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朝堂问罪

    第二寅时时分,大臣们已经在北周上朝的太极外等候,此时荣海穿皇宫总管的衣服,站在百官面前道:“皇上临朝,百官觐见。”

    顿时,大臣们表严谨起来,依照官阶品级排好,文武大臣分开,随后依次走向太极。此时皇上未到,众大臣站好之后,皇上便坐着龙辇到了。进了太和,坐到龙椅上,荣海高声道:“皇上临朝,百官见驾。”

    群臣立刻齐刷刷的跪下叩首,口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高坐在龙椅上的老皇帝看了看下面的大臣,右边许久未上朝的容毓今竟然也在,不过他只是微微的低下头,与下跪的文武百官完全不同。老皇帝倒是丝毫不在意,容毓能来上朝了,说明他的病应该算是好了七八分,这样的话,他北周又多一名栋梁之才。

    “众卿平!”

    “谢皇上!”群臣谢恩,起。接着荣海又高深说道:“有本启奏,无本退朝!”

    荣海话刚说完,右边大臣前方有一人站了出来。

    “臣有事启奏皇上。”

    老黄帝看着右相公子离,说道:“右相有何事只管道来。”

    公子离抬头,幽静的双眸望着老皇帝,一张俊美的脸上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沉静气质。

    “臣启奏这事时,需要请一人进,她现在就在太极外等候。”

    “好,那就传进来觐见。”

    很快,一道白色的影走了进来,少女相貌姣好,一双盈盈水眸透着一种弱质芊芊的气质。她走到公子离边,对着老皇帝行礼:“儿臣惠文,参见父皇!”

    看着惠文进,老皇帝的心中有一丝的疑惑,他看着公子离道:“右相要说何事,竟然将北周长公主都牵扯了进来。若是没有多大的事,右相应该知道,自古女眷不如朝堂之上。”

    “父皇,是儿臣求右相带儿臣来的,儿臣希望在朝堂上求父皇给儿臣一个公道。”惠文恳求的看着老皇帝。

    “出了什么事?竟然要惠文你在朝堂解决。”老皇帝此时倒是有了兴趣。

    惠文看着老皇帝,随后转,将背对着老皇帝。

    “父皇,明空妹妹昨当街断儿臣发,体发肤,受之父母,她这样做不是也是对父皇的不敬。明空妹妹一向无礼,目中无人,但是此番之事做的太过了。”

    惠文的话让老皇帝一愣,他看着惠文那只及腰上的发,眼眸中有着一丝的怒气。毕竟女子断发之事非同小可,而且惠文还是长公主,诸葛明空这样做是不把皇家颜面放在眼里,不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荣海去把明丫头给朕带来,朕想看看她到底怎么想的?竟然断发于公主。”

    “是!”

    此时,诸葛明空还在睡梦中。她翻了翻,眼睛微微的睁开。眼前有着一种俊美至极的男人脸庞,狡黠的眼眸中有着说不出来的邪气,微扬的唇角更是透着疏狂与傲然。

    “我数到三,你要是还在我房间,杀了你。”诸葛明空看着云景,幽幽的说道。

    “本太子不过是来欣赏北周第一美女睡姿的,对你这人倒是没有多大兴趣。”云景淡淡的说道,他望着诸葛明空踢翻的被子,唇角有着很愉快的笑:“不过说真的,你的睡姿,真心丑。”

    “云景,杀了你!”诸葛明空一下子从上跳下来,拿起一边的花瓶就开始砸。云景有瞬间的迟疑,不过还是避过了和花瓶亲密接触的机会。随后诸葛明空又拿起房间里的其他东西,毫不留的向云景砸了过去。

    两个人的动静太大,水月阁的人都被惊醒。盎暖与温然温玉两姐妹快速的进到诸葛明空房间,就看到诸葛明空拿着凳子追着云景。

    “盎暖,给我抓住这个流氓。”诸葛明空立刻吩咐盎暖,只见她步法诡异的移动到云景的旁边,随后以一种很诡异的点手法,将云景的道点住。

    立刻,云景定格在原地,他看着盎暖有些诧异:“这是十八路轩辕点法,你怎么会的?”

    “偷师的,我只会其中一路。”盎暖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此时诸葛明空拿着凳子,走进云景,一双浓黑的眼眸直直的盯着云景,随后她看了看外面还未亮起的天,道:“今,本小姐要绑邻国太子上太极。”

    诸葛明空很快的换好衣服,随后从盎暖手中拿出绑着云景的绳子,踹了他股一下,道:“还不走,想要我用我的追影拖着你在地上走吗?”

