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厕所里的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叫吴大胆 书名:医师怪谈
    四周的黑暗中,整个屋子里各个地方,都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和那黑暗中此起彼伏的各种诡异声音应和着。

    我和老蛇背对背地站着,老八和那浑透明发光的小鸟在我俩旁盘旋着,警惕地看着四周。

    然后这浑透明发光的小鸟仰头发出一声高亢的鸟鸣,浑的光芒再次变得更加剧烈,好像变成了一团耀眼的火球,就好像是一个小太阳一样!悬浮在空中,发出的光亮一点点驱散了四周的黑雾和黑暗。

    我就看到了让我震撼的一幕!

    从老蛇家里各个角落里面,钻出来了大量的我见都没有见过,想都没敢想过的奇异生物!

    这些生物有大有小,品种千奇百怪。我看到了胳膊粗细的蜈蚣从沙发地下爬了出来;我看到了之前那只退我的叫瘤哥的红色大蜥蜴从浴室里爬了出来,后面还带着很多奇形怪状的小东西;还有一群群拳头大小的乌龟,速度却是贼快,比兔子动作还快!

    这些东西一冲出来,就往房间里面那几团灰色的影子扑了过去,好像是要和这几团灰色的影子战斗一般!

    “哼。小蜈的毒素,可是连魂鬼物都可以毒到!刚闯我老蛇的家,让你们这些鬼东西有去无回。”我知道他应该是在说那有小孩儿胳膊大小的大蜈蚣。

    大量的奇异生物从老蛇房间的各个角落潮水一般涌现出来,看得我是目瞪口呆。因为我来过老蛇家里很多次了,但是都没有想到过他家里简直是个奇异生物的大聚会窝子啊!居然有那么多千奇百怪的东西,躲在各个角落里面。我算是彻底服了,也知道为什么他和他父母关系不是很好了。我儿子要这样,我也受不了啊!

    那些灰色的雾气被老蛇的奇异生物们攻击着,似乎很是惊慌,一个个快速地后退,从门缝里面钻了出去,飞快地逃走了。而随着那几团灰色雾气的立刻,房间里的电灯什么的照明设备,又恢复了正常,重新把屋子照的灯火通明的。

    我和老蛇坐到沙发上,都是喘着粗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两人都是浑大汗淋漓了。

    “小的们都回去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辛苦了啊,改天请你们集体吃好吃的。”老蛇挥了挥手,好像是在对那些小东西们说话。这些东西居然都发出了吱吱吱,唧唧唧,嗡嗡嗡的不同声音,好像是听懂了他的话,在回应一般。然后迅速地爬回了各个角落,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

    我和老赵很久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对着老蛇竖起了大拇指:“还是你牛啊老蛇,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居然把厉鬼都退了。”

    “好悬。也就这几个物还不算凶厉,要是再猛一点儿的。就麻烦了。草!老子这澡算是白洗了。”

    我说再洗洗呗,洗完睡觉。

    老蛇站起来冲我挤眉弄眼:“老赵啊,要不,咱一起洗?”

    我抓起正在我旁边沙发上傻乎乎睡觉的一只看不出品种的大癞蛤蟆,直接朝老蛇扔了过去:“滚!”

    耳中同时传来了老蛇的惊叫声和蛤蟆呱呱的可怜叫声。睡觉的蛤蟆是无辜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带着一丝疲惫去医院上班。昨晚经历了那事儿之后,都没太睡好。从噩梦里惊醒了好几次,都是不同的噩梦。又梦见那血糊糊的一张脸,也梦见了从墙壁里发出的小鬼嘿嘿的笑声,还梦见了在医院太平间遇到的那些被挖去了眼睛的死尸。

    所以早上醒来人也疲惫的,看看老蛇好像还在另一个卧室里睡觉,我也没吵醒他,直接出门打了个车去医院。

    到了医院门口的时候刚好遇到小利了,就和她一起进去。

    “赵哥,你看起来气色有些不好啊。你自己都是医生,可别把自己的体给累出病了啊。”小利关切地问到。

    这时候我和她靠的有些近,都能够闻到她上散发出来的一股属于青女孩儿的独有的淡淡的体香。而且今天小利穿的是一牛仔服,完美的显示出了她优美的材曲线。又直又长的美腿,细细的腰肢,上是一件白色t恤,外面着没系扣的水洗牛仔外,把她的材凸显得非常的好。居然让我有了一瞬间的迷离。

    靠!赵无双你怎么这么看人家小姑娘!

