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差点被冷然杀了,就差一点点,他一次次的,让她痛,痛到了心底。她无依无靠了,朱霸天的事业,她怎么撑得起来?她根本就没有办法让其他弟兄们听她的。

    “怎么?还在等安澈来吗?”冷然说着,他那修长高大的体穿着黑色的风衣,显得更加的俊逸非凡。

    中的女人永远等于白痴,果然这句话说得一点也没有错。像安澈这样的男人,确实很突然招女孩子喜欢。

    “你,是你,怎么会是你?”她没有办法接受,走近才知道原来不是安澈,而是冷然。

    怎么可能是冷然?他怎么会知道她约了安澈?他怎么会来到这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想逃跑,她要离开这个男人。她不要再看到他,她不要看到这个魔鬼中的男人。

    “想逃?”冷然看到小笑想踪的时候,他有些生气的拽着小笑,不许她就这样离开。

    小笑被冷然拖着走,走得很长很长的路,过路的人都看到了,谁都不敢上前来救她,路过的巡逻警察看到冷然的时候,也吓得后退了,哪敢上前来救小笑?小笑哭着求救,却没有人为她伸出一双援救的手。

    “放了我,求你放了我,你这个魔鬼,放了我。”小笑打着冷然,最后在冷然的手腕上狠狠的咬下了一口。

    冷然看着她咬着自己,他咬着牙根并没有推开她,只是看着她发泄,最后他拉着她的头发,让她抬起头看着自己。

    路过的人,看到冷然上散发出来的杀气,都不想惹出上,只好远远的看着,最后一哄而散,根本就没有人敢在这里停下脚步。

    “放手。”冷然说着,他大力的抓着小笑,她小笑抬起头看着冷然眉头紧蹙。

    他的手掌紧紧的揪着她的头发,一下一下的揪着。她痛得叫不出声,痛得说不出话,她回过头,看着冷漠就站在她的后,她看到自己的手被他揪着,好多好多血,她的左手居然被冷漠砍下来了。

    “啊…救…救。”小笑看着自己掉在地上的手,她的左手,那纤纤玉手居然被冷漠眼睛也不眨的砍了下来。

    他们居然在大街上对她动手,冷然果然说到做到,他说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是因为她对许新沂动了一些手脚,所有,他们全部都来报复她。

    “我说过,你动了她,我会让你求死不能。”冷然的声音,如在冥府里传来,幽幽的,他放开了小笑,她跪在地上。

    她知道冷然的手段,很残忍。如今,她真的受到了,真的被他对她动了手,她害怕的后退,她看到了自己的手,她的手与体分开了。她闭着眼睛,血流着,她痛得连哭泣都不敢。

    为什么又是许新沂?为什么全天下的男人都是为了她?冷然是,安澈是,成悻也是,为什么他们一个个都是为了她而伤害了自己。

    这时,一辆车飞快的驰骋而上,来到冷然的边停了下来。冷漠看了一下车牌号码,没有去挡住下车的人。

    许新沂下了车,她看到小笑跪在地上,手离开就掉在冷然的脚下。冷然居然把小笑的手砍下来了?她转头蹲在一边不断的呕吐着。

    “你说过,不会伤害她的。”许新沂呕吐了许久,她的眼睛最终都不敢看着小笑那只被砍掉的手。

    这样血腥腥的感觉,她会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去忘记。原来,电视上与现实中,是有一定的区别的,当你亲眼所见,当你再也没有办法去抹掉那一段记忆,她只能记住。,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冷然并没有太在意,他走上前去,环着许新沂的肩膀,这个女人最终都是他的。

    是他冷然的女人,他会把她放在宫中,永远都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她,不会让任何人抢走她。

    “许新沂,你会得到报应的,你一定会得到报应的。”小笑说着,她的嘴里不断有鲜血涌出。

    冷漠让手下去检查的时候,发现小笑早就咬舌自尽了。

    “死了。”属下很冷静的报到着,似乎死一个人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好象踩死了一只蚂蚁一样。

    “冷然,你让我失望了。”许新沂转就要离开,她要离开这里,离开这里所有的人,她没有办法接受冷然这样处理事的方式。

    “来人,把公主带回去。”冷然说着,钻进车里。他话才说完,只见几辆车开到了许新沂的边,“请”着她上了车。

    “冷然,你想软我?”她的话,没有得到答案,但是,她知道事实就是如此。

    下午三点,小笑的尸体,冷然派人将她送回了安澈的边,送到了安宅。

    冷然笑着,他很期待着安澈的表,还有反应,游戏越来越好玩了,好久没有动过手,现在真很期待有一场与安澈之间的战争。他相信安澈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

    同时,在回冷然宫的路上,边会着保镖,她一时之间也动不了。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送回去,她的心也说不出的后悔。

    她不应该把小笑约安澈的事告诉冷然,事实上,安澈的手机在她的手上,那是莫助理给她的,今天安澈离开她之后,她从成宅上回来的路上,接到了小笑的电话还有信息,约安澈在埃及酒店的附近见面,那时,她就想到让冷然处理。

    却没有想到让冷然前来,却让小笑就这样死了。她没有办法看到一个女孩子因为自己而被砍了手,最终咬舌自尽。

    其实,小笑并没有她想象中的坏,至少不会对她做出很过份的事。她只是想给小笑一个小小的惩罚,可是,却她走向了一条不归路,她的心越来越不安,她会害怕,会恐惧,会…

    “公主,你没事吧?”司机看了许新沂一眼,似乎她的脸色越来越不对劲了。

    许新沂倒在后座上,她的体越来越冷,她的心里呼吸都困难,体上不断的冒出冷汗,她自己也不知自己这是怎么了,她只知道她时常受到剌激就会这样,而且,心间好难受。

重要声明:小说《天降男神:来自千年前的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