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夜枢回来

    听到皇后的话,老皇帝的目光看向诸葛明空,问道:“明丫头,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我和三皇子两人在偏遇到后就去吃烧鸡了,看这是证据。”诸葛明空又将那鸡腿骨头举了起来。

    皇后看了她一眼,道:“你怎么还拿着这鸡骨头?”

    “这是证据,不然有人诬赖我怎么办?”诸葛明空此时才将鸡骨头丢到了地上。

    老皇帝此时脸色极为不好,之前他就和右相的妹妹两人糊里糊涂的在一起,渡过了疯狂的七,今竟然又糊里糊涂的宠幸了皇后的宫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目光望向表冷漠的夜天赐,问道:“天赐,你今怎么会来初雪?刚才又怎么会刚好在这儿?”

    “回禀父皇,母后派人传儿臣在偏候她,儿臣在偏中遇到明空小姐后,受她之邀,便去吃了东西。回来之时,看到母后带着很多人走向偏,出于好奇,便跟了过去。”夜天赐的话完全符合诸葛明空,两人也算是相互做了证人,相互开脱。

    诸葛明空听到他这话立刻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夜天赐看了她一眼,没搭理她。

    “今之事,朕必要彻查,你们该回府都回去吧!”老皇帝的脸色很是不好。

    出了初雪,一道紫色的影便落在她的肩膀上,诸葛明空挠了挠小七的下巴,它倒是很享受抖了抖漂亮至极的毛发。

    亥时时分,诸葛明空才回到了水月阁,一如所料,她的房间中都是人,不过除了盎暖三人,温然和温玉也在里面候着她。

    见她进来,盎暖立刻焦急的问道:“小姐,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发生了一些事,不过与我无关。”诸葛明空笑了笑,随后她看到桌子上的鱼跃龙门,还有一盅汤。

    盎暖顺着她的目光,随后道:“这是安陵王派人刚刚送来了,这还有他的信。”

    诸葛明空接过盎暖手中的信封,打开一看,里面只有四个字——以形补形。她不一笑,打开那汤,果然是红枣猪蹄汤。

    果然是以形补形,她的手破了。

    “你们都吃过了吧!”诸葛明空望着房间中的五人,问道。

    紫鄙视的看了她一眼,道:“你这个好吃鬼,没人和你抢的。”

    “月老做的菜天下难求,我自然想多吃点。”诸葛明空拿起筷子开始吃鱼,不愧是月老,这菜好吃的她都想哭。她很快解决掉一盘鱼跃龙门,又喝了点红枣猪蹄汤,此时她有了饱意,便不吃了。

    “盎暖,明天吩咐他们帮我买猪心,我要炖汤。”诸葛明空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她看向房间中的五个人,脸色愣了下来,问道:“你们这是在等我向你们禀告吗?”

    “属下不敢!”

    五个人立刻单膝跪下,恭敬的说道。

    “那就都下去吧!不管是天下第一庄,还是听雨阁该你们处理的方面处理好就行了。”诸葛明空冷冷的吩咐,随后对着盎暖道:“我要沐浴,给我准备水。”

    “是!”

    洗完澡,诸葛明空擦拭着微微湿了的发走向她的,此时她的上紫狐貂与白狐貂两个正玩耍的高兴。

    “小八,容毓有什么要你给我吗?”

    她的话刚说完,小八便从被子里扒出了一样东西。诸葛明空拿在手上,那是一条淡紫色的发带,又细又长。她愣了一下,立刻明白容毓这是什么意思了。

    躺到上,她拍了拍小七和小八的头,很快的睡了过去。

    第二,诸葛明空又是上三竿才醒了过来。吃过东西,她便去厨房做汤。水月阁现在的人都是听雨阁中的人,他们看到阁主亲自下厨做汤,全部都退避三舍,生怕打扰到诸葛明空。

    红枣猪心汤做好之后,诸葛明空便派人给容毓送去。之后她便没有什么事,准备去镜花楼看书,那是容毓之前在这儿的书阁,似乎暂时不搬回去。

    刚出水月阁,迎面便走来一个穿玄色祥云锦袍的男子,他笑容随意不拘,狭长的眼眸中仿佛云中风景一般,飘渺朦胧。轻扬的嘴角上,笑容不羁放

    “小丫头,本世子回来了。”

    诸葛明空有些惊喜的看着走向她的夜枢,两人很快的走到一起,诸葛明空出拳,容毓出拳与她的拳头碰了一下。

    “你个混蛋,终于回来了啊!”

    “没办法啊,谁让本世子犯错了呢!这次回来只能待到逍遥王大婚过后。”夜枢笑着说道,他抓住诸葛明空的手腕,道:“走,去醉香楼,不醉不归!”

