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和奏之曲

    在凤非天的书房中呆了一会,诸葛明空和容毓说了柔泽之事,容毓对于她的做法既不赞同也不反对,只是提醒了她一句。

    “别太愧疚,或许会出事。”

    “我知道,我对她仅限于此。”诸葛明空点头,她与容毓十指相扣,指尖似乎传达着彼此浅浅的温柔。

    此时,外面传来一阵极为喧闹的鞭炮声。诸葛明空有些不悦,知道两人单独相处的时间没有了。

    “别一脸不高兴了,以后会有机会让我们培养感的。”容毓轻敲了一下她的头,随后拿起鸣玉琴,牵着她出了书房。

    此时,从正厅到门口的几十米距离中,铺了一块红色绸布,来宾站在绸布两边,等待着门口进来的新人。

    诸葛明空和容毓回到正厅之时,此时刚好看着凤非天背着月华走在红绸之上。凤非天一大红色的喜服衬托的他气度如神,脸上银白色的面具此时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意。

    他背着月华,一步一步的走来,坚定至极,那双墨色的眼眸中仿佛星辰落下,点点璀璨,处处生辉。

    此时,大厅之中皇帝与皇后两人坐在最上之位,而月华的父亲武侯月中天,母亲酚音则是坐在月中天的旁边。月中天与酚音脸上有着说不出来的的笑容,看起来极为的喜悦。

    凤非天背着月华进入大厅之后,才放下她,两人一手拿着红色的喜带,一手紧紧的牵着彼此。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见新郎新娘都已经好了,站在一边的司仪立刻中气十足的大声道:“新郎新娘,拜天地。”

    “一拜天地,跪。”司仪的话刚说完,凤非天与月华转对着正厅之外跪下,司仪见此又大声说道。

    “一叩首。”两人同时一拜。

    “再叩首。”两人再拜。

    “三叩首。”两人又拜了一次。

    “起!”凤非天和喜娘搀扶着月华起来。

    “二拜高堂,跪。”风非天与月华此时跪倒了月中天和酚音面前,三叩首之后又站了起来。

    “夫妻对拜。”两人对立跪下,再三叩首。此时,司仪在一起的大声道:“礼成。”

    两人站了起来,立于老皇帝面前。凤非天温和的一笑,道:“多谢皇上今参加非天大婚,非天荣幸之极。”

    “逍遥王终觅得良妻,可喜可贺。”老皇帝微微笑着说道。

    “非天的确十分高兴,终于能娶到月华。”凤非天微微一笑,倾世的风华当称世间之最。他的目光环过周围,在落到诸葛明空的脸上时,笑容里玩意至极。

    见此,诸葛明空暗叫不好,她就知道凤非天这人绝对不会放过她。

    “明空小姐,记得和安陵王一起为你寻解药之时,你说过要为我与月华弹奏一曲,贺新婚之喜,不知现在可有这耳福。”凤非天的目光直直的落在诸葛明空上。

    顿时,周围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诸葛明空的上,其中还夹杂着窃窃私语。

    “明空小姐会弹琴?”

    “我记得她似乎什么都不会。”

    “这逍遥王是存心让明空小姐出丑吗?”

    ……

    议论的声音传入诸葛明空耳中,她很想要揍凤非天,但是忍住了,从容毓手中拿过鸣玉琴,她走到凤非天面前。

    “拿鸣玉琴这样的珍宝让我为你贺喜,你就不怕我失手毁了你的鸣玉琴吗?”

    “你要是有银子赔,你就毁吧!先告诉你一声,这把鸣玉琴价值百万之银。”凤非天轻狂的笑着说道。

    一听这话,诸葛明空立刻向盖着红盖头的月华,道:“月华,你不管管你相公,他欺负弱女子。”

    “明空,你是女子不假,不过你不弱啊!”月华的声音从红盖头下传来,她伸手,掀起红盖头,一张与诸葛明空不相上下的绝美脸庞映入众人眼中。

    少女柳眉如黛,秀致典雅,绯红的唇在脂红的映衬下红艳妖娆,嫩媚人。大红色的喜服将她整个人包裹其中,越发的倾城国色,绝美动人。

    一双灿若繁星的眼眸此时笑容温浅,光芒华溢,犹如星辰一般,璀璨生辉,绚烂莹亮。精巧绝美的五官她一红衣的映衬下,越发的绝美,越发的动人。

    “明空,我一直很期待你说过的那首曲子。”月华微微一笑,绝美的脸庞中有着无法诉说的美丽。

    老皇帝听到他们的话,也有了一丝兴趣,他看着此美的惊人的诸葛明空,道:“明丫头,朕也想听听,还从未听过你奏的曲子。”

    “既然你们这么想听,那我就献丑了。”诸葛明空答应。

    “来人啊!”见她答应,凤非天立刻吩咐王府中的人。很快,琴架摆在了逍遥王府的正厅之中。见此,诸葛明空将鸣玉琴放在上面,她坐在鸣玉琴边,手放在琴声,刚准备挑动琴弦之时,她突然停手,对着站在一边的容毓道:“想不想和我试试琴箫合奏?”

