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尸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叫吴大胆 书名:医师怪谈
    看着眼前高大空旷的发着绿油油光芒的地下空间,我们三人同时心头一震,这地下尸池的形,是在是从里到外透出一种难以严明的森恐惧感。

    但见这地下尸池的空间果然是高大,挑高居然足足有六七米!四周的墙壁里面,都埋着那种大大的壁灯,地面上也有些地灯,天花板上则是顶灯。之前我们看到的那绿幽幽的光芒,正是从这些壁灯、地灯和顶灯发出来的。

    最诡异的自然是下面的形!我们的面前,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池子,或者说,这整个地下二层,就是一个巨大的尸池。这池子里面的应该是某种福尔马林和一些医学药剂的混合液体。散发着一股股浓烈的福尔马林的刺激气味,让人皱起了眉头。

    在这个巨大的尸池上面,是一条条架在上方的差不多只能容一人通过的水泥小道。这一条条纵横交错的水泥小道,把这个尸池分割成了很多很多块不大的区域。就好像是南方乡下农村那种阡陌交通的水稻田一般。

    只是田坎把稻田分割成了一块块,这里是架设在尸池里的大量水泥小道把这尸池分割成了一块块的。

    因为这些各处的绿幽幽的灯光也并不亮,所以根本就看不清楚尸池里面的况,只是这尸池里的所有东西,仿佛都被涂抹上了一层淡淡的幽幽的绿色,显得神秘而诡异。

    池子水面上也是黑漆漆的,微弱地反着幽幽绿光,不知道到底有多深,也不知道尸池里面除了浸泡着的尸体之外还有什么让人胆寒的东西。

    “别愣着了,这地方让人很不舒服,快点儿把秦天民留下的压胜镇物弄出来毁掉完事了快点上去。”王队长表严肃地说到。

    这个道理我们仨都懂,谁都不想在这儿多呆哪怕一分钟,就算是我很想找回在这儿的记忆,但是真到了这个地方,出了觉得渗人之外,好像并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激发我的回忆之类的。

    我用手电指着手中的建筑结构图分析到:“根据秦天民教授给我们的建筑结构图上面标注可以看到,这教学试验楼地下二层的两个压胜镇物埋放的地方比较的隐蔽。其中一个在这尸池最里侧的倒数第二条水泥小道上末端,另一个……在尸池东北角的池子底部!”

    根据这个况来看,那尸池水下的那个镇物,想要取出来定然是非常危险的。我们现在应该先想办法找到那尸池里侧那条水泥小道末端的镇物。估计等我们取出来之后,瘦猴和老蛇应该也下来了,到时候五个人一起想办法再取尸池里面的最后一个。

    基本做好了这样的决定,我们三人就按照秦天民教授给的建筑构造图,慢慢地踏上了这些架设在尸池上面的水泥小道了,一步步地在这一片绿幽幽的渗人光芒之中往前挪动而去。

    这尸池中的液体非常的平静,没有一丝涟漪,绝对是一池死水。不过其实也就是这样才显得正常。要知道这里面沉着的泡着的全部都是一具具死尸啊,这反而要是池水表面有什么涟漪的话,才会把人给活活吓死!

    四周非常寂静,一丁点的响动都没有。只能听见我们三人彼此的呼吸声,和沉重的砰砰砰的心跳声,还有从天花板上缓缓低落的水滴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反正这地方也没有人来,主要是用来存储尸体,所以天花板根本没有进行过吊顶,就是普通的水泥天花板,因为潮湿的缘故,还在缓慢地滴水,有时候滴在我们的手背上或者脖子里,异常的冰冷。

    这种时候尤其需要小心,水泥小道上面也是湿漉漉的,滑唧唧的,如果一个不小心,就滑落到尸池里面,那种体验恐怕就不太美妙咯。

    我一边走,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有些紧张地盯着脚下的尸池水面,生怕突然会从里面钻出什么东西来。刚才在那地下一层,为了对付那清朝猛鬼,我的右边胳膊无意之中爆发出了神秘的强大力量。估计这儿要是再出现什么可怕的东西,那我可就是无能为力了。只能靠王队长了,听大壮那意思,他应该有一个很牛比的撒手锏,一直没有使用。