    “走,喝酒去!”

    两人很快到了醉香楼,惯例的呆在天字二号间,小二上了很多酒,诸葛明空便和夜枢喝了起来。

    “我告诉你啊,南山军机营不是人呆的地方,在那儿两个多月了,我快无聊死了。”夜枢一边喝酒一边诉苦。

    “习惯就好,你不也呆了两个月了吗?”

    “问题是,军中真的没乐子啊!”夜枢很是郁闷的说道。

    “要不找个女人陪你吧!刚好顺便把儿子给生了,省得汾阳王爷天天要你娶妻。”诸葛明空笑着给他提议。

    夜枢立刻瞪了她一眼,随后又大口喝了起来:“本世子可不想找个不女人过一辈子,我家那死老头,明明不喜欢我母妃,还是娶了她,你看这辈子可不是毁了吗?”

    “汾阳王爷好像喜欢我娘对吧!”诸葛明空突然想到这事,不一笑,她娘还真是祸害人啊!

    “当年北周的青年才俊,谁不喜欢文侯夫人。不过她最后竟然和文侯在一起了,不得不说,他两在美貌上,有的一拼。”夜枢半开玩笑的说道。

    “的确,我爹那死男人长的很漂亮。”诸葛明空又倒了一碗,喝了起来。

    夜枢看了她一眼,唇角有着温和的笑,他举起碗,道:“干一下。”

    “嗯!”两人的碗碰到一起,随后开始大口的喝起了酒,他们很快喝完了一坛,正准备开第二坛时,外面传来的熟悉的声音。

    “你放开我。”

    这声音是……

    诸葛明空和夜枢同时对视了一眼,随后快速的打开门走了出去。此时醉香楼下方的台上,一个极为漂亮的少女,被一个男人抓住,她想要挣脱,但是却抵不过男人的力气。

    “小娘子,和大爷回去,大爷会让你爽上天的。”那男人想要碰触少女美丽的脸,但是手还未碰到之时,一个碗砸到了他的手上。他立刻大怒,骂道:“哪个兔崽子,竟然敢砸本大爷的手?”

    他的话刚落音,一道白色的影猛然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少女看到那人时,愣了一下:“明妹妹。”

    诸葛明空望着柔泽,心中有着一些愧疚,若不是她,柔泽现在还是高高在上的六公主,哪会被这样的市井之徒欺负。

    那男人看到诸葛明空时愣了一下,随后脸上堆满了笑:“哈哈哈,本大爷今天是走了什么运啊?碰到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漂亮。”

    “你想知道你走了什么运吗?”诸葛明空微微一笑,随后她快速的拿出随携带的匕首。猛然的刺向男人的脖颈,在微微的入时,道:“还不松开她,不想要自己的脑袋了。”

    “是是是!”男人连忙松开柔泽。

    柔泽向后退了几步,碰到一个体,她愣了一下,连忙回头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柔泽,我是夜哥哥,你不用和我道歉的。”夜枢轻轻的拍了拍柔泽的背,温和的道:“没事的,不用害怕。”

    此时,诸葛明空望着男人,唇角有着美丽而妖娆的笑:“你刚才说想要让她爽上天对吧!现在,我就让你爽上天。”

    诸葛明空手中的匕首猛然下落,一道冷光闪过,男人上的凸出的一个部位便被小了下来。落到地上,那部位清清楚楚的映在所有人的眼中。

    “啊……”男人直到自己的那个被割下之后,他才反应过来。疼痛的弯下了腰,他捂住自己被割的地方。“你个小人,竟然敢这样对我!”

    “我都割了,当然敢了。”诸葛明空冷冷的说道,随后她看了夜枢一眼,道:“把你的影卫叫出来,将他给我送到宫中,让荣海好好教他什么叫做人。”

    “好。”夜枢点头,随后便将自己的影卫叫了出来,然后将那痛苦的男人带了出去。

    收起匕首,诸葛明空走到柔泽面前,看着她消瘦了很多的脸,道:“柔泽姐姐,对不起,让你吃了这么多苦。”

    “明妹妹,这与你无关,虽然以前锦衣玉食,但是我比较喜欢现在的生活,自食其力,自在逍遥。”柔泽微微一笑,美丽的脸庞上有着诸葛明空从未见过的安然。

    诸葛明空听她这样,更觉得过意不去,她拉住柔泽的手,道:“柔泽姐姐,你要不要跟我去文侯府,你可以那里自食其力,而且绝对不会有人这样对你,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柔泽愣了一下,要知道自己可是背叛皇室的人,这明妹妹真是欠缺思考。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