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包庇凶手

    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唤声,仿佛要将整个黑夜的天际划破。望着诸葛政宗此时安静的睡颜,诸葛明空的感觉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这一瞬间停止了。

    往的回忆,猛然的闯入心头,一幕幕,一件件仿佛永不败落的花朵,绽放开来。

    穿越来时,她被容毓休离,他冲到安陵王府劈掉人家大门,怒道:你不给我的死丫头的进你家门,要门何用?那嚣张和妄为让她瞬间喜欢上这个名义上的爹。

    接手天下第一庄时,年幼的她被人质疑,他在天下第一庄住了十,将所有人的人从头到晚整了一遍,他说:我的女儿绝对不许人质疑,光看表面你们就妄下定论,怎么当的下天下第一的名头?那宠溺和护短让她第一次感觉到人间的亲,她是有人宠的。

    一件,一件,所有,所有的过去,此时在诸葛明空心中漾开来。无论是嚣张的他,妄为的他,护短的他,暴怒的他,甚至所有的他,都是那么让她喜欢。

    她喜欢。

    她喜欢这个父亲。

    深深的。

    深深的喜欢这个父亲。

    都说父重于泰山,而她却任的当做理所当然。

    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生命永远都经不起时间的等待,常常在不经意间,生命流逝,一去不返。

    人的命真的很脆弱,很脆弱。

    脆弱的她从来没有和他的父亲好好相处过,人总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后悔,才知道珍惜,而她此时才知道要好好的对她父亲。

    若是曾经为他做过一顿饭多好?

    若是曾经向他撒过多好?

    若是曾经她一直叫他爹多好?

    可是,生命不会容许她后悔,时间也不会倒流,她这一生还未活出过绚丽多姿的岁月,却已经留下了永不磨灭的遗憾。

    这痛。

    这父亲死去的疼痛。

    会刻在她的心中永远不忘。

    伸手,诸葛明空握在那夺了诸葛政宗命的银箭上,她的眸光极冷,犹如极北之地千丈冰下的寒冰一般。猛然用力,她拔出了箭。

    望着失去了呼吸的诸葛政宗,以及在他旁边泪水不断的雪樱。诸葛明空的脸此时完全看不出表,而她的眼眸中自始至终都没有一滴泪。

    自始至终。

    缓缓的转,她走到刚才被自己点住道的黑衣人面前。紧握着箭,随后猛然的插入黑衣人的眼眸中。

    “啊……”痛苦的叫声划破黑夜的寂静,他看着诸葛明空眼眸中有着很说不出来的杀意和痛苦。

    而她,只是淡淡的看了黑衣人一眼,随后毫不留的拔出了箭,对准了黑衣人另一只眼,随后猛然的插了下去。

    “诸葛明空,住手。”声音从她的前方传了过来,温柔的犹如阳光三月的暖暖光,有着无法诉说的温暖。她抬起头,目光中映出白色的少年。

    白衣胜雪,仿佛从未被这个污浊的尘世污染一般,有着一种救赎的白。

    他的面容一如既往的绝美,就像是樱花胜放于世的那种,极致的美丽,极致的风华,仿佛倾尽了天下之美,赋予一人之

    倾尽天下。

    乱世繁华。

    墨玉的眼眸中此时有着无法诉说的温柔,犹如风一般轻缓,云一般飘渺,大海一般浓深,烈阳一般温暖。

    诸葛明空望着他,冷漠的双眸中有着无疆的愤怒和杀意:“他们害死我爹,我让他以最惨烈的方式死去,我要弄瞎他的眼睛,割了他的舌头,挑断他的手筋脚筋,然后再把他上的一块块的割下来喂狗。我绝对要让他生不如死,痛苦万分的死去。”

    话刚落音,她的手猛然的用下,再次往下刺去。

    突然,一道冷光划向她的手,一股剧烈的疼痛袭来,让她不放开了手中的箭。她抬头,望着容毓,冷漠的道:“你干嘛阻止我?我要为我爹报仇。”

    “诸葛明空,把他交给我,你不要动手。”容毓缓缓的走近她,俯看着她,温柔的说道:“交给我,你不要管这些。”

    “不要,我不要你多管闲事,他们杀的是我爹,我要亲手让他杀了他,为我爹报仇。我要让他痛苦至极的死去,绝对不会让他有一丝一毫的好过。”诸葛明空冷冷的说道,话语中有着从未有过的愤怒和恨意。她看着容毓,双眸中有着一丝的坚定:“容毓,你不要多管闲事,我自己的仇自己报。”

    “诸葛明空……”容毓提高了声调,将她的体面对自己,他握住诸葛明空的双肩,温润的双眸静看着她:“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完全被仇恨蒙蔽了心,完全失去了自我,你这样让死去的文侯怎么安心?这人让我带走,我会废去他武功让他一直不得安康。”

