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合力求情

    两人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走到桌边。桌子上放着两菜一汤两碗饭,菜的香味在房间中飘,诸葛明空快速的坐到凳子上。拿起筷子,夹起鱼尝了尝。

    味道是她吃过最好的,鲜嫩细滑,丝毫没有鱼的腥味,而且还有的桂花香气融入其中。这样高超的厨艺,的确要胜过御厨。

    “容毓,能不能把这个月老送给我?”诸葛明空看着旁边坐着的容毓,问道。

    “不行。”

    “为什么?”

    “月老跟着我很多年了,我一直都是吃他做的菜,若是给了你,我自己倒会吃不惯。你既然答应我要天天来陪我,到了这儿变能吃到月老的菜。对了,忘了告诉你,月老还有一道拿手的鱼跃龙门。比这芙蓉桂香鱼,味道还要好上几分。”容毓优雅夹了一块鱼,将鱼刺挑掉,随后放到诸葛明空碗里。

    诸葛明空看着他的动作有些诧异,她吃下容毓给她夹的鱼,眼角望着容毓,他此时依旧在挑鱼刺,弄好之后便又夹到她的碗里。他的动作极为流畅,仿佛这样的动作他做过千百遍一样。

    “浮梦应该也喜欢吃鱼吧!你经常这样给她挑鱼刺。”诸葛明空左手撑着下巴,望着容毓,笑着问道。

    容毓手上的动作未停,双眸中此时有着一种和他惯有的温柔不同的温柔。若是将他一贯的温柔比作是白玉特有的润泽光芒的话,那现在他的眼眸中,仿佛白玉融化,温柔到了极点。

    “是,她很喜欢,月老做的菜最和她心意。为了吃月老的菜,她经常不管浮生一梦去找我。她的子说起来和你很像,都这样随逍遥之人。”

    容毓将挑好刺的与放在她的碗里,诸葛明空静静的看着他。这一瞬间,她心脏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疼了一下。

    这种感觉极为陌生,就像是有人抢了她的东西一样。

    她快速的平复心中这陌生的感觉,继续吃饭。容毓也继续为她挑鱼刺,偶尔自己才吃几口。

    “决定了,为了月老的菜,我会天天来的。”诸葛明空继续吃饭,脸上有着满足。不得不说,这月老的厨艺简直可以用登峰造极来形容。光是这两菜一汤就已经让诸葛明空有些上瘾,所以,她决定以后经常来蹭饭。

    吃过饭,两人又下了一局棋,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再对峙,他们两人依旧是平胜。偶尔会有人多胜一次,但是下一次又会变成平胜。

    下午的阳光极好,诸葛明空和容毓两人到达御书房时,阳光正好照在御书房的匾额上,烫金色的大字在阳光的照下,光芒刺目,有种说不出来的绚丽。

    御书房里面,此时夜天乾,公子离,夜景轩三人跪在地上,老皇帝满脸怒火的坐在御座上,荣海在老皇帝旁边侍候,旁边还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夜天麟,另一个人穿黑衣,全上下透着一种宝剑出鞘的的锐利锋芒,他的脸庞极为俊美,冷傲的侧脸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铁血,表冷峻至极。

    “皇帝姨父,我来了。”

    “容毓见过皇上。”

    他们两人突然的到来让老皇帝愣了一下,而且在听到诸葛明空的声音时,夜天乾的子似乎怔了怔。

    “明丫头,安陵王,你们怎么现在过来了?”老皇帝看着两人,话语极为的冷漠。

    “皇帝姨父,我昨回来,今便准备向您请安,但是却遇到了被侍卫押进大牢的柔泽姐姐,我现在是来为她求的。”诸葛明空看着老皇帝,停顿了一下,道:“皇帝姨父,大概的事我都知道了,不过柔泽姐姐是您与白妃唯一的孩子,您不能让那个白妃娘娘死不瞑目啊!”

    “那个逆女,竟然勾结伏天教对朕下那样的药,朕如何饶她?”老皇帝丝毫不为死去的白妃所动,精明的双眸中尽是杀意。这就是份皇室子女的悲哀,因为若是对自己的父亲做错事,接下来他们面对便不是自己的父亲,而是国家的君主。

    “皇帝姨父,柔泽姐姐不过十六芳华,年纪尚小,心必是不安定,可能是受伏天教人蛊惑,从而才做出如此错事。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若是柔泽姐姐可以改过自新,她一定可以重来的,她的未来也定是充满光彩的,但是若是您就此刺死她,那么柔泽姐姐这辈子真的就这样没有了。她是您的女儿,您难道真的忍心那样美丽的年华就这样泯灭吗?她才十六岁,人生的美好她还没有看尽,活着的幸福,她也没有完全的体会。皇帝姨父,您真的忍心这样吗?”诸葛明空极为认真的说道,柔泽因她获罪,她一定尽力为她求

