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夜半猫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叫吴大胆 书名:医师怪谈
    随着我猛拉着王队长往后退,两人都踉踉跄跄地躲过了那细长的黑气的袭击;封老爷子这一声怒吼,我就看见他眼睛猛然瞪得老大,在黑暗之中,居然好像放出亮光一样。

    而那一条细长黑气被封老爷子这么一蹬,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凝固住了一样,就那么一动不动的悬浮在半空之中,显得无比的怪异。我这会儿回过神来仔细一看之下,才看清楚这一条黑气居然好像是一条蛇。

    “王哥,这好像是条蛇啊?封老爷子也是真牛,一瞪眼那蛇就不动了。”我低声对王队长说到。

    “我看不到。”王队长平淡地回答了一句。

    我心里一动,刚才那东西,难道说就是利用蛇类做成的怨魂之类的东西?我有过体质,能够看到是正常,王队长可能就看不到了。

    封老爷子大步上前,伸出肌虬结的胳膊,用手一把捏住了那条被凝固在半空中一般的细长黑气,然后使劲儿一捏,那黑气就崩溃散去了。

    “哼。居然是蛇灵邪术,看来果然是有人在这儿搞鬼,而且很显然已经知道这地方被你你们发现了。只是不知道那个最初就已经发现的有些能力的人,为何只是利用风水之术镇压限制这地,却没有毁掉呢?”封老爷子自言自语地说到,然后递给王队长一个好像铃铛一样的东西:“王小子,这个给你防。赵小子上本来就有高人给的挡灾玉,我就不再给你了。”

    接着他就闭上了眼睛,好像是在休息一般,让我和王队长继续挖土。终于挖出来了那具黑色的小棺材,还有已经被我们撕碎了的那张上面用红色朱砂画满古怪符号的黄色符纸。

    这时候封老爷子睁开了眼睛,弯腰拿起了那个黑色的小棺材和那张破碎的符纸,仔细地看了起来。我和王队长一人点燃了一根烟,一边抽着一边等着封老爷子有什么说法。

    过了大概好几分钟,封老爷子才把那张破碎的符纸小和黑色的小棺材使劲儿往地上一扔:“烧了吧。注意一点,烧的时候站远一些。”

    我和王队长把剩下的汽油全部都淋到了那个黑色小棺材和符纸上面,然后后退了几步,站到几米开外。划燃一根火柴,扔了过去,轰然一声燃烧了起来。但诡异的是,这燃烧起来的火焰,居然不是正常火的颜色,而是一种浓郁的黑色!

    黑色火焰!

    我靠!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眼前的景象让我实在有些回不过神来,脱口而出。

    “这就是人造地的原因了。如果我没有看出,这个黑色的小棺材叫做煞魂棺,是利用大量横死之人的牙齿磨成粉末,然后掺杂大量的尸油,用秘法做成。这符纸叫做封煞符,是把一些邪之气实在太重的东西封在煞魂棺里面,从而慢慢的渗透四周的环境,变成一块儿地。”封老爷子告诉了我们这里的况。

    “那这可怕的煞魂棺里面到底装的那一截黑乎乎的,让王队长迷失了心智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啊?”我有些好奇的问到,而且我隐约的感觉到那东西可能是整个事的一个比较关键的线索之物。

    没想到封老爷子低头沉默了,良久之后才叹气说到:“那东西你们就暂时别问了,很诡异很邪门很可怕的一样东西。之所以这地方会变成地,也是因为有那个东西在。等我准备好了再告诉你们。”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和王队长也就闭嘴了。能够让封老爷子说出三个“很”来形容的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善物。

    “封队,那具害死了我两个下属,吓疯了局里一个法医的女尸,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像也是从这儿挖出来的?”王队长问出了这个他很关心的问题。在他心里,那具腐烂的女尸厉鬼就是害死他两个喜欢的下属的直接凶手,是要被直接消灭的。

