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面具黑衣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叫吴大胆 书名:医师怪谈
    这儿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我,我的声音被呼呼的风声盖压下去了。

    妈蛋!到底是哪个龟儿子跟我过不去啊!

    我使劲儿地狠狠一拳砸在我和前排之间的铁栅栏上。手都砸得生疼生疼的了,但是也无济于事。

    哥们儿,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啊?要绑架我的人到底给了你多少钱啊,我给你双份儿行不?

    一看来硬的不行,我只好和他来软的。准备动之以晓之以理了。

    但是看来这一也是显然行不通的。因为这司机师傅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好像是一具死尸一般。没有任何的回应,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这一下我是真的失望了。瘫倒在座位上。心想算了算了,大不了就这样吧。我到要看看,他要把我拉到什么地方去,又是什么人要用这种办法绑架我。

    汽车一路行驶而去,四周的景象越来越荒凉,行人和车辆越来越少,到最后几乎就没有人了。只看到道路两旁开始出现广阔的原野,还有高高的荒草。在逐渐西斜的太阳光芒照之下,有呼呼的大风刮过,这些荒草就随之舞蹈,发出簌簌的声音。尽显荒凉。

    终于,出租车的速度开始渐渐的慢了下来。应该是在减速了。而这时候四周几乎已经没有了车辆和行人,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出了上海。

    我这时候是不是该跳车逃生了?

    脑海中又起了逃跑的念头。

    但就在我以为快要停车的时候,这出租车再次突然加速,让右边一拐,直接冲出了公路,进入了那大片大片人来高的荒草当中。然后我都听到油门一轰的声音,出租车哗啦一声朝前面飞驰而去。

    他妈的!原来还要离开公路走小路,到底是要去干嘛?我心头涌起一股不安的感觉。

    出租车在荒芜的原野上奔驰着,这时候已经是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了。天知道我会被带到什么地方去!而且这地方还有些碎石块儿,所以车不断的颠簸,搞的我胃里一阵翻腾,觉得很是恶心难受。

    就在我快要吐出来的时候,出租车终于停了下来。

    我一看表,这时候已经差不多是下午四点多接近五点了,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四周的荒草在风中发出簌簌响声,好像很多人的低语。

    我猛然拉开车门,发疯一般冲向驾驶室,一把拉开了司机驾驶室的门。怒火冲天地准备和这傻比出租车司机好好唠唠嗑,趁那指使他带我来这儿的幕后黑手出来之前把这司机拖出来打一顿什么的。

    可是当我打开车门的一瞬间,却看到这把着方向盘的司机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一双眼睛茫然而无神,好像是没有睡醒又好像是在梦游一般。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看着我。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浮现出一股古怪的感觉。

    这个司机,他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呢?带着迷茫,带着疑惑。

    “怎么回事?这是哪儿?我怎么了?”这个司机脸上迷茫的神色愈加浓了,甩了甩脑袋,准备从驾驶座上面起出来。

    一时之间我也有些蒙了,心头的怒火去了大半,却是感觉疑惑了。

    哪里知道,这司机刚撑起来准备起,却是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突然又坐了回去,双手抱着脑袋,整张脸都扭曲了,发出恐怖的惨叫。

    “你怎么了?你怎么了?”这下子我是已经彻底没有怒气了,反而是有些惊慌地上前,拉住他的手,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儿。

    不过看样子他已经是痛得受不了,说不出话了。他嘴里已经有白色的泡沫流出来了,同时嘴里还不断地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好像是痛苦的声音,又好像是想跟我说什么。

    他突然用脑袋拼命地去撞方向盘,好像是脑袋里让他感觉到剧烈的疼痛一般。

    就在我准备使劲儿一把把他从驾驶室里面拉出来的时候,异变突生。只听砰砰砰三声轻响,他的脑袋里面居然发出三声轻微的炸裂声音。

    这轻微的炸裂声非常的古怪,好像是从他脑袋内部发出的,让我有些悚然。

    而随着这三声轻微的炸裂声,这个司机的眼神突然凝固,动作也停止了下来,然后子一软,整个人瘫倒在了座位上。

    虽然心下有些骇然,但我还是小心翼翼地把他缓缓扶了起来,想检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拨开他脑后的头发,就发现在他后脑勺的地方,居然整整齐齐的并列着三个整整齐齐手指头大小的洞!正有混合一些红的白的东西从里面缓缓地流淌出来,那是血液和脑浆的混合物质。

    一股诡异的气氛,缓缓扩散开来。

    我有些明白了。恐怕,这个司机自己也并不知道为什么会开车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显然他也是不由自主的,应该是被人控制了!

    在我刚上车的时候,他和我聊天了,应该还是正常的,意识也清醒。但是就在我熟睡的这个时期,他似乎就被人控制了。或者说,也有可能他从一开始就被人给控制了,只是没有显现出来而已。

    是类似于心理学里的催眠么?

    我在以前见过一些心理学催眠的临实验,的确非常的诡异。比如我曾经见过一个人被催眠成为了狼人,他就以为自己真的是狼人,生吃了好几斤血糊糊的牛。甚至还发出狼嚎,那狼嚎的声音和真正的野狼并没有什么分别!

    可是就算是催眠能够解释得通他把我莫名其妙拉到这儿的原因,那又到底是什么样的诡异力量,能够让这个司机莫名其妙的脑袋炸裂开来呢?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既然司机死了,我刚好可以驾车逃生了。这荒郊野外的,要是到了晚上,那可就惨了。

    司机兄弟,只能抱歉了。

    我嘴里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把这司机的尸体从驾驶室中拖了出来,扔到地上。没有办法,我现在只能先开车回去,找到王队长和封老爷子他们,让他们来研究这个事。跟小妖微信给我说的一样,我的确是被什么玩意儿给盯上了。

    可是刚准备启动汽车,却发现车子居然没油了!

    干!

    我狠狠的在方向盘上拍了一把。非常的无语。

    不过这个时候我倒是冷静了下来。脑海中开始飞快地思索起来。现在已经是下午四五点了,我记得这出租车离开公路之后望着这荒原大概开了好几十分钟才到的这儿。

    如果我现在贸然下车自己行走的话,估计还没有走到大道上就已经天黑了。天黑之后,在这么荒凉的野外,我又是坑爹的过体质,什么诡异的事都有可能发生。

    要么我就是选择不走,就呆在车子过夜,等到明天白天天一亮,我再走到大道上去拦车。

    无论是走,还是留在车里,其实都是非常危险的。但是我没有第三个选择。

    就在我坐在车里,有些紧张而焦虑地思索着我现在的处境的时候,无意之间一抬头,突然就看到车前方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个全笼罩在黑色袍子里的人!

    吓得我心脏猛然一缩。

    这人一动不动地站在车子前方,浑裹在黑色的袍子里面,脸上还带着一个那种唱戏的面具,显然是以此掩盖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我就这么呆呆地看着车头前方站着的这个带着面具的黑衣人,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这个家伙,应该就是幕后黑手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医师怪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