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我要追你

    就如曙司所说,第二容毓便发起了高烧。诸葛明在他边守了一天一夜,他体的温度才慢慢的降了下去。那时候她瞬间松了一口气,接着就趴在边睡着了。

    星辰他们端着饭菜进来的之时,便看到诸葛明空抓住容毓的手熟睡,两个人之间平缓安静,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安逸祥和。

    这一觉诸葛明空睡了很长时间,她感觉来这个世界似乎从来这么累过。在睡梦中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轻触着她的脸,温柔,微凉,还有一丝说不出道不明的东西。

    上突然什么东西压住,诸葛明空顿时从梦中惊醒。

    瞬间,她对上一双墨玉般的眸子,浓深幽静,但是里面却有着琉璃一般的光彩,华光溢彩,璀璨绚烂,仿佛星辰落到这双眼眸中。

    整个星空的美。

    “我从来不知道你竟然有睡别人边的习惯。”樱花一般的唇微微的发出声音,温柔的犹如微风一般的声音。

    “容毓……”诸葛明空呆呆的看着他如玉的脸庞,有些失神的叫道。

    “嗯!”

    “容毓……”

    “嗯!”

    “容毓……”

    “嗯!”

    “容毓……”

    “嗯!”

    “容毓,容毓,容毓……”

    “嗯,嗯,嗯……”

    “容……”诸葛明空还想再叫,但是容毓的手指挡在她的唇上。

    “你放心,我还活着。”他温声说道,短短的一句话似乎在抚平诸葛明空心中那恐怖的不安。

    “那你给我咬下,看你疼不疼?”诸葛明空抓住容毓的手,狠狠的咬下去。但是容毓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顿时诸葛明空瘪起了嘴,道:“我就知道是梦,容毓,我这几天都被你烦死了,做个梦你还来烦我,你到底是想怎么样啊?”

    听了诸葛明空的话,容毓不笑了起来,他伸手捏了下诸葛明空的脸道:“有感觉没?”

    “有。”

    “所以,这不是梦,我的确还活着,就在你的面前。”容毓温柔的说道。

    诸葛明空有些不相信,她伸手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当淡淡的疼痛传来时,她立刻抬眸望着容毓,片刻后,猛然的伸手抱住他的脖颈。

    “我就知道老天不会收你这个黑心的家伙去算计自己的,我就知道……”

    “诸葛明空,我现在是伤者,你不能看我无力反抗就占我便宜啊!”容毓玩笑的声音传了过来,但是手还是抱住了诸葛明空。手触到她此时短了很多的头发,可惜的说道:“你的头发,真是可惜了。”

    “不可惜,能那么整惠文,我还是打心眼里高兴的,真的,真的特别高兴。”诸葛明空很是欢快的说道,现在容毓醒了,她自然高兴了。

    她的话让容毓有些无奈,他轻抚着她的发,温柔的说道:“你可别树敌太多了,这也不好。”

    “放心吧!我有活下去的能力,绝对不会随随便便被人杀掉的。”诸葛明空松开容毓,随后,她快速的走到外面,对着一直守在外面的星辰四兄弟以及容炤,道:“容毓醒了。”

    立刻,他们五个就进到了房间中,而诸葛明空则是去了厨房,将一直着的皮蛋瘦粥给端了过来,这是她做的,味道她很有自信。

    回到房间时,星辰他们已经在外面守着,而容炤不知道去了哪里。诸葛明空坐到边,舀了一口粥,喂容毓。

    “你做的?”容毓看了诸葛明空一眼,似乎有些疑惑:“能吃吗?”

    “容毓!”诸葛明空提高了一声,他立刻张嘴吃了下去。

    很快,容毓便将一碗粥给吃了下去,此是诸葛明空拿出曙司的药放到他的嘴边。容毓看了她一眼,张口将药吃了下去。

    “那是什么?”容毓声音温和的问道。

    “毒药。” 诸葛明空回答一如他的回答。

    听了这两字,容毓不轻笑了一声,墨玉的眼眸温柔的看着诸葛明空。她亦是看着他,四目相对,片刻后诸葛明空站了起来,快速的到了房间外面。

    “啊……”容毓在外面就听到诸葛明空那一声恐怖的叫,他眼眸中划过一丝的诧异,不知道她到底是在干嘛?

    叫声停止之后,诸葛明空又进了房间中,她坐到边,看着容毓,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后,双手拍在脸上。

    “啊……”诸葛明空有些纠结的呢喃。

    容毓不知道她这到底是怎么了,只是静静的看着她,静静的笑着。

    大概过了一刻,诸葛明空似乎是纠结好了,她看着容毓,莹亮的双眸中透着一丝的坚定。

    “容毓,这几天你昏迷,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什么?”

