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笑声5

    许新沂一愣,小笑明明都看到了,还问他们刚才在干嘛,她是天真到这种地步,还是说…纯装着的?

    她打量着小笑,只见她的笑是那么的纯,好象是刚盛开的花朵,让男人都忍不住心疼,她的心一沉,小笑一定是在装的,对,一定是。

    刚才她明明看到小笑眼里的恨意,还有一丝杀意,可是,这一刻,她却天真的看着自己,好象不懂。

    “没什么,只是公事。”安澈一语带过,他上前去扶着小笑,看着她的小手被剌伤了,眼里带着悔意。

    他说过不会让小笑受伤任何伤害的,可是,眼前的她这么无助,这么的脆弱,他刚才,还是伤害了她。

    “阿兰,快叫蒙实过来。”安澈看着她的伤口,心里一沉,花瓶的碎片剌进了掌心里,流出了很多血,而小笑却是强笑着看着他,一句疼痛都不敢喊。

    他眼中的怜,还有心疼,让许新沂的心里一酸,什么时候开始,她居然会在乎这个男人的想法,还有看法。特别是他看着小笑眼中的柔,让她的心里很不舒服。

    “是。”阿兰听到响声后跑来,却看到小笑被安澈抱在怀里,小笑手中居然流血了。

    “让开。”安澈抱着小笑,看到许新沂站在自己的门口,他的语气很冷,好象刚才发生的事,只是一个意外,又或许是从来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他的眼中,看着他是冰冷的,而看着小笑的时候,却是柔万种。

    “哦。”许新沂装着不在乎的看着安澈,侧着子,让安澈抱着小笑走了进去。

    小笑回过头,对着许新沂笑了,她的笑里有着很多复杂的感,许新沂不知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她居然感觉到小笑在挑衅着自己。

    看来,这个小笑看似温柔,其实是一个很难对付的人物,她还是不要惹上才好,她转头就要离开。

    反正她也是该离开的时候了,不管她和安澈有多少年的合约,她只知道只能离开就对了,这一潭水还是不要惹的好。

    “许小姐,可不可以留下来陪陪我?”看到许新沂要离开,小笑突然叫住了她。

    因为小笑的话,安澈也一愣,他轻轻的将小笑放在自己的上。柔软的感觉还有安澈的眼神,让小笑信心满满,她的眼里尽是脆弱,有些渴望的看着安澈。

    安澈回过头,看着许新沂一眼,只是轻轻一扫,眼里没有任何感霾得像暴风雨将要来临之时。

    “我我还有事。”她不想留下来,反正,她看到这一切,心里特别的不爽。

    “让你留下,你就留下。”安澈冷冷的说着,他轻轻的为小笑盖上了被子。

    这时,蒙实和阿兰跑了过来,蒙实的手里还挽着一只救药箱,他过来的时候,看到许新沂在,以为是许新沂受伤了。

    “许小姐,你没事吧?”地上的血,可是,人儿还是好好的站在这,并没有什么事,看来是安澈小题大和了。

    “里面。”接收到蒙实关心的眼神,她轻轻的指着里面,受伤的人可是安澈的宝贝,怎么可能是她?

    她可没有小笑这种待遇,在安澈的眼中,她连人也不如。她现在完全的相信了冷然说的话,她知道,这一切都并不代表着什么。

    “啊?”蒙实往里面看去,只看到安澈守在边,而小笑则是躺在上。

    这是怎么回事?三角恋?蒙实有些意外,安澈也太不小心了。

    对于安澈给予小笑的关心,大家都心知肚明。许新沂和小笑,哪个人在安澈的心里的地位更重要一些。

    小笑,很明显的就是未来女主人的角色,而许新沂只不过是一个配角罢了,让人不解的是,安澈还有五天就在大婚了。

    朱家那边今天早上还打过电话问关于宴席的事,在修城办完后,还要飞往法国办一场。

    朱家族和平安家族,两个都是世界顶尖的家族,婚礼自然也会是比任何人都要豪华几倍。

    到底谁才是安家最后的女主人?大家心里都在猜着,却不敢去多事。

    “许小姐,要不要为你准备午饭?”这时,阿兰走了过来,她有些关心的看着许新沂。

    许新沂现在在这里的份,显得有些尴尬。安澈在里面陪着小笑,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听到阿兰的关心,许新沂瞬时心里暖暖的,在这里住的这一段时间,她的事全部是阿兰为她打点的,和阿兰的接触不多,但是,她的关心很真实,让她觉得像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关心。

    “谢谢,不用了,我一会还得走。”许新沂一笑,她看着阿兰眉头一皱,显然好象有什么事想说,又犹豫要不要说。

    阿兰什么都没有说,她点了点头,拿着东西往一楼走去。阿兰是这里的管家,对于这里的什么事都了解,只是…有着太多的不可以。

    安澈在房间里,许新沂在外面,她有些无聊的往房间里看去,蒙实走了出来,房间里只有安澈和小笑。

    小笑依在安澈的怀里撒,她突然发现,其实这个时候安澈真是一个男人,一个女人需要的好男人。

    他在小笑的面前,扮演着一个男人的角色。许新沂从来都不曾想过,原来,安澈除了权力地位之外,还懂得讨女人欢心。

    一个男人的心,最终都要让一个住在他心底的人解开那个结,而解开安澈的心的钥匙其实就是小笑?

    她笑了,笑得有些苦涩。

    这时候,她差点就误认为自己喜欢上安澈了,或许是她一直都不懂得人世故的原因。

    现在,她都不知自己到底是谁,哪个名字才是她的?她不知道。

    “这个,有人让我交给你。”这时,蒙实走了进走,他看了许新沂一眼,低声的说着,尽量不让在屋内的人听到。

    许新沂略微一顿,她转过头看着蒙实,再低头看着他手中的东西,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垂下头去;“你怎么会有这个?”

    “他让我转告你,安澈还有五天就要结婚了,你…的子还长着。”蒙实不知自己这样表达,会不会好些?

重要声明:小说《天降男神:来自千年前的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