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还债云景

    到了汾阳王府,门口的侍卫才告诉她,夜枢上午就回了南山军机营。诸葛明空听到这话,第一时间就是她的水晶肘子怎么办?

    不过,他走了,也没有办法。诸葛明空拿着水晶肘子,准备回府了。

    刚进文侯府,风叔便迎了过来。

    “小姐,后秦云太子在正厅中等您。”

    “云景?”诸葛明空有些诧异,这男人怎么还不回后秦?不过既然来了,也没有不见之理。她快速的走到正厅,便看到一红白衣服的云景。

    他随意的坐在椅子上,手拿着瓷杯优雅的饮茶。俊美的五官依旧是一股邪佞之气,墨色的长发此时只是在最上方束起一个马尾,其他三千发丝都是那样随意而凌乱的披散。额上的有些散发,但是却为他添就了一种疏狂韵味。

    手腕之上依旧是被一节金制护腕包裹,整个人俊逸洒脱,俊秀非凡。站在一边奉茶的婢女,一边偷偷的看他一边在脸红。而正厅外,文侯府的婢女一个个的都在一边偷看着。

    “云太子,到我家来勾引人的吗?”诸葛明空慢慢的走进正厅,看了看周围的婢女,道:“都下去吧,云太子这人可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周围的婢女立刻离开,但是都依依不舍的看着云景。而他则是对着离开的婢女妖娆的笑着招手,那些婢女更加的脸红了。

    “收起你那 样,你会坏了我文侯府的家风的。”诸葛明空瞪着云景,说道。

    云景手支撑着额头,墨发倾斜,姿态慵懒至极。他望着诸葛明空,邪气的笑着:“那是本太子魅力大,要是真这样坏了你文侯府的家风,那么也是你文侯府家风不正。”

    一听云景的话,诸葛明空立刻拿起桌上放置的茶杯扔了过去。

    “云景,你个人品不好的,别侮辱文侯府。”

    “实话实说而已。”云景一脸无辜的躲过杯子的袭击,随后他笑了笑道:“本太子的宫图了。”

    “啊?”诸葛明空愣了一下。

    “你不是说过那二十本宫图换本太子手中的上霞云龙玉佩吗?别说你忘了,本太子会咬人的。”云景的话语有些许的玩笑。

    一听他话,诸葛明空立刻鄙视了他一番,她看着旁边的盎暖,道:“盎暖,去你从太子送我那宫图中挑二十本出来。”

    “是!”盎暖从正厅中出去。

    云景望着盎暖曼妙的背影,随后目光移向诸葛明空道:“你的婢女卖给本世子好不好?本世子出十万两。”

    “你不是没钱吗?买女人就有钱啊!”诸葛明空再一杯子砸了过去,这个败国的家伙,感钱都用在女人上了。

    云景再次躲过诸葛明空的袭击,他邪佞的笑着,眉宇间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笑傲洒脱:“明空小姐,难道不知道男人生来就是要征服女人的吗?别这样生气啊!”

    “你征服女人的主意打到我的婢女上,我能不生气吗?你要找女人,烟云城的大家闺秀比比皆是,你要是敢打盎暖的主意,我保证一个时辰后,你就会中一种再也不能在上征服女人的毒。你要是不信你可以试试,不过你以后碰不了女人,不要怪我啊!”诸葛明空很是悠然的说道,也算是给云景做个提醒吧!

    毕竟他也是后秦未来的皇帝,要是正因为欺负了盎暖,而被曙司变得不能人道了,这对后秦来说也算是祸事。不过吧,对女人来说就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了。

    “你的婢女,难道有什么后台?”云景看样子倒是没有什么害怕,反而很有兴趣起来。

    诸葛明空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没啥后台,不过她的未婚夫是个喜欢用毒的。”

    “有男人了,切,本太子不要了。”云景撇撇嘴,随后拿起桌子上的茶喝了起来。

    此时,盎暖从外面走进来,精致的小脸上微微有着些许红晕,手中抱着一个包袱。

    “云太子,我的上霞云龙玉佩可以给我了吧!”诸葛明空将盎暖手中的包袱放到云景作为旁边的桌上,打开一看,里面全是夫妻生活经典书作。

    云景随手从里面拿过一本,然后开始看起来。他突然将书对着诸葛明空,道:“你看着姿势怎么样?”

    诸葛明空看了一眼书中内容,一个女人光着体坐在桌子上,男人光着子站在地上,体的某个部位进入了女子的体中。

    “不怎么样?这男人东西太小。”诸葛明空淡淡的回答,丝毫没有不好意思,而一边的盎暖虽然站在那里不动,脸早已经染上了一丝的红晕。

    诸葛明空的这反应让云景愣了一下,眼眸中满是诧异。诸葛明空望着他的表,不有些好笑,她好歹是21世纪的人,没做过是不假,但是这样的活宫看过很多。训练的时候,还有很多次大家一起看呢!