    想到这儿,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下,可是立刻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眼角的余光一下子瞥到了水泥小道下的尸池水面,有一圈涟漪一下散开,我仿佛还看到了水面下有一个粉红色的影子一闪而过。

    “什么东西!”我低吼一声,停了下来,眼睛死死地盯着下方的尸池水面。随着我的警惕,大壮和王队长也都停了下来,警惕地看着这尸池的水面。

    可是水面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的动静,连刚才那一圈涟漪都好像是幻觉一般。

    “怎么了赵老弟?”王队长问我。这种况下大家精神都是紧绷着的,高度紧张,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可能让我们变得非常的敏感。再加上本来就是在这潮湿狭窄的水泥小道上面,抵抗力就显得更弱了。

    可现在这尸池水面一片寂静,根本没有涟漪泛起,也没有粉红色的影子在水下游动。说不定是我精神太紧张,看错了呢?不然的话,如果有东西在脚下游动,涟漪总是会有的吧?

    想到这儿,也为了不给大壮和王队长增加紧张绪,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可能是我太紧张太疲惫,一时看错了。没什么,快点过去吧,别耽误太多的时间。

    就在我刚想往前走的时候,突然脚下想起来哗啦啦的水声,那尸池中居然溅起了一朵朵的说话,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立刻就要从里面冲出来了一般!

    我靠!还真他妈的有东西啊?!

    我直接脱口而出爆了句粗口,因为这种况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们已经在这水泥小道上走出了十几米距离了,要想退回入口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只能是硬着头皮往前跑了。还要躲避来自这尸池中不知何物的诡异攻击。

    哗啦啦的水响声之中,一个巨大的粉红色影子刷的一下从尸池里面飞而出,我一下躲避不及,眼看就要被这东西给撞击中了。我感觉后背一紧,一股力量把我拉扯了回去,才堪堪地躲过了这粉红色影子的攻击。

    幸好我后的王队长眼疾手快,拉了我一把,否则我这一下就会要掉进诡异的尸池里面去了!

    “快走快走,到前面去,站在那儿再做算计!”王队长轻轻推了我一把,让我往前快跑。因为就在前面不算太远的地方,是这些纵横在尸池上面的水泥小道的一个交界处,就好像是城市里公路的立交桥一般。是一个比较宽阔的平台,差不多有四五个平方,如果能够跑到那儿去的话,也比在这狭窄滑溜的水泥小道上好啊。

    我们三人赶紧用现在能够跑出的最快速度,跑到了前方的水泥平台上,三个人稍微松了口气,背对背的组成了一个三角形,警惕地看着前面的尸池。

    “刚才,攻击你的,是里面泡着的尸体么?”王队长好像是问我,又好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到。

    “可是,人的尸体会是粉红色的么?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一抹红色的影子。”大壮环视四周,提出了一个疑问。

    我苦笑着摇摇头说着你们可能就不知道了,在用大量福尔马林混合一些防腐液体混合而成的液体,把尸体浸泡在里面是可以很好的保存尸体的。让尸体既不会变成干尸,也不会变成腐烂的一堆,而是能够比较长时间的保持好像刚死亡不久的那种状态,甚至皮肤还会有部分的弹。但正是因为如此,一个弊端就是这些混合的医用存尸药剂会让尸体整个皮肤呈现出一种怪异的粉红色,我们大学时代解剖过的尸体大多是如此的。

    “那也就是说,刚才攻击我们的,就是沉在尸池里面的尸体咯?”大壮有些担忧地问我。因为现在经历了这么多诡异可怕的事,要说这些尸池里面的尸体跳出来变成行尸攻击我们,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而那也是最可怕的况,因为这尸池里面最多的就是尸体,要是全部暴动,我都怀疑会不会组成一支尸体大军,就好像是魔鬼率领的军队了。那估计就算是封老爷子现在也跟着我们来了,估计也是束手无策的。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沉默。王队长开口打破沉默:“我看刚才从尸池里面扑出来的那个粉红色的影子,并不像是一具尸体。应该不是人形的,虽然没有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但应该不是尸体。”

    嗯,是嘛?这尸池里面泡着的不是尸体,还有什么玩意儿?

