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逃离2

    “啊,我不清楚哦。”小琴一笑,她往前走着,一时大意说出来了,这些事不是一般上班族能知道的,她怎么这么大意呢?

    头有些重,许新沂睡着迷迷糊糊的,一直感觉到有人在她的边,可是,她连眼睛也睁不开,又好象是在做梦。

    她记得了,在安澈的安宅的时候,她就好象有过这样的梦,当时,那个男人确实也站在她的边。当时,她以为是成悻回来了。

    “成悻,成悻。”她不知觉中,念出了这个男人的名字。

    在她的记忆里,在她的印象中,这个男人出现确实很少,他就像是一个神秘的人,在她的生命中出现得突然,却也消失得特别的突然,让她不知觉中寻找着他的影,却发现他有时候就像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男人愣住了,走到边坐下,拉着她的小手,虽然房间内开着空调,她的手还是那样的冰,那么的冷。

    “这些子,你过得好吗?”男人低下头,为她轻轻的拉了一下被子,他的脸有些冷,上面的疤有些恐怖。

    他低头的瞬间,侧脸上的轮廓很美很美。就像是许新沂梦中的成悻一样,记得那段时间,成悻给予了她太多的快乐。、

    成悻就像是一位王子,给予了她太多的快乐,还有她想拥有的一切,然后护着她,可是,当这一切在突然一夜之间消失的时候,她又回到了灰姑娘的白天。

    就像她是灰姑娘,只有在晚上十二点过后,她才能穿着漂亮的水晶鞋做回白雪公主,当天亮之后,她又回到了那一个没有人疼的许新沂。

    她是冷欣,是成冰,还是许新沂?她不知道,如果让她去选择,她宁愿当成冰,好好的呆在成悻的边。

    成悻就是她心中的王子,她喜欢,很亲切的在感觉,可是,他最终都不会属于她。他永远是她梦中的泡沫,醒来后,什么都没有了。

    “想成悻,很想很想。”许新沂抬起头,轻轻的抚着男人的脸,这张是成悻的脸,她一辈子都记得。

    他笑得很温和,坐在她的边,那感觉很安全。她永远都忘记不了,成悻为了她,做尽的一切。

    一滴泪,从男人的眼中滴落,滴在了许新沂的脸颊上,有些痒痒的,有些冰冰冷冷的,她想抽手摸一下,却舍不得把手从男人的脸上抽回来。

    她真的舍不得,成悻的脸是怎么了?他为什么好象很难过的样子?她记得成悻以前在她的面前总是笑的,他笑得很好看很好看。她承认,成悻是她见过最帅的男人,也是对她最好的。

    “如果成悻骗了你,你还会想他吗?”他转过头,外面的风有些大,吹落了他的帽子。

    他确实是成悻,却不再是以前那个帅气的他。他的脸被毁了,左脸帅得如从前,可是,右脸却被毁了,一条大大的疤在那里,像烙在他的脸上,永远都无法去清除掉。

    一年了,他一直在修城,在某一个角落看着,他也很走出来,可是,却永远不敢现,看到许新沂为他奔波的时候,看到所有的事都成定局的时候,他就在某个角落看着,一切他都知道,全部都清楚。

    “可是,成悻死了,死了。”许新沂不断的念着,她转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每次想到成悻,她的泪水就一直流而不止。

    一年了,成悻死了一年了,她这是第二次梦到他。记得第一次的时候,她见到成悻上全部是血,她好害怕,可是,她却救不了他。这一次,一定是成悻想她了,所以回来找她了。

    “乖,再睡会。”成悻看了一下时间,手在她的面前挥了一下。

    许新沂没有说话,眼睛乖乖的闭上了。成悻会催眠术,一直以为,她在半睡半醒的时候看到他的时候,他都用了这一种方式与她见面。当初利用了她,害她失了记忆,是他一手去计划的,可是,在短短的那一段时间内,他却不可思议的喜欢上了她。

    当初,她才十八岁,样子很清纯。那时的她,很喜欢赖在他的边,常常在他的耳边叫他悻,他喜欢那种快乐的感觉。

    时针指在成晨五点的时候,成悻起离开。他走到窗前把窗关掉后,开了门回过头看了熟睡中的她一眼,轻轻带上了门。

    成晨五点半的时候,许新沂准时醒了,她睁开眼睛的瞬间,她在房间里找着成悻的影,她记得她的成悻说话,说了好多好多,那种感觉,是触觉,梦中是不可能有触觉的。她却失落的是这里根本就没有成悻的影,就连小琴也没有在了。

    空气中,都留着成悻的气息,她闻到了确实是成悻上那特别的味道,成悻来过?他没有死?她很意外,同时很惊喜,只要活着,不管在哪,她一定要找到他。

    “悻。”她轻轻的呼唤着,却发现边一个地方不平,好象有人坐过的,她看了一下地板上,有些脏,确实有人来过。

    这时,浴室里有流水声,那清晰的声音在不断的提醒着许新沂,这个房间除了她之外,还有其他人。

    “悻,是你吗?”她笑着问道,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新沂,你在说什么?我在洗澡呢。”浴室里传来的是小琴的声音,原来她在洗澡?那么,昨晚真的没有人来过,地上的脏脏脚印,真的是小琴的吗?

    可是,地上的印是皮鞋,而小琴穿的是高跟鞋,这完全是不可能是小琴留下来的,她这是怎么了/她捂着发疼的头。

    “没什么。”每天她都习惯在早上五点半起,虽然离开了组织,可是,她的习惯还是没有改过来。

    伸了一个懒腰,她走到窗前打开了窗,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这里的空气很好,有淡淡的玉兰花香,放眼看去,原来在不远处种着许多玉兰花树。

    她突然像想到什么了,拿起她的手机打一通电话,她应该联系冷然了吧?如果她真的是公主的话,那么,她一定要弄清冷然到底与她是什么样的关系。

重要声明:小说《天降男神:来自千年前的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