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和小萌分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叫吴大胆 书名:医师怪谈
    这异市的白袍执法者和我距离很近,温柔地抚摸着我怀里小萌的脑袋,还问我小萌有没有名字,显得很是和蔼和慈祥。

    怪了。我怎么会觉得他和蔼呢?和蔼不是应该来形容老年人什么的嘛。这白袍执法者听声音的话,感觉年纪应该是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吧。

    我回答道:“有名字的,我给它取名字叫做小萌。”

    小萌?好名字。哈哈哈。这小家伙肥滚滚圆乎乎的,的确是萌的。

    白袍执法者的心似乎很好,一边拨弄着小萌的肚子,一边笑道。小萌似乎也知道眼前这个浑白衣服的人是在嘲笑它长得太胖,有些不高兴的哼哼唧唧的。但是架不住那人抚摸它让它觉得很是舒服,就摆出了一个我懒得跟你计较的造型。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更加怪异起来。

    我们旁边两侧的老蛇和香依估计也是吃惊不小,我都能够想象到他俩面具下面的那张脸上的震惊的表。本来以为这白袍执法者是过来找茬的,结果人家是过来示好的,似乎还和我有些关系。

    “别问我和你是什么关系,问了我也不会说。你的事我也不会帮,路终究是自己走的。更何况我还不确定呢。但是呢,这小家伙我甚是喜,帮帮倒也无妨。你知道为什么刚才小萌那么的躁动焦虑,连你这个主人的话和安抚都不听了么?”

    这白袍执法者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他说的的确没错,刚才有一瞬间,我的确是起了让他帮忙的心思。一看他就是个世外高人,手段肯定相当厉害,如果有他帮忙的话,抓捕那孟红旗孟大兵和雷鸣三人,应该会容易不少。

    不过仔细一想,人家凭什么帮助我?这就好像一个普通人有一天偶然遇到了比尔盖茨,盖茨说你长得像我以前一个好朋友,小伙子不错。但是你说你能要去比尔盖茨帮你开公司么?一样的道理。

    但是他既然说到了小萌的事,我就非常的认真仔细了。话说我这个主人真有些不称职,连小萌到底是什么动物也不知道,它喜欢什么我其实也不知道,就是这么就养着了。之前问过老蛇,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不太想和我聊小萌的事。真是奇怪了。

    不过既然这白袍执法者都开口问我,我自然也就说出了我的猜测:“应该是你刚才给那贩卖地仙根的摊位主人的东西,引起了小萌的兴趣吧。从你拿出那个东西开始,小萌就非常的躁动焦虑不安。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仔细想了想才想到这个可能。而当那摊位的主人和他的伙计拿了你给的东西立刻之后,小萌都想要追上去了的表现,我就肯定。是你拿出来的东西让小萌躁动和焦虑不安了。”

    “不错不错,思路清晰,观察力也不弱。”这白袍执法者拍拍手说到:“你家小萌的确是因为我拿出的东西而变得躁动。因为,拿东西是能够让小萌发生重要变化的一个巨大契机。有了这东西,小萌的未来,会强大得超出你的想象。”

    果然如此!!

    我心中大喜望外,刚想问他说你能不能给我一点儿,话到了嘴边儿我立刻就咽了下去。那可是能够交换地仙根的东西啊!人家凭什么平白无故地给我。

    看到我不说话沉默了,这白袍执法者呵呵笑了:“怎么不说话了?我猜,你现在肯定很想问我要那个东西给小萌。但是又知道太过贵重,所以开不了口是吗?”

    我不得不承认,和这个白袍执法者打交道真的永远都处在下风。无论你想说什么,他似乎都能够一眼看穿你的心思,让人非常的尴尬。我只能是有些尴尬地点点头,不过又解释说我也就是随便想想。

    “你不是随便想想,你应该也清楚。如果我只是过来告诉你这样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没必要和你说这么多。信得过我的话,小萌交给我。过一段时间,我自然会让小萌自己来找你。”

    他的意思很明显了,让我先把小萌交给他,然后他也许会给小萌它想要的东西,然后等小萌成长之后再让小萌回来找我。我心里面非常的犹豫,因为凭着直觉,我觉得这异市执法者和我说的应该都是真的。

    说实话和他比起来,我就是一个小人物,他没有必要这么来诓骗我。就算他真是想要小萌的话,总有办法抢夺的。但是他没有,而是来和我和颜悦色地说。单从这一点我就觉得应该靠谱的。

    就在我犹豫不决,低头和小萌你看我我看你的时候,老蛇走了过来,声音低沉地说到:“他说的没错,或许,小萌跟着他一段时间才会更加有成长的空间。毕竟,小萌如果想要长成,难度太大了。”

    我转过看着老蛇和香依,他俩都冲我点点头。

    好吧,既然他们都认为这异市执法者能够先帮我养好小萌,那我就先把小萌交给他吧。虽然心中有些不舍,但是为了小萌的未来,我还是打算先和小萌分开一段时间了。

    我把小萌抱起来,和它大眼瞪着小眼:“喂,小家伙。那个,好像听他们的意思,你应该是一个厉害的小东西。虽然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跟着我,但是我已经感觉自己离不开你了。我在小静的坟前发现了你,或许,你是小静给我的礼物吧。好好跟着异市执法者,到时候时候到了就来找我吧。”

    说着说着,我居然感觉鼻子有些发酸,眼圈儿都有点儿红了。小萌好像也有些伤心,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用两只短短的呼呼的小爪子在眼睛上面擦来擦去的,显得很萌很可

    “你俩何必如此凄切,只是分开一段时间而已。我是看这小家伙和我有缘,才愿意出手。否则的话,我看都不会看上一眼的。”那白袍执法者在一边温和地说到,劝着我和小萌。

    我点点头,拼命忍住眼睛里快要掉出来的眼泪,咬着牙一狠心,直接把小萌递给了他,放到他怀里。执法者点了点头:“侍者,给他一张火符,一张金镇符,一张隐符。算是小萌没跟在你边的保命之用吧。不到命攸关的时候,别浪费了。不过,小心一点,别被太多人知道你上有这三张道符。否则的话,这三张符纸放在十几年前不算什么,现在的话,可是要掀起血雨腥风了。呵呵。”

    说完他就转离开了,那两个带着没有五官的白色面具的侍者走上前来,递给我一个包裹,一句话都没有说,然后转就跟着那怀抱着小萌的白袍执法者离开了。只剩下我站在原地。

    待得他们都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我还在原地发呆。老蛇和香依围了过来,对面远处的王队长和小甘也朝我走过来,他俩隔得远一些,估计还不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呢。

    五个人都重新站在一起之后,我把刚才的事大概给王队长和小甘说了一下,他俩也是听得连连称奇。老蛇问我:“刚才那异市执法者的两个侍者给了你什么东西?是执法者吩咐的么?”

    我有些奇怪,问老蛇刚才那白袍执法者走之前对我和他的侍者说的话的话大声的,你没有听见么?

    这么一问,老蛇和香依先是一愣,然后才好像是反应了过来。两人都是相当的震惊。

重要声明:小说《医师怪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