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被他戏弄1

    他的五官清雅绝尘,带着一种不容于世的高雅。墨玉般的眼眸中,闪烁着琉璃般的光彩绝伦,精灵绝美。唇角上始终有着一丝温雅动人的笑容,犹如清风明月一般高于世人,雅盖天地。

    每走一步,白衣便随影而动,姿态若风,飘飘乎间遗世独立,步若生莲,带着冠绝穹宇的美好。

    很快,容毓走到诸葛明空的面前。纸伞微微的抬起,他的肌肤在半阻隔的光芒中,透着一种极致的美丽,就像是世界上唯一一朵胜放的莲花一般。

    独一,美丽,光耀于世。

    出,淤泥,而不染。

    濯,清涟,而不妖。

    白莲含笑,双影分红。

    “参加王爷!”风叔直到容毓到他面前,才反应过来。果然是天神般的人物,哎,他家小姐估计怎么勾 引都没有用的。

    “风叔,不必多礼。”容毓声音一如的温雅,丝毫不见其王爷的架子。他的目光落在诸葛明空上,墨玉般的眼眸中,一丝流光犹如月华初落一般,美不胜收:“诸葛明空,昨夜侯爷派人前来委托容毓照顾你,他说不制止我使用过激的管教方式,还让我和风叔学习。”

    一听容毓的话,诸葛明空不自觉的双手护住了股。她瞪着容毓,浓深的黑眸中透着威胁:“你敢?”

    “这世上倒还真有我不敢做的事,不过管教你我还是敢做的。”容毓温浅的笑容犹如此时天空中的白云一般,美丽高端,飘渺虚无,但是却有着一种本质说不出来的温柔。他优雅的走到马车旁,星辰快速的从马车中拿出一个漆木凳子放在地上。

    此时,容毓回头看了诸葛明空一眼,道:“诸葛明空,你还不快过来。”

    “我不和你坐一辆车,我去找夜枢,和他一起。”诸葛明空说着就准备带盎暖和若初两个离开,但是她刚走一步,容毓幽幽的话语传了过来。

    “夜枢世子半个月前闲着没事,把右相准备呈给皇上奏折给偷了,差点延误军,现在被送到南山军机营受管去了。不过虽然如此,但是他也会从军机营赶去祭天,只是当他赶到迦叶寺的时候怕是已经是祭天之,你要是等他回来接你然后共乘一车,那么祭天肯定会耽误的,皇上肯定不会简单就放过你的。”

    “对了,忘了告诉你,由于皇上对此次祭天特别重视,大部分的皇亲国戚都在昨下午去了。城中未走的也就只剩下,你,我,还有太子下了。既然你不愿与我一起,我派人通知太子下前来接你。”

    容毓温雅的声音在诸葛明空听来就跟咒语没有什么区别,她快速的走向马车,到了容毓后面时使劲推了他一下:“快上车了。”

    “好。”容毓轻轻的笑着,优雅的上了马车中。

    “盎暖,若初,你们和星辰一起在前面驾车。”诸葛明空吩咐完,掀开马车的帘幕准备进去。

    目光落向里面,顿时她愣了一下。虽然从外面看马车是一片黑色,但是里面却用的是白色锦纱。正中的地方放着一张矮桌,上面放着一个白色瓷壶,上面是一朵盛开的黑莲。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