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冷静

    今天是农历初一,天上的月儿都躲到云中了。许新沂走在这大街上,她也努力让自己去冷静,但是,她需要的是时间。

    她是不是哪里走错了,哪里做错事了。人心是很复杂的东西,一旦你怀疑或不信任,那么那一个坏坏的念头将紧紧的包围着你的心田,让你无法思考,也无法呼吸,更没有办法理智的对待。

    “事没有办好之前,款我是不会全部付清的,你自己小心点。”电话中传出低哑的男声,显然这一个人的命在他的心中并没有那么重要。

    他要的东西,绝对不会只是别人所谓的那些没用的东西。他要的是全部的成功,而不是一点点的成就。

    “先生,如果再不走,我可能会有危险。”男子心慌的低语,紧握住话筒,显露出他的心慌。如果对方再继续追查下去,他的小命可能就不保了。

    要清楚的知道冷然下手有多么狠毒,只要他认定的目标,一定都逃不掉的。所以,他在冷然要追求他下落之前走掉,而且把所有的事都办好,这样,他的小命才会保得住。

    “就这样,以后不要再联系了。”对方那一声音低哑的男子说完,将电话结束了。

    男人试图再一次打对方的电话,却发方对方早就关机了,根本就没有其他办法联系得上对方。他现在是急得像蚂蚁上锅,没有其他路可以走了。

    “该死的。”男人说着,点燃一支烟抽着,转离开了电话亭。

    许新沂本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却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听到别人的秘密电话,她本来就没有太注意的。

    可是,在对面马路上,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他挂了电话之后,双手插进西装口袋内,正迈步离去。他在通电话,这个电话亭的人也在通电话,难道是他?

    “悻。”她叫着,迈步走过去,有些车开得还不算太快,所以她幸运的越过了马路,却不见了那个她期待的影。

    她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并没有看错,明明就是成悻,就算她眼花了,就算是有一个人的背影和成悻有些相似,也不可能是完全一模一样的,她真的知道那个就是成悻。若是成悻死了,冷漠也不会让她找到成悻,她可以确定成悻还活着。

    “悻,难道连你也不要我了吗?”她说着,累了,她蹲在地上,头埋进了自己的双膝间。

    她真的好累好累,生活好累,现实很累。不管她经历过了什么,她只有一颗支离破碎的心,她再也撑不起太多的意外。

    包括她自己的材,她以前一直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父母一直不让自己与其他同学一起,不让自己外出,都是她体的原因。她最终都知道自己与其他人不一样,她不知自己还能撑多少年,先天心脏病,最终的结局太过明显。/

    初冬,夜晚有些冷,她没有穿外就跑出来,冷得她全发抖,可是,许新沂却是一动不动的蹲在这里,她不知自己要回去哪,以前住的地方她不能再回去,她不能让冷然发现她的行踪。

    “别哭了。”这时,皮鞋的声音越走越近,在她的边停了下来,她几乎可以感觉到有一个男人靠近她/

    那种感觉,没有任何危险的害怕,却是一丝丝的安心。是谁?会是谁?她抬起头,看到一包纸巾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接过纸巾后站起来。

    一休闲打扮,却依然优雅的他,那张脸,那熟悉的轮廓,那感的嘴唇,还有那温柔的眼神,成悻,真的是他?

    “悻,是你吗?是你吗?”她激动的跑上前环着眼前男人的腰间,紧紧的环着,渴望了这么久的温暖,此时就在她的面前。

    是成悻的味道,是成悻的感觉,是属于他才能给予的温暖,她并没有作梦,她真实的抱着这个男人,他就在她的面前。

    成悻回来了,让她快乐,开心,幸福的男人,虽然他骗了她,可是,她知道他一定不会有恶意的,他从来都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利用她。

    成悻,是许新沂一生中认定的巷湾。

    “是我,我回来了。”成悻环着许新沂的腰,这个小女孩看似乎长大了,同样在哭,但是他知道她已经长大了,不再需要别人时时刻刻呵护的未成年人了。

    俊男美女在大街上拥抱着,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来来往往的人,都忍不住回过头看着这一对他们眼中恩侣,忘记了自己来时的路。

    “我就知道悻不会不要我的,对不对?”她不是失忆之后的成冰,但是,在成悻的面前,她宁愿自己就是成冰。

    很多事不用多说,很多话不需要多讲,她知道成悻这一路上走来,也不容易。一年多了他最终都没有用他成氏总裁的份出现,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黑白两道的事,谁又能说得清?

    “悻,带我走,带我离开,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许新沂瞪大眼睛,她的泪水从大眼睛内不断的流出来。

    楚楚可怜的她,成悻看着那张小脸。曾经,因为想利用,所以和她在一起,时间不长不短,却在不知不觉中,她走进了他的生活中,不是,不是亲,是一种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感,到底是什么?

    “等事都处理完,我带你走。”是该回去了,等所有的事都告一段落的时候,也是他该走的时候了。

    只是,那个时候,许新沂还会愿意跟他走吗?

    “成先生,请上车。”这时,一辆车停在成悻的边,听到这声音,成悻倒没有太意外,倒是许新沂,她看到了安高走下了车。

    安高回来了,成悻怎么一点也不意外,而且,他们都知道彼此还活着?他们之间到底还有什么事是她没有知道的?

    难道她真的是传说中的笨小孩,在她难过了这么久的事,其实一点都没有发生?

    回到了成悻新的公寓,这里自然是不能和以前的成宅相比,这里的摆设很简单,单调得像单男人的公寓,许新沂并没有挑剔,她也喜欢这种简单的风格。

重要声明:小说《天降男神:来自千年前的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