    封老爷子叹了口气:“王小子,这就是命啊。如果我猜的没错,那具女尸,其实本来应该和这一个地的局没有太大的关系的。就是一件普通的凶杀案中被杀害死去的可怜女人。但是却被凶手无意之间给误打误撞的埋到了这地的核心位置之上,吸收了大量的至至邪的煞气,加上横死之人本的怨气就重。所以变成了一具很是厉害的厉鬼,被赵小子给撞到了。不过因为刚出土,所以没有暴起伤人。赵小子逃过了一劫,但是这东西却被那警员和法医给带回警察局了,时间一长,唉。”

    我听得心里咯噔一下,敢我是因为运气好,保住了一条命啊。不过也确实为孔磊和李星感到惋惜,脾气相投,如果时间长一些,应该会成为好哥们儿的。

    这时候,眼前的黑色火焰已经在渐渐地弱下去了,几乎要烧完了。

    封老爷子大踏步地走了过去,一脚踩灭了最后的一点火星,然后弯腰从地上捡起来一个东西,放进了口袋里面:“这东西就是线索了。我先回去研究一下,后天我们开始查这个案子!这么久了,又有人开始蠢蠢动了啊。”

    送走了王队长和封老爷子,我就直接回去睡觉了。睡觉之前把今天的事大概通过微信给老蛇说了一下,他在电话那边兴奋得不得了。说我靠,这么**的老爷爷?跟小时候看的《七龙珠》里的龟仙人似的?太猛了!后天查案的时候一定叫上我啊。

    再看看微信,没有小妖的微信,她始终是我心头的一根刺。她到底是什么人?和我这过体质到底有没有直接关系?我一直想要知道答案。

    第二天去了医院,依然没什么事。最近似乎太平,病人不多,至少需要我去开刀手术的病人不多。在科室和小利还有大米玩闹了一天之后,才发现晚上该我值夜班了。

    妈蛋!这个倒是坑爹的一个事,反正我是不太喜欢值夜班的。医院这地方,不知道为什么,一到晚上就比其他的地方要冷一些。最主要的是现在我又是这种过体质,很容易就撞上脏东西的。

    但是没办法,只能是老老实实的值夜班了。不过我觉得,就算我很容易撞到鬼,各位鬼大爷也很容易看到我。但是本脏东西的数量应该也没有那么多吧?不然满世界都是鬼,那还得了?所以,就算我是这坑爹的过体质,也不一定每天晚上都遇到怪事儿吧?

    反正我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夜幕很快降临了,医院的工作人员开始陆陆续续的下班,很快就人去楼空了。我一个人坐在科室里面,无聊得蛋疼。

    我这个人格比较古怪,有时候脾气也臭,再加上一些其他原因,朋友比较少,交际圈子也狭窄。到了这种时候就比较无聊了,我不想天天都去打扰老蛇,也担心现在如果去问封老爷子或者王队长案件进展的话会把我本来就有些惴惴不安的小心脏给吓得发抖。

    所以,我选择了玩捕鱼达人这种游戏来消磨时间。

    桌子上的小钟滴答滴答的走着,很快时间就显示到了晚上十二点了。这时候我已经有了一丝困意,起去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

    瞄。

    一声轻轻的猫叫声,突然响了起来,传入了我的耳中。

    这突如其来的猫叫声让我手一抖,装咖啡的杯子都差点儿掉到地上。不过很快我就淡定了。不就是猫叫嘛,我的科室(科室和我休息的独立办公室是不同的区域)在新区的一栋新楼,下面就是一片小草坪,猫也多的。听到猫叫也正常。

    瞄。

    又是一声轻轻的猫叫。这一声猫叫一出现,我立刻吓得浑寒毛都起来了。因为这一次我清晰地听到,那猫叫声根本就不是从楼下草坪传来的。而是从我旁边的柜子里面传出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医师怪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