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你算什么

    曙司的话中满是不解,他才十四岁,虽然与盎暖定下终生,但是对于这字,他并不是很透彻,只是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

    “或许,只是因为诸葛明空在他心中太重了吧!”

    这句话传到房顶中那人的耳中,心脏的地方剧烈的震动着。她看着此时渐渐落下的夕阳,黑夜到临之前,她想握住那最后一丝的光芒。但是越想握住,流失的越快。最后,似乎什么都没有了。

    安陵王府。

    此时容毓坐在书桌前写着什么,他的面容在夜明珠光之下显得有些苍白,墨玉般的眸子中更是有着一种无法诉说的深沉。

    “咚咚咚……”门外传来敲门声,随后星辰的声音传了进来:“禀王爷,逍遥王爷与月华小姐来了。”

    “让他们进来。”

    房门打开,两人走了进来,凤非天脸上的银白面具此时看起来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冷冽,而月华,她的脸上也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冷漠。

    “容毓,我突然发现十年相识,我完全不了解你。”月华走到书桌之前,手按在他落笔的纸上。盯着容毓墨玉般的双眸,她冷问道:“你到底心里在想些什么?”

    “月华,你都快为人妻了,不该如此急躁的。”容毓温柔的声音依旧,有着一种天地倒塌都不会改变的从容。

    但是看着这样的他,月华倒是更加的生气了。

    “容毓,我不懂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做的事从来都是最正确的。”

    听他的话,凤非天突然笑了起来,他望向容毓道:“设下这样的局,让诸葛明空守在你边,但是却又留下恰好的证据,让我们以及天下第一庄的人发现你,你说你这样做到底是什么?凭你的手段,想要做什么完全不被人发现,这简直是轻而易举,可是你做了之后又故意让我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好,你们只要顾着自己你们大婚之事就好。你们大婚,想必有很多等着看呢。”容毓淡淡的说道。

    “我们之间不需要你心,我们至少相互信任,彼此相,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能两个人一起面对。但是你与诸葛明空之间,可能连喜欢不及,你这样不是要将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前功尽弃吗?”月华拿开手,完全是不可理解。她与容毓相识于年少,十年朋友,可是这个比她大了一岁的少年在想些什么,她从未触及过。

    此时,容毓抬起头,静看着月华,绝美的五官上有着樱花盛开一般的美丽,墨玉的眼眸中华光溢彩,璀璨的令人心惊。

    “月华,谢谢你!我与她之间的事,就让我自己解决吧!”容毓温柔的说道,语言中的柔和令人沉迷。

    月华望着他,片刻后,叹了口气:“也罢,你们之间与我们有太多不同了,只希望她能懂你。”转过,月华走到凤非天面前,拉起他的手:“非天,我们走吧,或许明年回北周之时,一切都会改变的。”

    “嗯!”凤非天点头,他的目光看向容毓,随后道:“容毓,北周形势很是不稳,我将宗政光,月霞,离秋,樱宵风,还有蓝屿送给你,他们几人好歹也是宗政一族当年的佼佼者,跟在你边,对你必有帮助。”

    “多谢!”

    “不用谢我,他们几个对你本就景仰至极,这次我提出到跟着你时,他们五人是主动的。你是他们的新主人,好好的待他们。”

    凤非天说完,便牵着月华离开。房间中又只剩下容毓一人,他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纸上的字,很久都没有说话。

    静,夜静的异常。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容毓的目光望向房梁之上,道:“下来吧,诸葛明空。”

    他的话刚落音,一道紫白相交的影落了下来。诸葛明空站在他的面前,双眸紧紧的望着他道:“我想知道为什么?”

    拿命算计她,他到底是为什么?

    “诸葛明空,我在你心中算什么?”容毓突然这样问她,对于诸葛明空问的问题闭口不答。

    “你……”诸葛明空想要回答他,但是话到口中,自己突然的就迷糊了起来。的确,容毓对她来说到底算什么。她说过要好好相处,试着两人在一起。但是这是在他为她差点死了之后,她做出的决定。她不知道做出这个决定到底是为了报答,还是其他?但是那时,她有着要报答他的理由。

    可是如今,知道这事是容毓一手策划的,她的心突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如果你不知道我算什么,那么我不会告诉你为什么的?”容毓温柔的声音的依旧,但是话语中却有着一丝的冷寒。他继续在纸上写字,并未再理会诸葛明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寂静的房间中只有行笔与两人的呼吸声,此起彼伏,空廖寂寞。

    一刻过后,容毓依旧在写字,而诸葛明空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思考着他所说的问题。他算计她一事,诸葛明空一点都不生气,因为她看着他由死到生,根本生不起来气。只是他的问题,她很迷惘。

    容毓对她来说,到底算什么?

