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断发还她

    诸葛明空听了老皇帝的话,随后目光看向惠文,嘴角有着一丝不屑的笑:“慧文姐姐,倒真是只断了头发没有伤到嘴巴,转眼倒来告状了。”

    她话中的讽刺,惠文听得明明白白,她目光直视诸葛明空,说的很是理直气壮:“本公主只是希望求父皇给个公道。”

    “明丫头,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惠文?”老皇帝看着很诸葛明空问道。

    诸葛明看了惠文一眼,随后道:“你是不是想我还你公道?”

    “是的,你是对本公主所做之事太过放肆。”

    “那你等一会,我先讨回我的公道再说。我自己都没有讨回公道,我凭什么还你公道?既然如此,你还是等我讨回公道之后,再来还你的公道。”诸葛明空说出一大串像绕口令一样的话。

    惠文愣了一下:“什么?”

    “这都听不懂,傻!”诸葛明空鄙视的看了惠文一眼,随后道:“简单来说,就是你先一边呆着去。”

    “明空小姐,真是口齿伶俐。”云景听着她的话,微微的笑道。

    诸葛明空斜眼看他,认真的说道道:“你现在夸我迟了,我不会放过你的。”她目光看向坐在上方龙椅上的老皇帝,表突然变得委屈无比,她微微的低下头,轻轻的啜泣道:“皇帝姨父,云太子不是人,他竟然对明空……”

    她突然的转变让满朝大臣愣了一下,她的话也让所有人乱猜起来。莫不是,这云太子将明空小姐怎么样了?

    看来,这云太子的眼光。

    真是,不咋的。

    “明丫头,你仔细说来,你是不是和云太子已经……”老皇帝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是所有的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此时,诸葛明空没有说话。所有人都立刻认为,她是默认了。

    见此,老皇帝的眼眸中立刻闪过一丝的怒意,他看着云景,冷声问道:“云太子,此事你想要怎么解决?”

    云景唇角上依旧是那般邪佞的笑,但是眼眸中却有了淡淡的无奈。这诸葛明空,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云景此时无话可说,明空小姐想要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吧!毕竟是云景对不起她!”云景淡淡的说道,话语中似乎有着一丝的愧疚。他看着低头啜泣的诸葛明空,道:“你想要什么都行,只是别在这儿给本太子抹黑了,本太子可是天下女子的心上人,不会为了一棵树放弃一颗森林的。”

    “你扯吧!天下女子喜欢容毓凤非天是很多,你顶多是个风流太子,而且喜欢偷看别人睡觉,还我看宫图,天知道我纯洁的心灵受到了多大的伤害。”诸葛明空抬起头,眼眸中有一丝的水雾,她挤了半天都没有挤出来一滴泪,真是失败失败啊!

    “明明本太子只是问你姿势怎么样?是你自己在那儿说不够大的。”云景幽幽的说道,俊美无双的脸上有着笑意。

    他的话刚说完,诸葛明空立刻对着老皇帝,道:“皇帝姨父你看,他竟然对我一个未及笄的姑娘说这样的话,我的清白啊!”

    “你的清白和本太子没关系,你别抹黑本太子了。”云景淡淡的说了句,随后他对着老皇帝道:“此时是云景的错,本来以为明空小姐是北周第一美女,所以有些好奇她的睡姿。可是看到之后,云景深深的受到了打击,真是太粗鲁了。”

    “不过这事总的来说是云景不对,希望皇上给予云景适当的惩罚,以儆效尤。”云景极为有礼的说话,话语中带着一丝说不出来的恳切,让人有些无法再怪罪于他。

    老皇帝看了他一眼,随后问诸葛明空:“明丫头,既然云太子都向你认错了,那这事就这么解决吧!毕竟你们两人没发生什么,也就没有多大的事了。”

    “既然皇帝姨父都开口了,明空就不为难云太子了。”诸葛明空同意。“不过,刚才睡醒被云太子吓的我砸了水月阁,云太子至少得给我二十万两重建水月阁吧!”

