸福的笑着。从她的神中完全看不出她是在自杀,仿佛就是在走向属于自己的幸福之路。

    “不要,不要啊娘,你不要丢下我,我已经没有爹了,我不能再没有你。”诸葛明空有些激动的说道,失去的害怕在她的心中蔓延开来,一点一滴将她的心完全覆盖。

    雪樱温柔的摸着她的头,口中鲜血蔓延的更多了。绝美的面容,即使在死前都是那么的花容天下,风华绝代。

    “明儿,娘最后求你两件事,你能答应我吗?”雪樱抬起诸葛明空的脸,温柔的望着她,柔声说道。

    “娘,你说,就算是二十件,两百件我都会答应你的。”诸葛明空不住的点头,脸上的慌乱自始至终都没有消失过。

    “明儿,每个人都会死,我和你爹不过是早了些而已,你不用难过的。”雪樱安抚的摸着她的脸,随后,缓缓的说道:“你要好好的保护我的尸体,我和政宗生要同衾,死要同,你绝对不能让夜清风带走我的尸体。”

    “我知道的,娘,我绝对不会让他带走你的。”

    “还有你和安陵王,若是有缘有份便在一起,不要因为这件事而分开,他说的对,别让仇恨蒙蔽了你的眼,迷失了自己。”

    “娘,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我要为爹报仇啊!”诸葛明空摇着头,喃喃的拒绝。

    “不要报仇,不要。”雪樱温柔的声音犹如里的湖水一般清澈到了极点,她轻抚着诸葛明空的头,温和至极。随后,她的目光望向上诸葛政宗的尸体。

    “政宗,黄泉路上等着我,我们一起走。”雪樱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向,黑色的血从她的走过的地方延绵了一道血滴之路,看起来悲哀到了极点。

    坐到上,雪樱望着诸葛政宗的尸体,美丽的眼眸中有着整个世界的幸福,她慢慢的俯下,头靠在诸葛政宗的上,随后安详,温和,静谧的闭上了眼睛。

    够了,似乎这样就好了。

    只要能在一起。

    怎么样都无所谓。

    “我你。”

    雪樱最后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中犹如生命消失前唯一的赞歌,带着一种无法诉说的悲哀,同时也有着无以伦比的幸福。她的手慢慢的,无力的垂了下去,生命也在一瞬间走向了永远沉睡的道路。

    此时,诸葛明空望着雪樱和诸葛政宗死后都相依在一起的体,心中不知道是痛还是其他。

    她又从了孤儿了,四年的家人,就这样以一之间全没了。

    或许,她就是注定孤单一个人吧!

    家人什么的,她不能要,也要不起。

    “小姐,我把曙司带……”盎暖和曙司走进房间,此时只能看到诸葛明空跪在地上,失神的看着雪樱和诸葛政宗,从她的眼神中什么都知道了。

    雪樱,已经死了。

    “小姐,你先起来。”盎暖赶紧到诸葛明空旁边,扶起她。

    诸葛明空很快从盎暖的手中抽出手,随后她走到边,看着雪樱,道:“准备水和寿衣,我要给娘沐浴更衣。”

    “是,小姐!”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