    “女孩要温柔。”云景一边走,一边对着诸葛明空说教。

    “我温不温柔关你事。”诸葛明说着一脚又踹了过去,不过被云景子一斜,错了过去。

    “女孩不要乱说粗话,要温柔。”

    “关你事。”

    “说了要温柔了。”

    “说了关你事了。”

    “诸葛明空,你再不温柔点,你就没人要了。”

    “关你事。”

    两人就这样一路‘关你事’走到了皇宫前,刚准备进去,里面荣海便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他看见诸葛明空,立刻急切的说道:“明空小姐,您实在太顽皮了,您将长公主断发,她现在告到皇上面前了,老奴奉命带您上太极。”

    这边荣海急急忙忙,一脸担忧,这边诸葛明空表淡然,丝毫不受影响。

    “诸葛明空,看来你自己也是灾难临头啊!”云景斜视着她,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关你事。”诸葛明空一脚又踹到云景的股上,随后她一拉绳子道:“凡事都有解决的方法,我们两的事先处理掉,我再去处理惠文那事,那死丫头,烦死了。”

    “明空小姐,谨言慎言啊!”荣海一听诸葛明空的话,立刻双眉蹙起,在一边提醒。

    “荣海,放心吧!惠文姐姐的事,要解决并不难,我不会有事的。”诸葛明空对着荣海微微一笑,虽然他是个太监,不过对她当真是极好的。

    听她如此说话,荣海像是松了口气,点头:“那就好,明空小姐,请随老奴去太极吧!”

    “好!”诸葛明空回答,随后她拽着云景的绳子道:“还不快走,云太子。”

    “上就上,本太子还怕你啊!本太子的风流之名天下尽知,何况本太子又没有对你做什么?”云景这下倒是走在了诸葛明空前头,和刚才被诸葛明空拽来的场面完全相反。

    “这难道是后秦云景云太子?”荣海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妖邪俊美的少年。

    “是,本太子现在被这个嫁不出去的丫头,绑上你们的朝堂了。”云景对着荣海微微一笑,尊贵和优雅尽显。

    诸葛明空听了他话后,又一脚踹了上去,道:“你再说我嫁不出去,我就把你送去当军。”

    “又不温柔,又喜欢揍人,你嫁出去才怪呢!”云景完全不受诸葛明空的威胁。

    诸葛明空正想再踹一脚的时候,荣海连忙拦住她:“明空小姐,你怎么能这样大胆啊?你若得罪了云太子,这不是会影响北周与后秦两国之间吗?”

    “对,你快放开本太子,不然本太子绝对会出兵犯你北地。”云景极为认真的看着诸葛明空,说道。

    诸葛明空斜眼瞟了他一眼,道:“所以,你的意思是做错事不要认错,你这太子当的这样滥用私权,我当真是佩服十分啊!”

    她的一句话让云景噎住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她。

    此时,他们三人已经到了太极前,清晨的阳光从对东方之巅升起,缓缓的,开始照耀整个大地。

    “明空小姐,云太子,老奴先进去禀告!”荣海先他们一步进了太极,随后便听到传唤他们的声音。

    此时,云景看了看诸葛明空,道:“诸葛明空,你若真带本太子进去了,你也绝对不会好过的,还不如放了本太子,先解决自己的问题。”

    “别废话。”诸葛明空瞪了容毓一眼,随后拽着绳子,将他抓进了太极

    本来满朝文武大臣是等着看诸葛文候之女进来时的窘态,可是却没有想到她手纸缰绳,拽着一个俊美无双的少年。

    而诸葛明空一缕金百蝶雪缎群,衣裙上的绣着的蝴蝶,此时仿佛像是展翅飞一般,姿态风华万千。而她仿佛是百蝶围绕的唯一花朵,美丽而张狂,妖艶而灿烂。

    而进了太极,云景虽然被绑着,却十分优雅的向前走, 两人走到老皇帝面前。老皇帝诧异看着进来的两个人,问道:“明丫头,你和云太子这是做什么?”

    “他来认错的。”诸葛明空淡淡的说道。

    “认什么错?”老皇帝倒是很有兴趣。

    而惠文看到老皇帝此时并立即未向诸葛明空问罪,立刻弯腰对着老皇帝,恳求道:“父皇明鉴,明妹妹已来,请父皇为儿臣做主。”

    老皇帝这才想起惠文之事,他看着诸葛明空,问道:“ 明丫头,惠文的头发是不是你弄断的?为何要如此?”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