    “好。”容毓走到她的旁边,伸手拿下他腰间的玉箫,递给诸葛明空。“你先吹一遍。”

    诸葛明空并未接过他的玉箫,而是将目光看向凤非天,随后道:“把你的玉溪萧拿出来,有鸣玉琴怎么能没有玉溪萧?”

    “好。”凤非天答应,随后吩咐人取来了一只紫纹锦盒。

    打开锦盒里面是一只紫玉材质的萧,色泽温润,造型精致,与鸣玉琴不相上下。拿过玉溪萧,诸葛明空看着凤非天和月华道:“这曲子名为天空之城,也叫伴随着你。”

    她将玉溪萧放在唇下,轻轻的吹起了那一首天空之城,那令人落泪的优美曲调,动人心弦的美妙音律一瞬间便将所有人的心神吸纳。美丽的音调,忧伤的音调,动人的音调。

    “你记得吗?”诸葛明空吹完之后,问向一边的容毓。见他点头,她将玉溪萧递给他。

    纤白如玉的双手放在鸣玉琴上,诸葛明空首先弹了起来,容毓很快吹箫相随,琴箫一瞬间便交 合在一起。

    琴声,箫声,仿佛是久别之后的相逢,将那本就优美至极的曲调,演绎的更加动人心弦,催人泪下。逍遥王府此时静的异常,唯一能够听到的便是那能够让人不断落泪的美丽音乐。

    恍惚之中,这琴箫相合的声音仿佛将他们带入了蔚蓝的穹宇之中,白云深处,孤岛漂浮,高处的孤独,寂寞的孤独,仿佛能将人内心中最为软弱的一面释放出来。

    人群之中已经有些人忍不住啜泣起来,但是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生怕惊扰了此时这牵动着他们心灵的声音。

    那么的纯净,那么的轻灵,那么的唯美。

    终于,一曲落下。琴声和箫声同时消失,人们一瞬间从那忧伤之中被带到了现实之中。

    周围的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坐在鸣玉琴边的诸葛明空,完全不相信这样美丽的音乐是从她的指尖流泻出来的。

    “真是惊世之曲啊!明丫头,朕都不知道你的琴艺如此高超。”老皇帝看着诸葛明空,嘴角上有着说不出来的笑容。

    “是啊,明妹妹,你竟然让人刮目相看了。”夜天乾看着她的目光中似乎也多了什么东西。

    “的确让人刮目相看。”夜天赐冷漠的眼神依旧,从他的脸上似乎永远都不要妄想可以看到什么。

    一边的夜枢,此时走到她旁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痛心疾首的道:“和你认识这么多年,本世子才知道你原来不是笨蛋,竟然会弹琴吹箫了。”

    “你这话,我完全听不出来是在夸我。”诸葛明空瞪了夜枢一眼,随后她的目光看向凤非天和月华,道:“这首曲子送给你们,你们定可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多谢!”凤非天和月华相互对视了一眼,眼眸之中全是对彼此深深的感。随后凤非天的目光看向诸葛明空,很快又落到了容毓上。“这鸣玉琴与玉溪萧就送给你们了,作为你们以后的新婚贺礼。”

    凤非天这话说的极其暧昧,也极其让人误解。

    诸葛明空和容毓听过之后,同时望向凤非天,异口同声说道道:“别后悔啊。”

    默契的声音让诸葛明空和容毓同时一愣,他们望向对方,四目相交的瞬间,唇同时轻扬了起来。

    温柔宁静,致远悠然。

    “明妹妹,还记得我们那场比赛吗?”此时凤非雪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她走到诸葛明空面前,望着她绝色的面容,道:“琴这一场,非雪认输,这一曲非雪一生可能都超越不了。”

    凤非雪的话让周围的人惊呆,这天下第一才女竟然会向无点墨的诸葛明空认输。不过仔细想想,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刚才那一曲,确实无法超越。

    “莲雪郡主与明丫头定下了什么比试?说出来让朕听听。”老皇帝饶有兴趣的看着凤非雪和诸葛明空,问道。

    凤非雪对着老皇帝行了行礼,道:“启禀皇上,安陵王爷受伤之时,非雪曾去探望王爷,但是却见王爷与明妹妹两人亲密相对,非雪慕安陵王爷已久,自然不希望站在王爷边的人无点墨,毫无才。”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