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孟家二兄弟的打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叫吴大胆 书名:医师怪谈
    秦教授一看王队长有些发怒了,赶紧解释:“王警官你恐怕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那头三尺空,让你全家疯这个厌胜之术的谚语来打个比方,并不代表我真的就敢把这么恶毒的压胜巫术用在一所大学的教学试验楼的建设上。我没有那么的丧心病狂。”

    听到他这么一解释,王队长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我也是松了一口气。幸好这秦教授没有用那么恶毒的厌胜之术,不然的话,估计重案九组里的人没人能够接受。在这儿呆了这么久,我算是发现了,这里的人都是一群嫉恶如仇的人,不然的话也不会加入重案九组这个如此危险的特别刑警队了。

    “那,秦教授是如何去修建那医学院的教学试验楼的?后面死了那么多的学生,又怎么解释?地下室尸池曾经发生过无比诡异的重大死亡案件,又是怎么回事?”王队长有些咄咄人地问到。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说出,其实我就是那次地下室尸池学生集体死亡时间中,唯一的,正常的,幸存者。可惜的是,我已经忘记了所有的事了。

    秦教授的表有些飘忽,似乎是陷入了回忆当中。然后,他缓缓说出了当初建设我们大学医学院教学试验楼的过程。

    那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期的事,距今差不多已经有十几年了。

    当时我们学校,刚刚建立了医学院,又被国家设立为医学学科师范学校,可谓是意气风发。所以对于医学院,也是大肆地投入资金进行大规模的建设。一所可以进行医学临试验的教学试验楼的建设,就迫在眉睫了。

    当时的学校校长,把这件事全权交给了时任我们学校副校长的孟红旗,他是我所在医院的院长孟大兵的哥哥。当然,那个时候孟大兵时候还不是院长,是医院管理层的的一个领导。

    而孟红旗和孟大兵,早在六七十年代那红色海洋运动的时候,就已经和秦天民教授相识了。三个人的关系一直都还不错,到了九十年代末期,三个人也都在各自的行业岗位上混得非常的好。

    这时候孟红旗所在的大学,也就是我所就读的学校要修建医学教学试验楼,孟红旗自然就找上了自己的朋友秦天民。当时的秦天民,已经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建筑学专家了。为一所大学修建移动教学试验楼这种工程,本来是不轻易接手的,但是因为孟红旗很有诚意的邀请和不菲的报酬,所以也就答应了下来。

    可是当他开始着手进行设计图纸的规划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孟红旗却是带着孟大兵找上了门来。三人一番吃喝之后,屏退了秦天民的妻子,三个人待在客厅里面,一边喝酒一边聊关于这次教学试验楼建设的问题。

    当时秦天民还非常的奇怪,为什么是XX大学的教学试验楼建设项目,这孟红旗却带着自己的弟弟孟大兵也一起过来呢?难道是因为孟大兵也在医院工作,所以和这个有关?这恐怕也太荒谬了吧。

    不过接下去孟红旗说的事,就让他万分诧异,甚至是万分惊恐了!

    那天晚上,酒过三巡之后,秦天民发现孟大兵对孟红旗使了个眼色,而孟红旗则是拍了拍秦天民的肩膀。

    秦天民虽然是个一心专注于学术的人,但是并不代表他就很傻。相反的,他对于人世故方面其实还算是专家当中少见的精明。所以立刻笑呵呵地说到:“红旗啊,还有大兵。咱们三都是老哥们儿了,好多年的交过来的。有什么事直接就说,不必扭扭捏捏的。”

    孟红旗哈哈大笑了几声,再次拍了拍秦天民的肩膀:“老秦啊,你说的没错。的确是有些事需要你帮忙啊。主要是这次修建我们学校医学院的教学试验楼方面的事。”说完之后,孟大兵也是搓着手嘿嘿地笑。

    秦天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还以为是他俩想要吃回扣,或者是在建筑材料方面想要有些灰色收入。因为按理说建筑建设委托之后,建筑材料等各方面物资从哪儿采购的问题,就是秦天民这个主持修建者来决定了。之前孟红旗没有跟他专门谈过这个问题,现在提出来,莫不是想要拿回扣?

    心里这么想着,他正准备要开口委婉地拒绝,但是一边的孟大兵却是开口了。

    “天民,我和我哥这次,自然不是说想要回扣的事,你不要误会了。”

    这话一出口,却是把秦天民给搞蒙了。

    这兄弟二人一起出马,到了自己家里,又是喝酒又是谈过往的一起为了红色海洋运动的交的,这不是想要建设的回扣,那是为了什么呢?

    秦天民知道自己再猜也没有意义,只能是安静地听着这兄弟二人开口,想看看他俩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

    最后还是孟大兵开口了:“天民啊,你是搞建筑的。不知道,对于中国古代的一些建筑形式,或者建筑技巧有一些了解呢?”

    这一听完孟大兵的话,秦天民整个人都有些蒙了。他还以为是自己喝醉了出现了幻听,所以用手掏了掏耳朵,笑呵呵地说到:“抱歉啊红旗大兵,我是不是喝醉了?所以耳朵都不好使了,我怎么听到大兵一个搞医学的,和我说建筑的事呢?还是说中国古代建筑的事,呵呵。”

    哪里知道这孟大兵和孟红旗却是一脸的严肃,毫无半点开玩笑或者说错了的意思。孟大兵拍了拍秦天民的肩膀:“天民,你没有听错,也没有出现什么幻听。我的确就是在问你,熟悉不熟悉中国古代建筑方面的技巧和形式。当然如果你不了解,那就算了,当我没说。”

    这秦天民当时也的确是喝了不少的酒,居然完全没有察觉出这孟大兵的话中有话。根本没想到他既然这么问,那显然就是已经知道了一些事了。所以他酒劲儿一上来,拍着脯说到:“大兵你这就看不起人了。我一个建筑学界的专家学者,在建筑圈子里也算是小有名气了。会连自己国家的古代建筑形式和技巧都不知道?你也太看不起我了,罚酒罚酒。”说着就要去给孟大兵倒酒。

    哪里知道这孟大兵的酒杯被他倒上酒之后也不喝也不反驳,只是微微一笑,居然一伸手在这酒杯里面沾了一些酒水,居然直接就用手指头在桌子上面写字。写了两个字。

    秦天民凑过去看,想搞明白这孟家两兄弟今天到底在搞什么鬼。可是,当他看清楚孟大兵用手指头沾着酒在桌子上面写的两个字之后,顿时感觉一股凉气直冲头顶,整个人的酒劲儿也顿时就消退了不少。

    他大瞪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孟大兵和孟红旗。良久之后,他才压低了声音,有些低沉有些沙哑地开口问到,带着不敢相信的语气:“你们俩,怎么会知道这个东西的。”

    那孟大兵在酒桌子上面写的两个字,赫然就是“压胜”二字!

    孟红旗和孟大兵神秘一笑:“这个你就不用管了,而且,我们还知道,天民你似乎,已经掌握了一些压胜之术啊。我们这次来,就是想要请你,在修建学校的医学教学试验楼的时候。在一些机构上,使用一些特定的压胜之术!”

    秦天民嗖的一下站了起来,绪变得非常的激动,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压下了心中的震惊:“绝对不可能!”

    孟大兵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先别着急拒绝,天民,我给你看样东西。你再做决定不迟。”

重要声明:小说《医师怪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