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老赵给我送一块肥皂进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叫吴大胆 书名:医师怪谈
    握着手机把这事儿想了一会儿,就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然后就回复了小妖一条微信。

    “放心吧小妖妹妹,你医生哥哥我会注意的。在你回来搞清楚你的事之前,我是不会死的。”

    然后我就把手机放回头柜上面,准备再次睡觉。毕竟现在才凌晨三点的样子,必须再睡一会儿啊。

    但就在我躺下,头刚挨着枕头的时候,突然从靠近我头的墙壁里面,传来了一阵嘿嘿嘿的小孩儿的笑声!

    我草啊!

    瞬间我就头皮一炸,浑的鸡皮疙瘩一下子就起来了。我嗖的一声从上窜了起来,站在地板上,惊疑不定地看着我头处的墙壁。

    大半夜的,凌晨三点多,突然从墙壁里面传出来小孩儿的笑声。这能不让人汗毛倒竖吗?!而且这小孩儿的笑声一听就并不是那种真正的童真的笑声,而是让人渗得慌的那种冷冷的的笑声!

    尼玛啊!果然是被什么盯上了。就算是封老爷子让我退出,我也自己听话退出了,但是看来人家根本没想过要放过我啊。

    这半夜三更从墙壁里面传出来的小孩儿笑声,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前几天我睡觉的时候,好像被鬼压了。窗户自己莫名其妙地开了,然后好像有什么东西进来了,接着就在头发现了一串带泥的小孩儿脚印。那天我脖子上面挂的玉佩出现了第一条裂缝!

    现在,这小孩儿的笑声,会不会就是鬼压那天晚上,从窗户进来的那个?

    想到这儿心中有些害怕,不过这段时间见过的厉害玩意儿也不少了,对付这些东西我也算有了一些经验了。首先就要保持冷静,千万别怯场。

    所以我赶紧打开了房间的大灯,把屋子里面照的很亮。然后直接从柜子里面抽出一把菲律宾短刀握在手上,不管它有没有什么用处,至少给自己壮胆。我有收集各种小型刀具的好,所以家里的各个柜子里面总是有一些不同国家不同年代的小型刀具。

    同时右手摸了摸脖子上面的玉佩,感觉胆气足了一些。往前面走了几步,对着那墙壁说到:“草!什么几吧玩意儿啊!大半夜的来吓唬老子,你他妈的还真以为我害怕了是不是?呵呵,你来试试小爷的菲律宾短刀,还有得道高人的玉佩!”

    我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挥舞了一下手中的短刀。都说骂脏话能够对这种邪之物有些镇压的作用,不知道真假,但是感觉骂了几句之后胆气是足了一些。

    嘿嘿嘿,嘿嘿嘿。大哥哥,大哥哥,陪我玩,陪我玩。

    清脆的童声再次从墙壁里面响起,不但有笑声,这一次还说话了。让我陪他玩。

    “玩你麻痹啊!快点给我滚!不然定然叫你魂飞魄散!”我腰板,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强硬一些。

    那童声好像消失了,半天都没有什么动静。

    我抬起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心想这次总算是把这邪的小鬼给吓唬走了。看来和这些脏东西交道打多了,掌握了一些小窍门,似乎也没那么吓人嘛。

    就在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我眼睛的余光随意地往墙壁上面一看,看到的景象,让我顿时浑发冷!!

    因为屋子里的大灯是在我现在的斜后方,所以在灯光的照下,我看到了前面的墙壁上出现了我的影子。而让我浑发冷的是,在这个影子上面,可以清晰地看到,我的脖子上面,还有一个影子!

    好像是一个小孩儿的形状,正骑坐在我的脖子上面!!

    我草!

    不是说鬼都是没有影子的嘛?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也多亏了我能够看到这影子,否则的话,人家都坐到脖子上面来了,我还傻乎乎的不知道呢,还对着墙壁警惕戒备着呢。

    我吓得大叫一声,右手疯狂地往脖子后面拉扯,却感觉右手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绑住了一样,怎么都举不上去。同时握着菲律宾短刀的左手也好像被一根看不见的绳子给捆住了绑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尼玛!又是这一招!上次鬼压的时候就是,感觉自己睡得迷迷糊糊的好像被什么东西迷住了,意识清醒,但是睁不开眼睛也不能动。现在又是这样的。果然是同一个物,同一个小鬼!