    到底算什么?

    她考虑了大概很长时间,直到子时的更声响起。她走到容毓书桌前,俯而下。容毓有些奇怪的抬头,两个人唇在空气中相触。

    清浅一吻,雪花落唇。

    “容毓,我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你,但是我知道只有你吻我,我不会拒绝,而且还有些高兴,只有面对你时,我会突然的心跳加速。我不懂喜欢,不懂,但是我知道你对我来说是特别的。”诸葛明空极为认真的说道,这想了很久之后的答案。

    紫说的话似乎还在她的耳边回响,他说的对,四年的时候,她想的最多的就是容毓,明明连样子都不知道,但是她却想了他整整四年。

    记恨着的人,思念着的人,或许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转换了份。

    “容毓,我已经说了,该到你告诉我,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听到曙司说这事的时候,我当时就想直接一道雷劈死你算了,你竟然连命都不要做这种事。但是后来听了紫的话,凤非天的话,我连气你都懒得气了。”诸葛明空叹了一口气,有些好笑的说道。

    她的脸和容毓靠的很近,近的可以看清容毓所有的一切。此时,容毓突然站了起来,走到她的面前,伸手将她抱了起来。

    “你干嘛?”诸葛明空有些诧异,随后想起他的伤,道:“举着重物,对你的伤不好。”

    “呵……”容毓温雅的笑声传来,将她放了下来,但是却一直将她搂在怀中。诸葛明空感觉到容毓微凉的体温还有他跳动的心脏,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在她的蔓延开来。

    他还活着,真好。

    “这虚弱的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抱着你,走接下来的路?”容毓的声音有着些许的蓦然,更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哀伤。

    诸葛明空听到他的话,立刻搂住他,紧紧的,似乎想要将他完全的刻入自己的体中。

    “容毓,既然你都知道你瘦的不行了,我明天会给你多做几份红枣猪心汤的。”

    诸葛明空声音刚落,容毓便笑了起来,他松开她,轻轻的敲了敲她的头,道:“按照以形补形来说,多做几份会补坏的。”

    “也对!可是,你瘦成这样怎么补啊?”诸葛明空有些头疼,曙司那药算是保住了他的命,可是长的功效完全没有看出来啊!

    “多段时间就应该可以稍微好点了,这是庄生梦留下的病患,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好的。”

    “那我多做点补品送来给你吧!”诸葛明空说道。

    “诸葛明空,在月华大婚之前,不要来这里找我了。”容毓轻抚着她的发,温柔的说道。

    “为什么?”诸葛明空疑惑。

    容毓又伸手搂住她,温柔的声音在她的耳畔犹如美丽的音乐一般:“外面的谣言闹得这么大,想必是有人刻意做的,你若是再来这儿不就让那人更有机会损坏你的名声。这几你乖乖的呆在文侯府,这事我会尽快查出是谁做的。”

    “可我想你怎么办?”诸葛明空拉了拉他的衣服,道:“我晚上来找你吧!”

    “夜黑风高,容易出事。”容毓笑着说道,随后他松开诸葛明空,带着她走到房间里阁。“小七小八,出来了。”

    容毓的声音落下之后,一白一紫两道影从底下窜了出来。它们快速的窜到容毓脚下,随后竟然爬上了他的体,站在他的肩膀上。诸葛明空看到那两个东西真面目时一愣,是紫狐貂与白狐貂。

    “小七,过来。”容毓一声叫唤,那只紫狐貂走到容毓的胳膊上。他轻轻抚了抚紫狐貂的毛发,道:“小七,你以后跟着她。”

    紫狐貂似乎听懂了容毓的话,猛然的跳到了诸葛明空的肩膀之上,她微微一愣,伸手抚着紫狐貂柔软的毛发:“容毓,你从哪儿弄来的这两个小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