    我心里暗骂自己,等我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就往旁边挪了挪,稍微离她远了一些。刚才我俩的距离实在有些亲密了。虽然有些心猿意马,但是对于这种好女孩儿,我是不忍心去伤害的。毕竟这跟夜店酒吧那些女的完全不一样。

    我俩聊着天走进了办公室,发现大米已经坐在里面了。

    “哟,小利。好巧啊,今天跟咱们赵哥一起来的?嘿嘿嘿。”说着大米有些坏坏的笑起来,那笑容里面仿佛在说,我就知道你俩。

    小利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也不说话反驳,只是立刻跑到旁边自己的办公桌那儿放下包坐下,整理自己的东西,脱下牛仔外换上白大褂。只是我看到她的耳朵都红了,显然是被刚才大米的话给羞的。

    我心里叹了口气说赵无双啊赵无双,你都一把年纪的人了,就别再去祸害这么年轻的小姑娘了。

    一边走过去在大米脑袋上面拍了一下说你小子一天天不好好上班,就知道嚼舌根,小心我拍碎你的脑袋。

    大米一边嘿嘿笑着揉着脑袋,一边讨好地求饶说赵哥别生气,我这不开个玩笑嘛。我马上开始认真工作哈。

    换上了工作服之后,一切都收拾好了,准备去个厕所,出来就该好好开始一天的工作了。

    一层楼有两个厕所,分别在走廊两头。我们的科室靠近走廊右侧,所以我一般都是直接出门右拐去右边的那个厕所。

    因为时间还早,其实正式上班的时间还没到,所以走廊里的工作人员也不算多,稀稀拉拉几个人,偶尔碰面大家就笑着打个招呼。总的来说我们医院的职工关系还算是比较和谐的了。

    进了厕所发现肚子有些不舒服,索上个大号。一看蹲位都还空着,一边窃喜一边选了一个进去。

    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心愉悦地排泄着体里面的垃圾。倒也是一件让人神清气爽的事啊。

    因为厕所里的大号蹲位都是马桶,所以我一般都会用手机看看今天的新闻啊,或者看看小说什么的,消遣娱乐,杀杀时间。

    不过今天似乎有些奇怪,往常的话,这个时候应该就陆陆续续的有其他员工来上厕所了。可是今天厕所里面却是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好像只有我自己在。真是奇怪了。

    上着上着,突然觉得后背有点儿痒痒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轻轻碰我的后背。

    我心头一凛,立刻扭头一看,却是发现一切正常。后面什么都没有,当然也没有东西在碰我的后背。不过这会儿我心头已经有些发毛了,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所以打算再拉个两三分钟,快速地拉完,然后马上回科室去。

    可是我刚回过头去,后背上又痒痒的了,好像有人用手指在我的后背上轻轻地划动一般。

    我猛然回头!

    外面依然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

    我草!难道是我出现幻觉了?

    我再次回过头去,心想这大号不能再上了,快点儿搞好然后回去吧。

    这一次,我没有再感觉后背有人用手指在划动了。但是,我却听到了轻轻的吹气声!

    有人在我耳朵边对着我的耳朵轻轻地吹气,非常的明显,还有轻微的吹气声!

    妈蛋!

    我头皮猛然一炸,右拳立刻往旁边砸去。

    只听砰的一声,直接砸在了蹲位的隔板上面,砸的轰隆隆直响,我的手也发红了。草啊!到底还让不让人活了?连我拉屎的时候都有怪事儿发生。这可是大白天的啊!

    我简直是又害怕又无语,赶紧用纸擦了股提起裤子要站起来。可是就在我低头提裤子的一瞬间,借着地面光滑干净的地板的镜面反光,我居然隐隐约约地看到,有一只惨白的小孩儿的手,从天花板上伸了下来!

    最诡异的是,这只手还很长,好像橡皮筋儿一样从天花板上面伸下来。

    我顿时头皮一麻,整个人都僵住了。我知道为什么感觉后面痒痒的好像有人用手在摸我的后背转头却什么都看不到了。原来这东西是从天花板上面下来的,我回头都是看的背后,根本没有想到过王头顶看!

    那鬼东西居然就一直这么在我的头顶上!

    我心下骇然,不过却想到现在是白天,这东西的力量可能不大。只能这么吓唬吓唬我,不然的话,就刚那么长的时间,早就够我把脖子上面的挡灾玉的最后一次机会用掉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响起了脚步声,应该是又有人进来上厕所了。我抬头就看到那只惨白的小手缓缓地缓缓地,从天花板上缩了回去,消失不见了。

重要声明:小说《医师怪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