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小静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叫吴大胆 书名:医师怪谈
    小甘和我都露出凛然的表,这催眠术居然可以厉害到这样的地步!让人凭空生出本来不存在的记忆。不过,我现在是要来找回可能存在,但是被我遗忘了的记忆的。这个应该要简单很多吧?

    “抱歉,有些啰嗦了。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涉及到这种催眠方面的事,都非常的危险。而且如果真是你自己选择忘记的事,说明这事你极其不愿意回忆。有可能催眠刺激之后,你就彻底的想起来了哦。”吴医生的语气非常平淡和镇定。

    “没关系,开始吧吴医生。拜托了。时间是差不多八年之前,地点在xx大学的医学教学试验楼。”说完之后,我深吸一口气,清除了心中的杂念。而小甘也离得远了一些。

    “没关系,你可以闭上眼睛,躺下来放松一些。”吴医生让我闭上眼睛躺下,然后坐到了我旁边,开始按摩我的脑袋。

    “想象你漂浮在无边的黑暗中。这黑暗温暖而湿润,来源于一切的初始。四周都是虚无,你什么都没有,你就好像梵天,好像盘古,睡在最原初的混沌之中……”吴医生的声音飘飘忽忽,显得深邃而神秘,同时伴随着他逐渐的按摩,一股强烈的倦意立刻涌了上来,越来越困,越来越困。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自己回到了学生时代,边有很多我都不认识的人,但是他们好像认识我。不过一切都模模糊糊的,好像在云雾笼罩之间,都看不清楚。他们围在我边,好像在和我说话,但是我却听不见他们说什么。

    不过随着时间逐渐过去,那一层朦朦胧胧的好像薄雾一样的东西越来越淡,四周的景色越来越清晰,我渐渐地能够听到一些细微的声音。

    终于,当那些薄雾终于散去,我也清晰地听见了他们的声音。

    我赫然发现自己留着短发,正和几个年轻的男生女生,坐在场边儿上聊天。

    “无双啊,今天准备带我们去哪儿玩啊。昨天晚上我们一起去的那个什么号称最恐怖最灵异的三教地下女厕所,也不恐怖啊。”这是一个浓眉大眼的男生,正在跟我说话,似乎跟我还熟。可是为什么,看到他的样子我也觉得眼熟,但为什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他叫什么名字呢?

    “得了吧,小三儿。不知道昨晚随便出一些动静,就被吓得紧紧地拉住如雪。人家还是一个女孩子啊,想趁机占便宜么?”一个短发女生戳穿他到。那被称为小三儿的男生和旁边的一个女生一下红了脸。想来那个女生应该就是如雪了。

    这小三还嘟嘟囔囔地说道:“不要这么当面打脸好不好?”他委屈的样子和声音让人觉得非常的搞笑。

    一群人都嘻嘻哈哈笑成了一团儿。不知道为什么,我也觉得开心,也就跟着笑。记忆渐渐的有些清晰了。好像我们这一群人是一个小小的自发组成的社团,都是一些对于一些鬼怪传说和灵异现象感兴趣的人。经常会组织去学校或者城市里面的一些有名的闹鬼灵异的地方去探个究竟。

    昨天晚上去的就是在我们学校流传很广,闹得很凶的灵异的三教地下一层的女厕所。结果鬼没遇到,反而是自己吓自己的了一晚上。

    这个浓眉大眼的男生叫做小三,胆子不大,但是却总喜欢吵着去闹鬼灵异的地方。呵斥她的那个短发女生叫阿凤,还有一个如雪。其他人我也渐渐地有了模糊的印象。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后想起来一个声音。

    “抱歉啊各位,还有无双哥。我是不是,来晚了一些啊?”

    当这个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我立刻浑一震,如遭雷击。

    这个女生的声音,正是那个附到张燕上的女鬼的声音!虽然有些细微的差别,但是,绝对是同一个人!

    难道真的是她?!

    我们都转过去,就看到一张温柔的脸。真是一个看上去就小家碧玉的姑娘,讨人喜欢的。

    可就在这一瞬间,我突然感觉到体一轻,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股拉扯力。而且四周突然涌现出大量的白色浓雾,一瞬间就把四周所有人都给包裹了起来。只剩下我一个人在这浓浓的白雾之中。

    但就在与此同时,又有一股大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刮了过来,把这些白色的浓雾给刮散了一些。又隐隐约约地露出了刚才那些人的模模糊糊的影。

    就好像是有两股力量,在彼此缠斗着。

    这是,有两股莫名其妙地力量在我的记忆之中对抗么?

    可是那刮来的大风显然是落入了下风,很快,那些白色的浓雾原来越多,周围什么都看不清了。

    最后我赶紧自己的子一轻,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而起,好像在往空中飘去。四周的一切景象迅速地倒塌,奔溃,散去,最后又只剩下了一片黑色的混沌。

    我又漂浮在一片无边无际的温暖湿润的黑暗之中了。

    “滚出去!让他忘了,过正常的生活。”

    突然之间,一个清冷的女人声音在这无边的黑暗中响了起来。这声音是,小静的!

    小静,小静的声音!

    为什么会这样,她的声音,为什么会在我的脑海中响起?

    我突然感觉到四周的黑暗突然好想有了质感有了重量,从四面八方朝我挤压过来,压迫过来,让我越来越呼吸困难,越来越难受。然后整个人被压迫得越来越重。

    最后,就在我即将要失去意识的时候,突然有一点亮光,从无边的黑暗之中迸发出来。然后迅速扩大,变成一片刺目的光芒。

    我猛然睁开眼睛,嗖的一下坐了起来。

    满头大汗,大口地喘着粗气。眼前的景象非常模糊,出现了重影。然后逐渐地清晰,最后终于重合到了一起。

    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还是躺着沙发上,在吴医生的家里,不过现在已经是半坐了起来。浑几乎都被汗水湿透了,人好像虚脱了一般。

    转过头去,就看到了让我震惊的一幕。

    吴医生双目紧闭,眉毛紧紧皱在一起,好像非常的痛苦,他不断的按压按摩自己的太阳,似乎是在舒缓什么一般。小甘则站在他边,一边用长长的银针刺他头上的位,一边问他好些了没有。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踉踉跄跄地走了过去:“这是怎么回事?吴医生你怎么了?小甘怎么回事?”

    小甘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刚才吴医生正在对你催眠。然后你自己嘴里也嘀嘀咕咕地说着些什么,好些在叫一些人的名字,也好像在讲述一些什么事。讲到了一个叫做超自然研究会的社团,还有一些事。我就觉得吴医生的确非常厉害。但是突然之间,他和你都同时露出痛苦的表,他坚持了一会儿,就猛然把手离开了你的额头。变成了现在这样。”

    “先让我缓一缓,头好疼。”吴医生的声音显得非常的虚弱。

    我和小甘都担心地坐在旁边等着他。期间小甘问我有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我说没有。过了差不多有一刻钟,吴医生睁开了眼睛,神虽然还有些萎靡,但是看上去好了一些。

    我刚想开口说话,吴医生就苦笑着摇了摇头首先说到:“赵先生,你这次可是害苦我了啊。差点儿就要被人给反催眠了,还好,那只是一个心理预警机制。”

重要声明:小说《医师怪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