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婚约3

    “这些子,谢谢你。”她举起酒杯,与冷然共饮了一共。

    在酒中,她迷失了自己,苦涩的味道,品尝后却有巧克力的味道。凡事苦中都带有乐,她做的是自己想要的事,可是乐却无从说起。

    冷漠这时走来了,看到冷然与许新沂在聊天的模样,他只是眉头一蹙,来到冷然的耳边说了什么,冷然点了点头,与他一起离开。

    冷漠离开的时候,深深的看了许新沂一眼。这一眼,让许新沂的心里不断的跳动,好象冷漠在提示着她什么,是她想太多吗?冷漠到底是想和她说什么?

    “公主,您这是要去哪?”秘书看到许新沂出去了,连忙叫住她,问明她的去向。

    公主?她回过头看了这个秘书一眼,是冷然的人,只有冷然的人才会这样称呼她,原来冷然居然已经安排人在她的边了?动作真快。

    “上洗手间,你要不要跟?”许新沂的心很火,她的语气也不太好,瞪了秘书一眼。只见秘书职业的对她微微一笑,又坐回了属于她的位置上低头工作。

    许新沂走出了成氏集团,她上了自己的跑车,要去哪呢?开着开着,熟悉的路,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大厦,平安集团四个大字在阳光下很剌眼。

    以前这繁华的地方,现在却是人去楼空,只有一个保安在这里守着。她走了进去,保安也没有挡住她,坐了电梯,来到了顶楼,安澈的总裁办公室。

    原来,一切都开始变了。

    办公室内,莫助理不断的忙碌着。

    明明平安集团都快散了,现在被许新沂收购了,按理说莫助理不需要再上班,更不用工作了。许新沂站在大门外,看着她小影在里面不断的忙碌着,似乎在处理着什么。

    若大的办公室,若大的地方,只有她一个人,灯也没有开,只有她手指敲打着键盘的声音。

    “许小姐?”这时,莫助理终于意识到有人站在门外,当她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了许新沂的影。

    她站在外面,不知看了多久。莫助理有些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却没有以前那么的去泡咖啡倒茶了。

    “在忙什么?”显然,莫助理将自己与她之间的关系拉远了,以前有些熟悉,但也并不算是朋友。可是,现在更陌生了许多。

    莫助理看着她的到来,神有些奇怪,脸部的表有些僵硬。许新沂走上前,看到莫助理想挡着的东西,她拉开莫助理,发现她的电脑里处理着东西,是一些资料。

    莫助理居然在搜集着资料,想救安澈?她是在想帮安澈减行罪行吗?许新沂不可思议的往下面拉,一边看着上面的文字。

    安澈的边,瞬时之间,只有这个平时只有工作关系的助理。以前的那些高级也没有一个留下来守着平安集团,可是,莫助理拿着薄薄的工资,却还是一心在等着安澈平安回来。

    “要不要去成氏集团上班?我缺个秘书。”许新沂许久之后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她确实缺一个忠心的人儿。

    现在边的人是冷然安排的,全部是他的手下。其实在外人看来,她和冷然是一家人,是一伴的,但是,她知道冷然总是安排人在监视着她,她快喘不上气了。

    莫助理听她这一说,甜甜一笑,推一了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不用了,谢谢。”她知道安总裁一定会回来的,她知道平安集团一定会回来的。

    上次如果不是安澈帮她,她现在可说成了欠债到处跑的人。那些钱对她而言确实很重要,也很多,但是,安澈却不用她还,说是她工作努力,应得的。

    为了报恩,她留下了,守在这里,守住安澈的办公室。

    人去楼空,守着一个办公室有什么人?这里都不再属于安澈了,可是,莫助理却一直都没有离开,每天按时上班,按时离开,三天了一直都是这样。

    “那我走了。”她想了一下,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许新沂迈着步伐,高跟鞋踩着节奏离去。

    莫助理看了她离开的背影,似乎有什么要说,便跑上前去叫住了许新沂:“许小姐,你可不可以帮一下安总裁,我相信安总裁不会做那些事的。”

    求她,莫助理居然求她。外面的人都知道,现在弄得安澈变成这模样,是她许新沂一手造成的,这一切是她想要的,她得到的,她失去的,通通都报复了。

    “抱歉。”她不会救安澈的,如果救了他,她的灵魂就会下地狱,她没有办法给自己的宝宝一个交待。

    一年了,她依然没有办法忘记,自己肚子里的那块,属于她的一个小生命,被安澈无的弄掉了。

    “这个是安总裁留下的。”莫助理说着,从口袋里拿出安澈的手机。

    这个是警察把安澈带走的时候,安澈忘记拿走他的手机了,这几天莫助理一直把安澈的手机带在边。

    许新沂看了一下外型,是安澈的手机,一年了,他居然连手机也没有换,依然是以前的那一个熟悉的苹果5代。

    “我走了。”鬼使神差的,她居然接过了安澈的手机,在她进入电梯的时候,她拿着他的手机,轻轻的打开。

    里面设了密码,她轻轻一按一组熟悉的号码,居然真的中了。她记得在她失忆以前曾经开过他的手机,上面的密码是她的生

    密码居然还没有换,是她的生。找到了相册,她看到了,是她与安澈的合照,还有她很丑的相片,是照着了,还有些是侧着脸,各种姿势,没有想到安澈居然保存了下来。

    她翻了一下他的手机,里面存着一些信息,还有一些相片,大多数都是她的。她内心有种说不能出来的感觉,安澈到底是在想玩什么新的花样吗?

    “当。”电梯门开了,几秒的时间,她又回到了一楼,走在这空的大厦内,她看到保守正在无聊的玩着手机,看到她出来的时候,他站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天降男神:来自千年前的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