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调教不成

    和凤非天二人告别之后,诸葛明空与容毓便出了皇宫。坐上容毓的马车,她看到矮桌上放置的糕点,眼眸中有一些纠结,想了半天之后,还是默然的坐到一边。上次泻药的事件,对她的影响真的很深。

    “放心,这些糕点是给你做的。”容毓拿了一块轻咬一口,细碎的糕点粉末粘在他的唇,仿佛樱花上有着丝丝白点一般,美的灵异。“我知道你今大概又是睡到上三竿,来宫里时必然是没有吃早膳,所以就做了这些带过来。”

    虽然容毓这般开口,但是诸葛明空还是一脸不相信的看着他。她坐到矮桌边,从他手中拿过那块糕点,一口就吃了下去。

    糕点的味道在她口中蔓延开来,瞬间,将她的食都引了上来。但是,她还是不相信容毓,这人坑她的次数太多了。她只是静静的看着桌上的糕点,垂涎滴。

    容毓看着此时诸葛明空想吃而又不敢吃的样子,双眸中不沾染了一丝说不出来的笑意。他拿起另外一块糕点吃了一口,随后递到诸葛明空面前,而她才敢拿过吃下去。

    两人这般吃东西的方法持续了几次,容毓便停了下来。倒了一杯茶,递给诸葛明空。

    “吃这么多垫下肚子,随后到王府,我让我府里的厨子月老给你做芙蓉桂香鱼,月老的手艺比当今御厨还要好。”

    “嗯,我最喜欢吃鱼。”诸葛明空接过他手中的茶,喝了下去。微笑的脸庞中,此时有着微微的温和。

    很快,马车停下,帘外星辰的声音传了过来。

    “王爷,到王府了。”

    一听这话,诸葛明空立刻拿过自己的鞋穿了上去。马车外,此正对着时重新修建的安陵王府。跳下马车,她仔细打量着安陵王府,从外面看来似乎和之前一模一样。

    “进去吧,看看你六十万两修建的王府。”容毓的声音从后传来,温柔依旧。

    诸葛明空一听他的话,立刻一脚踹了过去。容毓仿佛知道她的动作,很轻易的避开。

    “你等着,总有一天踹到你。”诸葛明空指着容毓,坚定的说道。

    一边的星辰四护卫对于诸葛明空的放肆,有些许的不悦。他们看不惯诸葛明空这样的女子,站在他们完美无缺的王爷边,而且还是这样无理的态度。

    此时,容毓淡看了星辰他们一眼,随后走到诸葛明空的旁,温柔的说道:“走,我们进去。”

    进了安陵王府的大门,首先便是一条鹅卵石铺就的道路,路的两边种着玉兰花树,此时刚好到了玉兰花期,满院的白玉兰花胜放,花白如玉,花形似兰,花朵高高的立于玉兰树上,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高雅和美丽。玉兰的香气极为的清幽淡雅,与刚才所处樱花丛中的香气完全不同。樱花幽香淡轻,玉兰要稍稍浓重一些。

    鹅卵石路的尽头是安陵王府的正厅,匾额上写着惊鸿照影四个大字。匾额挂的极好,从正面望去,有着一种高然脱世之感。正厅的前方有两条路,一左一右,诸葛明空随着容毓走上左边的道路,道路的尽头是一条长廊。

    走到长廊的尽头,眼前的场景让诸葛明空惊住。出现在她视线前的一片青竹林。苍翠清幽,雅治别然。枝杆拔修长,竹叶高悬于竹竿之上,微风拂过,竹叶翩翩舞动,美丽至极。竹子清幽的气味在周围飘,舒畅中有着安定,清新中有着温和。

    “这竹林没有被那时的大火烧毁吗?”诸葛明空望着那青竹,轻轻地问道。这竹林看起来已经有一段年岁了,绝对不可能是这两个月中移栽至此的。

    “它们是唯一的幸存。”容毓清雅的声音传了过来,就像是此时青竹一般,幽雅清然至极。“不过要是它们也烧了的话,那么你就得给一百万两了。”

    “它们真的是很幸运,我也幸运的。”诸葛明空感慨出声,四十万两就这样省了下去,这感觉似乎好的。

    穿过青竹林,一条细流出现在他们前方。细流过去是一个极大的院落,光是外面便已是精致至极。

    踏入院落里面,有一条鹅卵石路直达正对面的房屋。路的两边种满了药材,药材的种类不一,随着风儿拂动。整个院落中,飘着一股淡淡的药香。

    “王爷,您回来了。”此时一个极为精致孩子走到他们面前,恭敬的行了行礼。他大概七八岁,有着明亮透彻的双眸,细雅犹如女子一般的双眉,唇形有些凉薄,但是看起来极为的好看。五官漂亮清然,一青色的衣袍显得神采奕奕,看起来就像是临风的仙童一般。若是再过十年,他的面容必然是当世绝伦。

    “容炤,你去告诉月老,让他做一道芙蓉桂香鱼,一道八宝竹鸡,还有一道味道清淡点的汤。”容毓温和的对着那个叫容炤的孩子说道。

    “是!”容炤点头,随后他礼貌的看着诸葛明空,问道:“王爷,这位姐姐是?”

