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诸葛明空1

    午后,光舒缓,烟云河中,一只精致的画舫漂浮其上。船头两顶写着紫字的赤红色灯笼高挂其上,随着河水摆动姿态悠悠,灯笼下金色的流苏,更是在河水与光的照耀下格外的生辉夺目。

    此时,烟云河边一叶扁舟驶向画舫,在离画舫两米处,一阵阻力突生,犹如一道无形的墙壁横亘与前方,扁舟瞬间停滞。

    “在下乃安陵王手下侍卫,冒昧惊扰,还望恕罪。”扁舟上的男子有礼的开口,目光对着眼前仿若无人的画舫,眼神安稳沉寂。

    “安陵王的侍卫来此,不知何事?”画舫中一男子声音传出,声音温和但是却听不见一丝波动,甚至还夹杂着一丝说不出的冰冷。

    “王爷听闻天下第一庄音杀公子,音动天下,想要请音杀公子三后去宫中演奏一曲。”

    侍卫的话响起之后,画舫中一片沉寂,但是很快那听不出波动的男子声再次响起:“本来王爷如此看重音杀,音杀应该却之不恭的,但是阁下想必也知道,天下第一庄四大公子出动,向来都是要请示庄主,劳烦阁下去回禀安陵王。”

    “在下明白了。”扁舟上的男子微微颔首,随后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开口道:“王爷让我转告贵庄庄主,前些子王府中雪漫幽兰失窃。”

    男子的话稳稳的传到了画舫中练字的女子耳中,顿时,她手中的笔停滞了一秒,随后再次动起,犹如行云流水一般,落下一段无法言表的飘逸。

    片刻后,她微微停笔,而已经落在纸上的字。字迹苍劲有力,潇洒风流,有着不输于男儿的俊逸和洒脱。

    “紫,三后去皇宫。”女子继续写字,目光定格在眼前的纸上,认真至极。

    “庄主,那是安陵王的人。”女子后不远处坐着的叫紫的男子惊讶的看着女子背影,随后再次强调:“庄主你确定没弄错,是安陵王,不是汶阳王。”

    听到男子这般语气,女子终于抬起头,她微微的呼了一口气,转过,面对着紫道:“你家庄主我才十五岁,耳朵还好使的紧。而且,都是四年前的事了,我像是记仇的人吗?”

    “那个,我能说真话吗?”紫举手,想要获得说话权。

    女子一看他的动作,立刻一脚踹了过去,温润的声音犹如波动湖水一般轻柔,却又带着一丝深重的威胁:“你是自己走,还是我帮你走。”

    紫立刻从跑出去,对于自家庄主的子,他可是清楚的很。那绝对是非人级的,他,惹不起。

    此时,女子的目光再次的落到了她面前的纸上,上面赫然的写着。

    诸葛明空,本王患恶疾,将不久于人世,未免误你终生,本王决定与你和离,若是后你念挂夫妻之,每年的清明重阳一注清香即可。望卿珍重,重觅佳婿。容毓。

    “容毓,我当年怎么会被你一个十二岁孩骗了?”诸葛明空看着她写了无数遍的休书,,浓黑的眼眸中有着一丝的怒气,心中更是憋着一股火。

重要声明:小说《圣旨到:妃嫁不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