    “你的浮梦早已经不在了,你也说过你会去别人,既然如此,你就我吧!”诸葛明空看着他,说的很直接,也很坚定。

    容毓似乎是没有料到她会说这个,浓黑的双眸中尽是诧异。眼底幽深至极,似乎有着一种别人从未探寻过的东西。

    “一个不顾生死这样救我的男人,我是绝对不会放弃。容毓,从今天开始,我要追你。”诸葛明空的眼眸中有着一丝的坚定,而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发芽。

    “你的意思是以相许。”容毓淡淡的说道。

    “错。”诸葛明空摇头,开始给容毓解释什么叫我要追你。“其实吧,具体应该是这么说,就是我们先相处,看看能不能互相喜欢上。当然,这其中我可能会一系列主动,那时候你不许笑我,不许拒绝,不许忽视。”

    容毓听了她话,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放大了,他的声音温柔中夹杂着些许的宠溺:“我怎么觉得你这话中有点的强迫的意味?”

    “就是强迫。”诸葛明空很直接的承认了。

    容毓看着她,墨玉的眼眸中此时幽深的异常。诸葛明空看着他沉默,心不的揪了起来,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看到却得不到。

    “诸葛明空,你说这话,是不是有和我定终生的想法?”容毓温柔的开口,双眸极为认真的看着她。

    “嗯,你要是想,我现在就嫁过来。”诸葛明空点头。

    “你还未及笄,要是嫁过来的话,别人不是要说我容毓喜欢娈童。”

    “你觉得我哪里看起来像娈童?”诸葛明空问容毓。

    容毓上下看了她一眼,随后幽幽的道:“岁数。”

    “这不算。”诸葛明空提高声音抗议。

    随后,诸葛明空看着容毓,再一次认真的问道:“我要追你,答应吗?”

    “好。”

    一听他答应,诸葛明空立刻笑了起来,微眯的双眸像是两轮月牙一样,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灵动。随后她突然想起一事,道:“以后,你不许想浮梦,我的男人只能有我一个。”

    “那要看你魅力有没有浮梦大。”容毓温柔的笑着。

    诸葛明空一听这话,立刻不高兴了,她使劲的拧着容毓手背上的泄气。容毓也不阻止,就这么纵容着她。

    很快诸葛明空松手,气似乎也消了。她伸手轻轻的附在容毓的伤口上,道:“这里很疼吧!”

    “不疼!”容毓轻柔的说道,平淡的语气完全听不出来绪。

    “不许骗我,都把你刺穿了能不疼吗?”

    “和庄生梦四年的疼痛相比,这疼痛几乎感觉不到。”容毓握住她的手,随后温柔的笑道:“我睡的太久了,现在睡不着了,你跟我说话吧!”

    “算了,说话还得找话题,我给你讲故事吧!名字叫《名侦探柯南》。”诸葛明空说道,当年就是因为听了天空之城,她迷上了动漫,没任务要卧底时她就呆在宿舍看动漫,连她自己都有些不相信。一个间谍,一个动漫迷。

    “好,你说吧!”容毓点头。

    随后,诸葛明空开始讲起了在21世界那部连载了十多年的动漫,记得当时她死的时候还想过柯南啥时候能长大呢!

    “真相只有一个。”诸葛明空说出柯南那句经典的话,随后看着容毓问道:“你说凶手是

    谁?是优子,是洋子,还是山岸?”

    此时容毓微低着头,似乎是在思考,片刻后,道:“应该是滕江本人吧!他想嫁祸给洋子。”

    “你太可怕了。”诸葛明空听到他说出了正确答案,立刻说出了心声。

    “这很简单啊!人被从后捅了一刀,手上是拽不到头发的。加上地上的印记,那些融化的冰,很容易能够想到这个。”容毓淡淡的说道。

    “得了,要是像你说的那么简单,那全世界不都是柯南了。”诸葛明空笑了一下,随后她将被子往容毓上盖了盖。“也不早了,你要不要先睡了?”

    “一起睡吧!星辰刚告诉我,你这几天都没有睡好。”容毓淡淡的说了声,语气极为的平常。

    诸葛明空有些诧异的看着他,随后点头。

    “好!”

    她小心的将容毓往里面移了移,随后躺到了窗外面。一沾到枕头,诸葛明空就感觉到一股困意。她闭上眼睛,淡淡的说道。

    “晚安,容毓!”

    “晚安!”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