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幕后容毓

    自容毓中箭已经过去了十天,这些子诸葛明空一直住在安陵王府,烟云城中更是谣言满天。都说借着安陵王爷受伤之际,接近安陵王爷,说她不知廉耻一类的,是狐狸精。

    谣言很快的传到安陵王府,星辰他们尽力的想要压下谣言,毕竟他们才是看的最近的人。他们王爷和明空小姐之间,根本说不清到底是谁先靠近谁?也说不清楚两人之间有着什么?王爷为她挡箭,明空小姐寸步不离的守候,两个人之间完全不是言语可以说清楚的。

    虽然星辰他们这样做了,但是诸葛明空扶容毓在府中散步时,还是听到那些谣言。府中的侍卫和婢女虽然在容毓面前对诸葛明空毕恭毕敬,但是心中对她却是异常的轻视。加上外面的谣言,更是看轻诸葛明空。

    虽然她从不在乎谣言,只是这次的谣言与容毓有关。第一时间听到时,她有瞬间的落寞。

    容毓自是知道她的心思,但是却没有说些什么。回到房间时,诸葛明空想到她正在炖东西,就急急忙忙去了厨房,而容毓则是吩咐星辰将管家白老带过来。

    从厨房端着东西,诸葛明空走到房间前,正准备进出时,里面传出了容毓的声音。

    “白老,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我不喜欢下人多嘴多舌,在王府中的谣言,你也在纵容吧!”

    “启禀王爷,老奴的确是有这意,但是这也是为王爷好,明空小姐在王府呆的时候有些久了,若是她要王爷负责,王爷不是要屈尊娶她,老奴只是不想王爷为难。”

    “白老,这样为我着想,容毓倒是有些不懂,你可以看出我为难了?”

    “老奴跟着王爷这些年了,自然也能猜到一些王爷的心思。”

    “白老,到底是老了,既然开始猜测我的心思了,不过我不喜欢别人这样猜测我,白老离家也久了吧!去账房支一万两,回去吧!”容毓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温柔,但是却有着渗人的冰冷。

    “王爷,老奴知错了,老奴再也不敢了。”

    “你虽然知道错了,但我也不想原谅,走吧!”容毓的声音传出,诸葛明空听的真真切切,他这样做的目地也十分清楚,他是为了她才这样做的。

    诸葛明空推门而入,白老刚好准备出去,四目相对的瞬间,她看到白老眼中那不可置信。

    走到桌边,诸葛明空放下东西。她看着容毓,认真的说道:“你不必这样的,这世间之人都知我配不上你。白老,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你这样谦虚,我也不会夸你的。”容毓微微一笑,拉住诸葛明空的手,让她坐在他的对面。“诸葛明空,你还是无礼张狂时比较可。”

    “你的好真奇怪。”诸葛明空将她炖的东西,拿到容毓面前,随后打开:“这是我做的红枣猪心汤,你不是失了了很多血嘛,红枣补血,而且你伤的又是心脏旁边,猪心汤刚好以形补形。”

    “以形补形……”容毓微微的有些诧异,他的目光掠过诸葛明空眼眸的笑意。他拿起一边的勺子,舀了一口汤唇轻轻的抿了一口。“还可以。”

    “那你就多吃点吧!”诸葛明空微微一笑。

    容毓开始喝汤,诸葛明空在一边看着他。果然,容毓的面容这世上找不到第二个可以比之相媲美。温润如玉,淡雅如莲,眉宇清然,五官绝美,似乎氤氲着整个世界的美好。

    “容毓。”

    “嗯!”

    “我准备回家了,再不回去,我们家死男人就得过来抓人了。”

    “你回去了,我的以形补形怎么办?”

    “放心,我会在文侯府炖好后,派人送给你的。”

    “好!”

    “容毓!”

    “嗯!”

    “你都不说话挽留我吗?”

    “留下来。”

    “就三个字,一点都没有求我的意思。”

    “你若想留下来,这三个字已经足够,我知道你心中混乱,还是回去吧!”