    此时,老皇帝的眼眸中划过一丝的不忍,诸葛明空立刻捕捉到,知道自己刚才的那番话已经让老皇帝动了恻隐之心,这样下去柔泽可能真的会免除死罪。

    “柔泽姐姐一向循规蹈矩,安分守己,这在大家眼眸中,都是有目共睹的。此番错事,想必是她自己一番糊涂。皇帝姨父,你可以惩罚她,但是不一定非要她的命。而且,您下令处死公主,百姓们必会疑惑不已,各自猜说,若是再被有心人利用,必然会民心不稳。皇帝姨父,请三思,放柔泽姐姐一条生路。”

    “你说的有些道理,但是柔泽此番错的太离谱了。”老皇帝的眼眸中不再有杀气,但是却还是没有答应放过柔泽。

    此时,一直沉默的容毓,漂亮的手指扬起画卷道:“皇上,这是臣一位朋友所画,臣想给皇上过目,解皇上此时之难。”

    “好,你就打开吧!”老皇帝点头,应

    “领旨。”容毓看了看诸葛明空,将画的一轴放到诸葛明空手中,道:“拿着。”

    两人将画打开,画中内容清楚的映入所有人的眼目中。画中之意极为明显,老皇帝眼眸中光芒暗了一下,里面浮现更多的不忍。

    “皇上,所谓‘虎毒不食子’。柔泽公主是有错,但是错不致死,她是皇上亲女,天子后代,若是真就这样处死,就如诸葛明空所说,百姓必然胡乱猜测,议论纷纷,这对皇上来说影响必然不好。百姓心中,皇上便是可以杀子之人,这样下去,后果可能会更加严重。这几年来,战争天灾不断,若是再加个皇上杀子,民心必会动乱。”

    容毓的话语直接,更是极为的大胆,若是寻常大臣,绝对不敢对皇上如此开口。但是他是容毓,是皇上亲封的外姓外爷,也是北周,乃至天下最有才的人。他说这话完全不怕皇上会对他怎么样。不是因为他是王爷,曾经为北周立下赫赫战功,而是因为天下人都喜欢容毓,皇上是不可能杀一个天下人都喜欢的人,来让天下议论他。

    况且,容毓是个人才,有他在朝廷之中,必然会使北周更加的繁荣昌盛。

    “皇上,容毓言尽于此,请三思。”他优雅的卷起画卷,绝美的脸庞上,华光异彩的双眸中,都有着一种无人能比的尊贵雍容。如玉的五指附在画卷上,似乎与白纸的颜色融合,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美丽。

    “那安陵王觉得朕该如何处罚柔泽?如何处罚太子,丞相以及七皇子?”老皇帝看着容毓,询问。

    “依臣之见,贬柔泽公主为庶民,除名皇室。至于太子,丞相,七皇子,臣不知他们有何错?”容毓温雅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疑惑向皇上询问,而他的眸中以及表都透着他的疑惑。

    此时,老皇帝倒是满脸疑惑,他看着容毓,道:“发生的那样事,难道不是错吗?”

    “皇上,男欢女乃是常事,若是因为这样就责罚太子丞相七皇子的话,未免有些不公平。况且,他们在一起都几天了,若是不喜欢,就算是在药中也会有所察觉。而且,现在木已成舟,皇上您就赐婚吧!”

    容毓的话让老皇帝沉默了一下,随后他看着跪在地上的三人,声音中充满了威严:“这事便就这么过去了,左相之女,温柔端庄,落落大方,今婚配太子为妃。雪晴郡主,娉婷秀雅,蕙质兰心,婚配七皇子为妃,长公主惠文,天生丽质,温婉贤淑,婚配右相为妻。你们各自定好子,择成婚。”

    “儿臣领旨。”

    “臣领旨。”

    此时,老皇帝的眼眸中又有一丝的异样,随后他再次开口:“右相之妹,绝代佳人,娥娜翩跹,今封为安嫔。至于柔泽,贬为庶民,再不入皇室。”

    “父皇英明!”

    “皇上英明!”

    这番声音落下之后,十皇子夜天麟突然开口:“启禀父皇,您多未上朝,皇兄右相也未出现在朝堂,这事需想个好点的借口。不然,有损皇家颜面。”

    “的确如此!”老皇帝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之中,想要找这样的理由,倒真是有些难。

    “父皇,不如就说你们去看望明妹妹时,被明妹妹留下游玩。”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