    “这就是你的目的。”云景有些痛心疾首的看着诸葛明空,眼眸中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失望。这让太极的大臣,愣了一下,莫不是这云太子针对这闻名北周的明空小姐有意思。

    但是很快,云景说出的话,就打破了他们的幻想。果然,这个世界上敢喜欢这位明空小姐的人不存在。

    “据说夜太子送了你两百本宫图,你都送给本太子吧!本太子想深入研究一下,为以后和本太子的太子妃夫妻生活添加乐趣。”云景是这么说的。

    诸葛明空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随后点头:“好,你先给银票。”

    “你先松开本太子。”云景说了声,毕竟被绑着的感觉不好。

    “好。”诸葛明空给云景松开了缰绳,随后直接将手伸到他面前,道:“二十万两。”

    云景扫了她一眼,嘴角有着一丝笑,随后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放到诸葛明空手中。

    “多了不用谢我。”

    “你想多了。”诸葛明空开始数银票,一张张的银票差点闪瞎了她的眼。不多不少,刚好二十一万两。

    收起银票,此时诸葛明空转,面对着惠文道:“好,我讨回公道了,现在我还你公道,你想要我怎么做?慧文姐姐。”

    诸葛明空的直接,让惠文着实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她的目光有些不自觉的看向诸葛明空后不远处的容毓,白衣的少年在太极中,沉默的犹如一朵在深夜中绽放的天山雪莲,带着极致的美丽,以及极致的妖艶。

    清秀芙蓉妒,为谁倾一笑。

    “明妹妹,有句话叫做杀人偿命,明妹妹断惠文之发,那么便断发还我吧!”惠文淡淡的说道,此时她也不必假装什么温柔娴淑的样子了。

    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嫁给那个雪莲般的少年了,不可能了。

    想到这儿,惠文突然心痛不已,心脏的地方仿佛被无数把利刃狠狠的刺着,也痛着。

    或许,这就是她的命吧!

    一目落相思,一错百年

    不过,就算她不能嫁给容毓,也不会让诸葛明空和容毓有一丝可能。这样粗俗不堪的女人,怎么能配得上冠绝天下的容毓。

    不能,绝对不能!

    看着惠文眼眸中划过的一丝恨意,其中恨交缠,诸葛明空已经能想到七七八八,她突然觉得惠文又有些可怜。不过吧,她只是一时同,对于一个一直看不惯自己,一直不想放过自己的人,同不必要,不然伤的可会是自己啊!

    “皇帝姨父,惠文既然想要我断发还她公道,那么我就还她公道。不过吧,我不想惠文动手,让容毓帮我吧!毕竟在这朝堂中,我就和他熟悉些。”诸葛明空目光看向一直在一边看戏的容毓,她走到他的面前,转过背对着他。拿掉挽发的玉簪,她伸到后背,指了个位置。

    “容毓,大概剪到这儿。”

    “你还真是会使唤人。”容毓微微一笑,白玉一般漂亮的手抚上诸葛明空柔软的青丝。“有些可惜,这头发很是漂亮。”

    “那当然,头发也得看人,不想想这是谁的头发。”诸葛明空一听容毓夸她,立刻得意的说道。

    听着她的话,容毓不一笑,有些宠溺的敲了敲她的头:“你什么时候能正经点?不然你真的嫁不出去了。”

    “嫁不出去,我就嫁你,你敢不要我,我就再一次烧了你的王府。”诸葛明空说着这话的时候,目光是看着惠文的。

    惠文一听她这话,立刻握紧双拳,指甲都嵌入了中。

    容毓很是无意的看了惠文一眼,不一笑,她果然是眦睚必报。

    “等你学会写容毓两字,我便娶你。”容毓温柔的说道,随后他对着侍候的小太监道:“麻烦拿一把剪刀过来。”

    “是是!”那小太监听到容毓如此有礼,立刻转跑去拿剪刀。他很快跑了回来,将剪刀奉向容毓。

    “多谢。”容毓微微的笑了笑,随后他对着诸葛明空道:“我剪了。”

    “好。”诸葛明空倒是丝毫不在意,长发短发对她来说都无所谓。

    此时,太极静的异常,唯一的声音就是剪发的声音。容毓温润如玉,淡雅如莲,而诸葛明空绝色倾城,轻狂随意,两个人此时站在一起的画面,就像是如花美眷停留在似水年华前,美的不真实。

    “好了。”容毓淡淡的说了声。

    诸葛明空回头,看着他手中那几乎有她一般长短的头发,唇角中有了一丝的笑意。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现在头发的长短,随后夺过容毓手中的剪刀,从他手中握着的青丝中剪了一段。

    转过,她看着惠文,披散着的青丝此时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有种说不出来的邪气和媚气。“好,我已经还惠文你公道了,现在该我实施报复的时候了。”

    诸葛明空话刚落音,人猛然的到了惠文面前,她抓住惠文的手,随后她刚剪下来的头发塞向了惠文口中。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