    容毓完全将她看透,诸葛明空望着他,随后张开双手:“我要个离别的拥抱。”

    “你都要弃我而去了,还想占我便宜,想得美。”容毓继续喝汤,完全不理会诸葛明空的要求。

    诸葛明空瞪了他一眼,站起来准备离开。目光望着容毓,他优雅的喝汤,整个人就像是一个不属于尘世的天神一般,可惜这个天神有时候完全不搭理她。诸葛明空走到他后,双手抱住他的脖颈。

    “吃饭的时候记得多吃一碗,你实在太瘦了。”

    “好!”容毓的手轻轻的附在诸葛明空手背上。“晚上睡觉不要踢被子了,会冻着的。”

    “好,我走了。”诸葛明空微微的一笑,随后走出了容毓的房间。

    在这儿呆了十天,如今要走,她还真的有些舍不得。路上的时候,街上的百姓完全是斜视着看她。回到文侯府的时候,连府前的守卫看着她的目光都不一样,一副轻视的样子。

    诸葛明空此时连骂都不想骂了,她快速的回到水月阁,瘫在了软榻上。

    “小透,你最近好出名啊!整个烟云城都在说你。”一里白外红的曙司,坐在她房间的窗户上,看着她的目光中,完全的笑意。

    而紫现在走向了她,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双眸紧紧的看着她:“狐狸精要都长你这样,这世界上不成了狐狸精的天下了。”

    “你们两个倒是闲的啊,最近没事干就去酒楼听八卦,小姐好不容易回来了,你们两还在这儿说,是不是非要我把你们的嘴封起来。”盎暖打掉紫的手,随后将茶递给诸葛明空。“不过小姐,你最近倒真是风头太盛了。”

    “沾了容毓的光而已。”诸葛明空接过盎暖的茶,喝了下去,随后她看着他们三个道:“我决定和容毓在一起了。”

    “我们猜到了。”紫坐到软榻上,目光盯着诸葛明空,道:“任谁当看了你对他的态度就能想到这点,那要死要活的样,跟十辈子没见过男人一样。”

    “不过小透,你与安陵王并不适合。”曙司的目光看向窗外,眼底有着不为人知的幽深。

    曙司的话让诸葛明空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她将茶杯放在矮桌上,手玩弄着杯盖,道:“我想知道曙司你这样说的理由是什么?”

    “他太聪明,他算计你,而你希望的逍遥,他并不能给你。”曙司很直接的说道。

    “他就是那样的人,我既然决定了,就会接受。至于我想要的自在逍遥,他答应会了我。”诸葛明空微微一笑,脑中回想起容毓的脸,眼眸中竟然有着一丝微微的幸福。

    “可是他……”曙司还未说完,盎暖便开口打断了他。

    “曙司,紫,你们都回房吧!小姐这几照顾安陵王想必也很累了,就让她好好休息吧!”

    “好,我先回去了。”紫首先离开,并未再说什么。

    “可……”曙司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盎暖一个眼色给制止了。他有些生气的从窗户上下来,摔门而去。

    “曙司到底生什么气?”诸葛明空有些不解。

    盎暖望了门一眼,道:“他小孩子脾气,你不是不知道。现在,小姐你只要好好睡一觉便好。”

    “嗯,我也累了。”诸葛明空闭上眼睛,盎暖从上报来被子盖在她的上。望着诸葛明空疲惫的睡脸,她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从房间中走了出去。

    此时本来熟睡的诸葛明空睁开了眼睛,随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盎暖房间,此时曙司正生气的锤着桌子,盎暖坐在坐在一边劝他,而紫则靠在墙边,沉默不语。

    “暖暖,你为什么刚才阻止我说下去?”曙司突然看着盎暖,眼眸中有着巨大的疑惑。

    盎暖看着他,脸色微冷:“你说这事做什么,小姐已经够烦了,你难道不知道小姐虽然表面不说,心中对那些谣言还是芥蒂的吗?这事若被小姐知道,那小姐不就是知道她自己像是傻子一样被人这么耍来耍去吗?”

    “可是,也不能任凭小透被骗下去啊!”曙司虽然觉得盎暖的话有道理,但是却因此有些矛盾起来。

    “这事,我们先瞒着,等这谣言风波过去再告诉小姐。”

    此时紫缓缓的走到桌边,看着两人道:“这件事,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管比较好。”

    “为什么?”曙司不解。

    “那人用命在赌,目的就是我们的庄主大人,曙司你也应该知道,他能活着纯属运气。他做的如此决绝,我们有什么资格在一边评头论足。”

    “况且,我们的庄主大人从四年前安陵王休她那天开始,她就对安陵王一直记恨。但是这四年的记恨,安陵王在她的心中早就有了位置,但是这位置最终到底是怨还是,我们不是她根本说不出来。所以这事,我们沉默不管最好。”紫的话让曙司和盎暖都愣了一下,他说的极其正确。

    “但是,这次行刺事件的幕后黑手竟然是中箭之人,你说他为了算计小透,怎么连命都敢拿来赌?”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