    “废去他武功?让他不得安康?哈哈哈哈……”听到容毓的话,诸葛明空突然大笑了起来。她的声音中有着无法诉说的嘲讽,听起来让人极为不舒服。

    容毓静看着她,脸色有些许的深沉,他的手移到诸葛明空的背后,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明空,冷静下来,你这样不仅不会为文侯报仇,还会让自己失去自我的。仇恨会腐蚀你的心,会让你变得不像自己,你要冷静,不要让仇恨改变了自己。”

    容毓的话传入诸葛明空耳中,她完全没有感觉,只是依旧嘲讽的大笑着。少年体传来的温暖,她完全已经感觉不到,唯一能够感觉到的就是诸葛政宗失去生命的愤怒和仇恨。

    不知过了多久,她停止了笑意,侧脸看了容毓一眼,随后快速的点住了他的道。从容毓的怀中出来,诸葛明空笑了一下,道:“你阻止不了我的。”

    转从地上捡起那沾满了诸葛政宗鲜血的剑,诸葛明走到那黑衣人,冷冷的看着黑衣人,随后毫不犹豫的对着黑衣人唯一完好的那只眼睛刺了进去。

    “诸葛明空,我叫你住手。”容毓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一双白玉般的手快速的握住她的手腕,猛一用力,让她不自觉的松开了箭。

    容毓再次的阻止让诸葛明空怒不可竭,她转看着容毓,对着他的脸一拳捶了过去。容毓不闪不避,狠狠的挨了诸葛明空一下。白玉般的肌肤上顿时有了一个印记,而他此时抓住诸葛明空的打他的拳头,温柔的道:“诸葛明空,听我的话,好不好?”

    “我现在谁的话都不想听。”诸葛明空冷冷的抽回自己的手,直直的盯着容毓,问道:“你今非要和我作对,非要包庇他吗?”

    “我没有包庇他,只是不想看你被仇恨弄得失去了自我。”容毓温柔的声音依旧,绝美的脸庞犹如此时夜空的星辰一般,璀璨芳华,风华绝代。

    “自我,我要那东西有何用?我爹死了,他死了,他再也不会骂我死丫头了,再也不会和我吵架了,再也不会和我动手了。我死了爹,爹,他是我爹,是我爹啊,我怎么能不为他报仇,我怎么能不让杀他的人生不如死?”诸葛明空有些失态的对着容毓大吼,她的眼眸中没有一滴泪,命令的犹如星辰,犹如月华,但是看着她的眼睛,却有着一种浓重的悲伤,浓重的心痛。

    随后,她的声音愣了下来,美丽嫣红的嘴角上有着一丝说不出来的冷笑:“容毓,你若是真的喜欢我,就不要拦我,自我那东西,在我爹尸体的面前,什么都不是。”

    她的话让容毓一愣,握住她的手不松了一些力道。但是,很快他又抓紧,墨玉般的眼眸中华光溢彩,精灵璀璨:“不,我绝对不会让你杀他,正因为我喜欢你,我绝对不会让你被仇恨蒙蔽了眼睛。我不想看你的笑容,被仇恨吞噬的一干二净。”

    容毓说的很认真,那双眼眸仿佛有着魔力一般,让诸葛明空的心有了瞬间的沉静,但是很快便又被仇恨堆满了。她的尸体离她那么近,那么近,她怎么能不报仇?怎么能?

    “容毓,你真的喜欢我吗?”

    “除你之外,不再动心。”

    “你若是真的喜欢,就该顺从我想做的,不要阻止我。不然,我不会再对你动感了,我知道你在我心中有了一席地位,但是若是你真的要这么阻止我,我会放弃对你的感。我爹死了,我现在只想要为他报仇,让他的亡灵安息。容毓虽然只有一个,但是世界上的男人很多,我可以再去找让自己心动。对于我来说,爹只有一个。你明白吗?”

    “诸葛明空,你不能杀他,不能纵容自己的仇恨。”容毓温柔的声音此时在诸葛明空听到犹如寒冷的冰锥一般,狠狠的刺在了她的心中。

    疼痛,冷漠,也让她将在心中蔓延的东西冰冻住了。

    她看着容毓,脸上有着笑。失望的笑,悲伤的笑,以及放弃的笑。

    “容毓,你包庇凶手,阻我报仇,我会忘记你,与你再不牵扯感。”

    “诸葛明空,你忘得了吗?”

    “没有谁忘记不了谁,只有想不想去忘记,我既然说出了,便会去忘记。容毓,你带着你要包庇的凶手走,走出我面前,走出文侯府。”

    也走出我的世界。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