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高兴

    “爸。”朱素素听到朱霸天这一说,她显然不太高兴,好象爸爸恨不得她马上嫁人一样,虽然她心里很开心,但是一向习惯了撒的她,怎么样都得向朱霸天装一下嗲。

    她那滴的红唇扬起浅浅的微笑,剪裁合体的婚纱柔和地包裹着那完美的躯,若得在场所有的女都羡慕加恨,很多在场的男虽然投来目光,却都只是轻笑不语。

    谁不知道朱素素的作风,若不是她的爸爸朱霸天在全球有着极大的势力的话,安澈是不会正眼看她一眼,而且她是适合玩而并不适合当妻子的女人,大家心知肚明,却不敢言讲。

    “哈哈,你看你,都快成为人妻了,还向爸爸撒。”朱霸天宠的捏了一下女儿的鼻尖,尽管有多少的不放心,可是,女儿长大了,找到了一个很好很优秀的男人,他应该开心才是。

    可是,朱霸天的心里总有一些感觉,不好的预感,好象随时都有什么事将要发生似的,尽管他在外面的手下都安排得滴水不漏,心头上的不祥感觉越来越强,一旦看到朱素素脸上幸福的笑容,再看一下安澈站在那里是那么的真实,朱霸天也认为自己是想多了。

    “澈,我现在就把女儿交给你了,你可要一生一世的呵护她。”教堂的路不长,可是,朱霸天牵着朱素素走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仿佛走了一辈子这么长了。

    终于,到了安澈的面前,她笑着看安澈,看到爸爸把自己的手交到安澈的手中,感觉到他手中传来的温度,她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不是梦,而是真实的。

    她要结婚了,和安澈。

    “我会的。”安澈应着,却没有叫朱霸天为爸爸,为此,朱霸天的眼睛闪过一丝冷意,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安澈居然不买他的帐。

    安澈只笑不语,他伸手接过朱霸天交过来的那双小巧纤细的手。

    朱素素感觉到安澈那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握住了自己的小手,她眼眸憨地望了望安澈,淡淡红霞飞上双颊,她与他此时十指紧扣。

    “澈,我你。”她轻声的说着,低下了头不敢看安澈那双眼眸,每次看到他的眼眸,她都不自的陷进了那迷恋中。

    安澈觉察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冷意,却同时将她紧紧的握着手,转头看向这么多贵宾。当然,这些人都是他和朱霸天特意请来的,只是两个人的出发点,还有目的是完全相反的。

    “真的很美。”“像金童与玉女。”“修城最帅最有钱最有魅力的男人就要结婚了。”“朱小姐真有福气。”“有钱真好。”

    大家都小声的说着,随着婚礼进行曲结束之后,在座的贵宾们都不断的鼓掌,以示自己心中的兴奋度。

    能得到安澈和朱霸天的邀请,也是他们的荣幸,能到这里,也显示出自己在修城的势力,更加重要的是可以在场认识更多的有钱有势的人物,何乐而不为呢?

    安澈和朱素素转过,背对着众人,两个人的手紧紧的握磁卡,在左右亲朋的祝福下,两人缓缓的在红地毯上走着。(刚才朱霸天只不过是牵着女人走了一半的路,而最后那一半路,则由安澈牵着自己的另外一半走完,所以,两个人继续行走着。)

    两个人携手来到了神父的面前,神父望向一对新人,站直了子庄重地说道:“安澈先生,您是否愿意娶朱素**士为妻,并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现场一片安静,只能听到神父的宣言,还有的就是大家都等待着安澈的回答。安澈听完后,望了望站在边的朱素素一眼。

    同时,何,戴尔圣,朱辰夜,徐屹,圣明泽,蒙实几个人也在第一排的贵宾座位上,几个人的表没有太多的神,反而是严肃的。

    “我有些紧张。”蒙实小声的说着,却被几个男人同时回过头,bs的白了他一眼,圣明泽则是踩了他一脚。

    “没出息。”圣明泽甩下这一句话,继续看着安澈。

    其实,大家都比较紧张,只是没有蒙实这么老实,所以大家都没有说出声,倒是他自己说出声罢了。

    神父有些奇怪,安澈怎么不回答呢,大家都在等待着他的回答,他看到了大家期待的眼神,还有朱霸天那带着怒意的表,他弱弱的再次说道:“安澈先生,你是否愿意娶朱素素小姐为妻?”

    安澈捂着头,他那年还小,当时他只记得那件事是与冥组织有关,可是,他查过陈晓和许宏的底细,他们并非是冥组织的人。

    “我说她的父母就是你的杀家仇人,以前我不知道,我一直想你们在一起,可是,现在我不许你再和她在一起,听到没有。”安颜宇也来火了,他甩开了安澈的双手,一口将杯中的咖啡饮尽。

    安澈一下子倒回到自己那宽大的总裁椅上,他闭上眼睛,努力的让自己冷静,明明当年杀自己母亲的人是自己的父亲和冥组织的人,现在扯上了许新沂。上一辈的恩怨,最终都要扯到这一辈年轻人的上,上帝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安澈的头有些疼痛,他不断的让自己冷静去分析,冷静的去想清楚。

    “他们不是冥组织的人,不是。”安澈手一挥,桌上的文件全部都摔落到地上,散落在地上…总裁办公室内一片成乱不堪。

    “能说的,我都说了,现在我走了,如果你还想知道其他事的话,最好派人保护我和我宝贝老婆,否则,你明天就见不到我们了。”安颜宇说着,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亲宝贝老婆的以后,他打死也不会来这里承认这一切。

    刚才他真的害怕安澈一个生气,会亲手把自己枪毙了。

    安颜宇走后,安澈看着他扇门关上后许久许久,他嚼着叔叔说的话,最后打了一通电话给圣明泽…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当年,他当年就是这么的乱,心这么糟糕。

重要声明:小说《天降男神:来自千年前的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