    我刚想问清楚当时在后面看的最清楚的王队长那是什么东西,突然听到了四周的尸池中响起了哗啦啦的水声。水声越来越剧烈,到最后我们都借着幽幽的绿光看到了这个不大的水泥平台四周的尸池水面,好像是开水沸腾了一般,都翻滚了起来。

    这时候我们才发现,躲到这水泥平台上面也真是有利有弊的。虽然我们行动更加方便,不会一不留神就从小道上滑落到尸池里面,但是这地方却是要面对同时来自不同区域不同方向的尸池里的东西的攻击!

    这地方可是尸池上面的水泥小道的“交通要道”啊。

    “提高警惕,那东西来了!”王队长低沉地一吼,手中握紧了军用匕首。我和大壮也目不转睛地盯着翻滚的水面。

    哗啦啦的声响中,四条粉红色的影子,从尸池中好像弓箭一样飞而出,朝着我们三人围攻而来了。这四面八方的同时攻击,要想避开可不那么容易!

    “蹲下,屈避开!”王队长大声指挥到,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我们三个几乎是同时双腿一曲,立刻蹲了下来,那四个从尸池中冲出来的粉红色影子从头顶划过。而我们同一时间都把手中的匕首往上举了起来,朝着上方伸出。

    刚好在那些空中飞而过的粉红色影子腹部上划开了一条深深的口子,带着一股股强烈尸体腐臭液体从这上方洒落下来,我们赶紧都低头脸冲下,担心这些玩意儿掉进嘴里就惨了。不说有没有剧毒,但是肯定会恶心死的。估计一个星期之前吃的饭都会吐出来。

    我们三个重新站了起来,看着彼此上臭烘烘的气体,都是哭笑不得,这都比垃圾堆里的乞丐还要臭了。

    “别放松警惕,小心那些玩意儿还会再次攻击。先在这儿等等再走。”王队长的临战指挥直觉是在大量的实践之中出来的,应该是错不了了。

    果然,就在我们刚歇了口气,又开始有几个粉红色影子开始疯狂地从尸池中往这平台上面冲击过来。速度非常的快,我们三人为了躲避这些玩意儿,可谓是使出了浑解数。没多一会儿时间之后,大壮好像是一个躲避不及,被一个东西撞在口,脚步一个踉跄,不断地后退。

    那尸池中的粉红色怪物好像冲击力很大,连大壮这么强壮得跟黑熊似的躯都在不断地后退中。幸好是我和王队长都在他后,赶紧一下扶住了他,抵住了他的后背,三个人花了好多力气,才阻止了大壮后退的动作。

    然后王队长动作最快,一下闪到前方去了,不由分说地掏出玻璃小瓶儿,把一罐黑色的血液撒了上去。我们也围了上去,手中的匕首使劲儿地往这东西招呼上去。没多久时间,这东西就彻底地不动了。

    也不知道是尸池里面还潜伏着的那些其他的“同类”是感觉到了它的死亡还是说感觉到了黑狗血或者熊鸡血什么的威胁,总之,一时之间,四周的尸池水面总算是安静了下来,很快就没有了涟漪。

    总算是解决了一个,其他的也消停了,可以歇口气了。

    我们三人都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开始趁着这时间仔细打量起来这被我们废了好大力气才弄得估计是死了的东西。

    这一打量之下,我们都有些惊讶。因为,这躺在水泥平台上已经一动不动了的粉红色怪物,看上去居然好像是一条鱼的形态!

    只是浑都没有鳞甲,而是那种露的红色皮肤,好像是被拔掉了皮的老鼠一般。眼眶中也没有鱼眼,只有一层灰白色的膜。脑袋很大,前方还有个拳头大小的瘤子,估计冲击力应该会不小。微微张开的嘴巴之中,好像倒立的匕首一般的牙齿闪着寒光。腹部上面,还有四只短小的脚,长脚的鱼!

    这,这就太古怪了!

    这尸池里面可不是什么真正的水,而是福尔马林和各种防腐剂的医用混合药剂,活的生物根本不可能在里面生存。不过事无绝对,这么多诡异的灵异现象之前,在没弄清这鱼形怪物是什么之前,也不能下结论的。

    “这是什么古怪玩意儿?是人放养在尸池里面的?还是怎么回事儿。”我当然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也不认识这玩意儿。

    王队长则是表沉重:“这是尸鱼,我曾经在东北的一个万人坑里面见过一次。”

重要声明:小说《医师怪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