    “诸葛明空。”

    “明空小姐,久仰久仰。”容炤有礼的说道,随后离开。

    到了容毓房间,诸葛明空意外的发现这里竟然和镜花楼的房间摆设一模一样。她有些疑惑,但是却没有说出来。

    “诸葛明空,趁着离午膳还有段时间,画幅画吧!”

    容毓的话让诸葛明空愣了一下,她随着容毓走到书桌面前。看着铺好的画纸,随后道:“容毓,你是不是在算计我?总感觉,一切都像是在你的掌控中。”

    “你太抬举我了,容毓没有这么厉害,不然不会被庄生梦害的四年命不由己。”容毓说这话时,清雅温柔的双眸中划过一丝别样的绪。

    诸葛明空并没有注意到,不过她感觉自己这话似乎说的有些不对。

    “对不起,容毓。你要我画什么,我马上画。”诸葛明空拿起笔,看着容毓问道。

    “虎毒不食子。”

    容毓的话仿佛深夜中的灯塔,一瞬间便照亮了诸葛明空此时有些混乱的思绪。她微微一笑,看了容毓一眼,快速的落笔于纸上。

    她的笔法有些狂放,但是却在细节方面却又独自突出。停止后,画上一只花斑猛虎趴山地之间,口边有着青草的痕迹,双眸无力,全虚弱,一看便是饥饿所制,而它它的旁边熟睡着一只小的花斑虎,睡颜安然平静。

    四周的山地间荒凉一片,残留的只有些许干涸的树干,完全没有可充饥之物。

    花瓣猛虎的右后腿上缺了一块,血液的痕迹留在地上,顺着血液望去,尽头便是小花斑虎,它的口边还留有淡淡的血痕。

    “你这画花斑虎母亲倒真是伟大,以喂子。”容毓轻笑了一声。

    “当然,这世界上所有的母亲都是伟大的。”

    “或许吧!”容毓轻轻的说了一声,诸葛明空极为敏锐的发现他有些不对。

    诸葛明空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容毓的肩膀,道:“相信我,我是女人。”

    “看起来的确是个女人。”容毓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幽幽的说道。

    “容毓,你这人怎么说话的?什么叫看起来?”诸葛明空瞪着他,一脚向他踹了过去。容毓微微向后退了一步躲过,诸葛明空脚踹到桌子上,整个人猛然站立不稳,摔倒了地上。

    “疼。”她有些痛苦的出声。

    “诸葛明空,没有摔傻吧!”容毓蹲下,俯视着躺在地上的诸葛明空,绝美的容颜中有着一种淡而如云的笑容。他墨玉一般的眼眸中漾着温柔的神,樱花胜放一般的唇中,说出来的话,音调清然温柔:“要是真傻了,我可不养你。”

    “容毓,你个混蛋。”诸葛明空听着他说话,更加的怒了。她快速的起,朝容毓扑了过去。

    两个人的体撞到一起,瞬间倒在了地上。诸葛明空快速的从容毓上起来,俯视着下的容毓,漂亮的眼眸中有着一丝得意的笑。

    “容毓美人,你长得这样人,看我怎么调教你?”

    诸葛明空伸手去挠容毓,但是他整个人纹丝不动,丝毫不被她影响。她泄气的停手,随后手伸到容毓的脸上使劲的捏着。

    触手的肌肤犹如丝绸般的柔滑,微凉的温度让诸葛明空愣了一下。下的容毓,墨发凌乱的散在地上,犹如海藻一般,姿态肆意缭绕。他的肌肤颜色犹如白雪,光洁干净,绝美的五官此时散发着一种极致的美丽和绝对的妖娆。

    “王爷,饭菜好了。”容炤端着托盘进来,刚好看到诸葛明空坐在容毓上,对他伸出魔爪。他立刻冲过来,准备维护容毓的清白。

    “容炤,你退下吧!”容毓出声阻止,容炤悻悻的看了两人一眼,随后退出了房间。

    此时容毓的双手握住诸葛明空的手,墨玉般的眼眸望着她,如星夜一般,璀璨绚烂,但是却又是那么的幽深慑人,仿佛一瞬间就会被那双美丽到极点的眸子带入无法预知的领域。

    “先吃饭,好吗?”

    容毓温柔的声音仿佛带有魔力,诸葛明空望着他,随后点了点头。

    “好。”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