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交流

    “公主,我来看你了。”冷漠蹲在许新沂的边,他拉着她的小手,不管怎么说,许新沂就是一动也不动。

    “她一直都不愿意和人交流。”圣明泽好心的说着,安高也走了过来,他双手插在西装口袋里,看着上的人儿。

    “许小姐,成悻不希望你这样的,如果他看到你这模样,一定会不开心的,他最大的心愿,就是你能找到你自己的幸福…还有一件事,是你不知道的,成悻那天跟踪你到医院后,其实他知道你最后不会嫁给他,他是希望你和安澈能幸福的。”安高说了一大堆,却若来了安澈的怒眼。

    什么成悻?那是他最大的痛,因为许新沂在成悻的面前总是笑得如盛开的花儿,可在自己的面前总是不会。其实成悻和安澈是同母异父的兄弟,只是他们从来不承认,也不会对外人说起,所有这件事一直是秘密。

    “悻?”许新沂听到成悻的声音,她的手抬了抬,子动了动,她看着安高,向安高伸起了她的小手。

    安澈将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边。他把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许新沂,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永远是安澈的女人,记住,你是安澈的女人。”

    这个时候的安澈还在吃味,圣明泽捂着发疼的头。蒙实则是瞪大眼睛,平时那冷漠的安澈到哪去了?一旦遇上,安澈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看来许新沂以后的子真的被他缠上了。

    修城,国际刑警部,特别监狱/

    冷然站在那铁窗处,看着窗外的阳光。很久没有这么安静了,他天天站在这里往外看,窗外又将是什么样的风景呢?

    一直以来,他认为自己可以,事实上,他知道这一天最终都会来临。他所有的手下都散了,让他一生中唯一看错的人,就是冷漠。

    冷漠是他最忠心的人,而他没有想到冷漠居然是成悻的人,他这一生,就败在了太看重了兄弟义上,他没有想到冷漠最终出卖了自己。

    “依呀。”这时,外面的第一道铁门开了,冷然被关在这,一共有三层铁门,有人前来看望,只会找到两层门,而另外一层则是一直不能被开动,直到他被处刑那天才许开动。

    “喂,有人来看你。”监狱官朝冷然叫了一声,然后朝素青青点了点头,将空间留给了他们两个人。

    冷然回过头,看到素青青站在离他只有一扇门的距离,她依然是那么美丽动人。

    “你来干嘛?”冷然冷冷的说着,他这个时候不需要别人同,为什么最后来看他的人是她?

    那天,他找她,她却不再需要他。在两个人的上,在七年后的这种一年出现了,却在他们两个人的边擦而过。

    他们之间,注意有,却在不同的时候,不适合的时刻出现。

    “对不起。”她必须向他道歉,她他,却出卖了他,她不希望他再错下去,如果她不帮安澈,冷然会不会还是好好的?

    “?”冷然有些不解,她今天来,就是为了向自己道歉吗?

    素青青将自己手中的水果篮放在地上,她后退了一步,迈步往外走去,留在这她只能有的就是对冷然的内疚/

    “为什么?”他问道。

    第一次,冷然问为什么,也是第一次,他开口问她为什么。以前,她追在他的后,而他从来不肯停下他的脚步。最后一次,他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体会到人间的别离,那么的凄美。

    “因为我出卖了你,你的失败是因为我。”晴天霹雳的消息,雷倒了冷然,他把水果篮翻倒了。

    从来不把女人放在眼中的他,最后一步,败在了他最终上的女人上。这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吗?

    冷然躺在地上,看着铁窗那个小口,发现今天的天气其实也不错。这是他对素青青最好的补偿方式。

    一个人的死亡,换来一生的解脱。

    安宅内,冷漠和安高都离开了安澈,也离开了修城,他们不属于这个城市,不属于中国,他们带来的一切,都将随着他们回到冥组织,也结束了冥组织再现江湖的传说。

    安高带着成悻的骨灰,回到了他们自己的国家。同时,在许新沂的强调下,安高和冷漠两个人同时也成为了冥组织最高的统领者。

    “新沂,我们去中国大陆,我带你去北方看雪。”安澈记得许新沂最喜欢看雪,她说最喜欢大雪纷飞的天空,很美很美。

    许新沂笑开了,她第一次在安澈的面前笑得如此美,看得安澈都呆住了。其实,从开始他就知道她并不是一个平凡不出色的女人,她的美只有他一个人可以看到。

    “北方?下雪了?”她抬起头,看着这蓝天,她听说北方一定很美的吧?听说中国大陆好美好漂亮。

    那里有着许多古城,古香古色。清山绿水?还有她向往的世界。

    “安澈,我要去东北。”

    安澈一个站不稳,差点摔倒了。因为她的话,因为她叫自己的名字,她好了??完全好了?因为冷漠,也因为安高?最终,他知道在许新沂的心中,冷漠和安高代表着成悻。而他与成悻在许新沂的心中,同样的重要。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安澈拉着许新沂,他的力度大得让她有些吃不消。

    “安澈,我喜欢你。”安澈终于被她雷倒了,他犹豫在梦中一样,他是不是在做梦,真的是许新沂说喜欢他?

    她真的喜欢他?在他伤害了她很久很久的时候,她还会告诉他,其实她是喜欢他的?安澈激动的环着她的小腰,低下头吻上她那小巧而柔软的嘴唇。

    “新沂,嫁给我吧。”打铁要趁,这一招是朱辰夜那个花花大少教他了,他一向都不屑用他们那些招数,但此时,他发现其实这一招也不错哦。

    “安先生,今天下午二点的重要会议…”是圣明泽的声音,他很不识趣的走了进来,话才说到嘴边,却看到两个人亲吻的模样,他愣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降男神:来自千年前的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