    “那么这个呢?”云景再次翻到一页,询问诸葛明空。

    她瞟了一眼,道:“被天席地做这事,不怕天打雷劈啊!对了,我的上霞云龙玉佩。”

    “不在本太子这儿。”云景合上宫图,笑着回答。

    “那在哪儿?”

    “容毓那儿,本太子在北周的子都是住在容毓的王府,所以你的玉佩本太子给了容毓当住宿的费用了。”云景笑的异常灿烂,雪白的牙差点闪瞎了诸葛明空的眼睛。

    她顺手抓起桌上的宫图,向云景的头给砸了过去。

    “你是不是想死啊!竟然把我的上霞云龙玉佩给容毓,你知不知道到了他手,我根本要不回来啊!”

    诸葛明空生气的朝云景不停的砸宫图,云景连忙退离她五米之外,体不停的躲避着宫图的袭击。

    “有必要这么生气吗?本太子给你我的玉佩。”

    “你的什么玉佩?”诸葛明空听到云景的话,立刻停止了宫图攻击。

    云景轻邪的笑着,随后从他的腰间取下一对玉佩。

    “这是本太子当年亲自采摘的白玉,请天下第一玉雕师雕刻的一对腰佩,其名花晨月夕。本来吧,是准备送给本太子未来太子妃的,可是谁知道她不要,现在看到这玉佩本太子就感觉自己被抛弃了,心就很不爽,反正欠了你一块玉,这就送给你了。以后,你可以和你相公一人佩戴一个。”

    诸葛明空接过云景手中玉,仔细观察,细腻温润,精致至极。上面系着赤红色的绳,下面缀着赤红色的流苏。玉的形状就写像是半月,上面雕刻着月星辰,以及繁花。雕工精致至极,堪称世间一绝。

    “看着还凑合,我就收下了,你现在可以走了。”诸葛明空收起那对腰佩,对待云景的态度翻然变好。

    云景看了看她,随后笑道:“本太子给安陵王你的那破玉都有吃有住,现在本太子给你一件至宝,你连饭都不管吗?”

    “好,看在玉的份上,管顿饭,你要吃啥?”诸葛明空难得心好。

    云景听后邪邪的一笑,道:“本太子听闻文侯与文侯夫人都在府上,能不能与他们一同进膳,本太子对文侯以及夫人都是十分景仰的。”

    “景仰我家那死男人,脑子有病吧!”诸葛明上下打量了云景一番,随后点头,吩咐盎暖:“让厨房做几个菜,一会端到我爹房里。”

    “是,小姐!”

    半个时辰后,诸葛政宗房间。

    “死丫头,不是让你别进我房间吗?”诸葛政宗一看到诸葛明空,脾气立刻上来了。“你又想气的你老子我毒发啊!”

    “爹,男人易怒容易老,你不怕你变老了后,娘不你了吗?”诸葛明空语气悠然,她斜眼看了看边的云景,随后和诸葛政宗,介绍:“后秦太子云景,据说是景仰你的人,在粉丝面前注意点形象。”

    “粉丝?”云景有些不解。

    “就是说你景仰他。”诸葛明空解释,随后他指着诸葛政宗那张雌雄莫辩的脸道:“这个半死不活,说话大声,对人粗鲁,长相莫辨,还不幼的死男人就是你景仰的文侯诸葛政宗。”

    “死丫头,有你这么说你老爹的吗?”诸葛政宗瞪了诸葛明空一眼,随后他的目光落在云景上,上下打量了片刻道:“你就是后秦太子云景?”

    “久仰文侯大名,今得见,三生有幸。”云景拱手说道,声音极为有礼。

    “观云之景慑白,青云之志上穹天。”此时坐在一边的雪樱突然温声说道,她看着云景道:“太子父母对你真是期望很高啊!”

    “呵……”云景笑了笑,道:“父皇对本太子的确期望很高,不过太过严厉,有时候让本太子甚是孤单啊!”

    云景说这话时有一丝的落寞,诸葛明空摇了摇头说:“看不出来你这流氓,也是有难过的时候啊!”

    “人非草木,孰能无?”云景淡淡的回了句。

    “我只知道一顿不吃饿得慌,你们就别再说废话了,吃饭。”

    桌上此时摆了七八道菜,因为云景是客,诸葛政宗也下吃了几口。一顿饭过去,云景和诸葛政宗相谈甚欢,非要留云景下来住一晚。诸葛明空百般阻挠都没用,然后,她就回去睡了。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