    就在我束手无策的时候,脖子上面带着的玉佩突然发了。我能够感觉到一股温和的暖流好像从这块玉佩里面散发流淌了出来,缓缓地散到了我的四肢百骸。一瞬间,我就感觉自己好像能动了。

    我一转,脑袋使劲儿一甩,就感觉好像有一个冷的东西好像从我的脖子上面被甩出去了。

    然后我就看到了一团黑色的影子,正漂浮在半空中。这一团黑色的影子能看出是一个小孩儿的形状,不过只是一团黑乎乎的影子,没有具体的形貌,跟之前那女厉鬼是不一样的。

    这黑色小孩儿影子悬浮在半空中,很是诡异渗人,它还拍了拍手,似乎有些好像在玩耍一样。然后猛然从空中朝我冲了过来。

    我心想妈的这要是被你给一下击中了,鬼知道会出现什么况呢,我还赶紧让开吧。

    刚想躲开,却发现体又是动不了了,好像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被鬼压了一般。

    草啊!

    又来!

    麻痹你能不能换个招式啊小弟弟?!

    我心里无语的呐喊着。

    就在这小鬼马上就要冲进我的体的时候,脖子上面的玉佩突然发出一阵柔和的白色光芒。这白色光芒看似没有什么威力,但是却在那小鬼即将冲进我体的一瞬间。好像是撞到了一堵墙壁上面。

    我都好像听到了一声轻微的砰的一声,那小鬼被弹出去老远。而且浑都冒出一股股青烟,好像是被腐蚀了一般。

    啊啊啊啊啊!!!!!!!!!!!!

    一阵尖利而凄惨的小孩儿的惨叫声在我的屋子里面响了起来,听起来也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然后那黑色的小孩儿影子,刷的一下再次钻进了墙壁里面,然后消失了。

    咔嚓咔嚓。

    玉佩上面响起了碎裂的声音。我有些脱力地一股坐在上,摸了摸脖子上面戴着的玉佩,上面已经出现了两条深深的裂缝。

    第二次机会!

    现在,这一块老蛇带着我去城隍庙求的挡灾玉,还有最后一次保护我的机会了。

    不过想来今晚那小鬼再次被我的玉佩弄伤了,应该不会再来了,今晚肯定是安全了。不过,明天晚上呢?后天晚上呢?那可就说不定咯。

    我坐在上,怎么都睡不着了,只能是想着一些办法和对策了。思来想去,最后想出暂时唯一的办法是去老蛇家里住,那样会比较安全。虽然老蛇和我是生死兄弟,但是我俩都还是有一些自己的**秘密的。

    老蛇虽然看似一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一天到位只衷于搜集和养世界上各种各样的奇异生物。但是,他养的那些生物,到底有多么厉害,多么神奇,其实我是不清楚的。白蛤什么的就不说了,就说我自己还算比较熟悉的老八。我都不知道这老八到底是什么鸟,有什么样的能力。

    所以虽然我这次遇到的事儿可能比较大,但是我觉得去老蛇那儿,应该是比较安全的。已经打定了主意,心里就安稳很多了。天亮之后,我就去上班了。

    上午做了个小手术,下午没什么事儿,我直接请了个病假,直接开溜。我们医院员工每个月有一天带薪病假,不用白不用。

    回家快速地用旅行箱打包了一些常用品和衣服,就直奔老蛇家而去。

    到了小区门口,我给老蛇打电话:“老蛇啊,混不下去了。我来投奔你了,如果你不收留我的话,我就要被玩儿死了!”

    老蛇在电话里面一听我说的严重,居然亲自下楼来接我,把我带到了家里。问我怎么回事儿。

    我放下旅行箱,很是随意地自己倒了一杯咖啡,看着这满屋子我有百分之八十都叫不出名儿来的懒洋洋的奇异生物,坐到了沙发上老蛇旁边。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

    等到讲完之后,手中的咖啡也喝完了。

    老蛇听完点点头:“我说老赵啊。这事儿好像还真的有些闹大了。唉,你啊你,就会给我添麻烦。不过谁叫你是我兄弟呢?这事儿我扛下来了!这段时间你就住我这儿,我看他妈的有什么东西敢过来找你麻烦!”

    这番话说的霸气十足,又很爷们儿,着实让我很是感动。

    我假装擦了擦眼角说:“老蛇啊,我要是一个小姑娘,绝对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就要以相许了。”老蛇打了我一拳说拉倒把你小子。

    看时间不早了,就和老蛇在家里随便吃了点儿东西。他家里冰箱里总是有各种吃的。

    “老赵,我去洗个澡啊,你先自己玩会儿啊。”老蛇起往浴室走去。我说行,你去洗澡吧,我自己待着。

    然后就隐隐约约听到哗啦啦的水声,应该是老蛇在洗澡了。感觉心里怪怪的,一般我去和妹纸搞一夜的时候,都是妹子去洗澡,我等着。现在这感觉有点儿奇怪啊。

    正在胡思乱想之间,突然听到老蛇在叫我。

    “老赵啊,沐浴露没了。你给我拿一块肥皂进来吧。”

    我心头一震,拿肥皂!!

重要声明:小说《医师怪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