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听老王讲案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我叫吴大胆 书名:医师怪谈
    三个男人坐在我屋子里,都在抽烟,一阵烟雾弥漫。

    老八似乎很是不满这种云雾缭绕的感觉,刷刷扇动着翅膀,驱散烟雾。实在受不了了之后,它刷的一下飞到了窗户上站着。因为屋里已经有三个人了,所以也没什么害怕的,通往花园的那扇窗户我就打开通气了。

    刚才老蛇来了之后,我把事简明扼要地跟他说了一下,三个人立刻把那小棺材重新埋了回去,填上了土坑,带着一大袋子工具回到了我住的地方。

    老蛇抽了会儿烟,说赵无双你个混蛋,他妈的一个上海户口就把你给搭进去了?你他娘的想要上海户口给老子说啊?我一个上海户口还搞不来?

    我苦笑着说老蛇,你知道的。我不想凭借你的关系,我就想凭借自己的能力……

    话还没说完老蛇就跳起来了说放!你让这个刑警队长帮你搞不也是凭关系?

    我一听愣了,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

    老蛇叹了口气说算了算了,这个就不跟你计较了,既然你都卷进来了,也只能如此了。然后他又对着王队长说到:“王队长,我知道你护你的属下,想查出他们真正的死因,找到元凶。但是你也不能这么蒙我兄弟啊?”

    王队长面对气势汹汹的蛇蛇,居然没有发火,而是平静地看着他:“我也不知道事会这么严重,连我自己都中了招儿。现在线索已经断了,我也不知道再怎么查下去了。唉。”

    老蛇一愣。估计是他以为自己这么咄咄人的王队长肯定会跟他对着骂,哪知道王队长居然服软了。他这一服软,老蛇也就软了。我知道他一直都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

    我又点了一根烟说算了算了,大家都是男人,别那么婆婆妈妈的。得了,这事儿就这么办。反正老子不也变成了老蛇你说的那个什么过体质么?就算不掺合进去,估计也经常被那些脏东西惦记,不如搞一票。

    三个男人把话说开了,气氛就缓和一些了。我和王队长的关系反而因为这一次的行动而拉近了不少,老蛇也算是和王队长彼此认识了。三个人一合计,反正时间也还早,不如出去吃个宵夜吧。

    立刻关窗户出门,到小区门口打了辆出租车直奔彭浦夜市而去。

    说到吃宵夜,上海滩最有名的草根夜市,就是闸北区的彭浦夜市了。那儿的小吃一到晚上,可谓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我在上海念大学的时候就是我特别喜欢去的地方。我和老蛇第一次见面,也是在彭浦夜市上。当时我俩都看中了某烧烤小摊上的最后一串羊腰子,差点儿大打出手。现在想来都是好笑。

    一到彭浦夜市,简直是人山人海啊。老八一直在我们三的头顶天空中盘旋飞舞着,自己玩耍,我和老蛇还有王队长则是聊着天选了一家有名的烧烤摊坐下,烤扇贝烤带子羊串牛腰子等等杂七杂八的要了好些,还要了很多啤酒。就开始吃。

    “老王啊,你说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刑警队长。除了这次咱们遇到的女尸失踪,警员和法医死伤案件。还有没有什么诡异渗人的啊?说来听听,就当故事。”老蛇吃着一串牛腰子,拿着一瓶啤酒对瓶儿吹,一边大大咧咧地说着。我也在旁边起哄说王哥你就说说吧。

    王队长闷头灌了一口酒,嘿嘿一笑:“就怕吓着你俩,先跟你俩讲讲那闸北区一个超大型小区的事哈。那地儿你们估计也知道,被称为上海的群租圣地,也被成为是闸北的城中城。一个小区,巅峰时期人口超过十三万。恐怖伐?”

    我哈哈一笑说我知道王哥说的哪个小区了,当初我大学刚毕业的时候穷,还在那儿住过一段时间呢。那小区,啧啧,每星期每个跳楼的,那才叫新闻呢。

    老蛇说我草老赵,你小子还有这凄惨经历?我翻了个白眼说你老蛇是大少爷,只知道静安外滩和陆家嘴,哪里知道我们穷人家的子。

    王队长说都别闹,听我说,那个案子是这样的。

    那个小区嘛,传说一直是风水不好,不知怎么就成了外地来沪人员的聚集地之一。里面是云龙混杂,有白领,有外国人,有小摊小贩,还有些无业游民,真是城中城啊。是去年的一天深夜,我们局里接到了一个报警电话。让我们火速赶到现场。

    当时我正睡得想,但是没办法啊。必须得去,所以心烦躁的就出警了。到了小区案发现场之后,发现已经戒严了。四周围起了黄色的警戒带。

    我问先到现场的人什么况,说是有人跳楼了。我进去一看,可不是嘛。地上一个人,摔成了一堆血糊糊的酱,都看不出人形来了,让人有些恶心。这时候孔磊过来跟我说已经初步查明是三十楼的一个住户,不是群租客,就是小区业主,一个人住。

    于是我们就决定上去看看。就是去了那个屋子,才让我们后来觉得想起来就毛骨悚然。

    跳楼的人住在三十楼的左边单元,我叫我们随行的警员打开了门。却发现这门居然是从内部反锁着的!这几乎就直接说明了这人肯定是自杀的了。借助一极其复杂的警方开锁工具,我们才打开了门,加上我和孔磊一个四个人进去了。

    这一进门,就把我们给吓了一跳。只见这屋里的地上,墙壁上,柜子上,到处都贴满了一张张寺庙里求来的那种平安符。显得森而诡秘。

    客厅的墙上有一面大镜子,镜子上面居然用红色的颜料写着几个大字。

    我求求你别再缠着我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说到这儿,王队长停顿了一下,我和老蛇都屏住呼吸,很是紧张地听着他继续说。他喝了口啤酒,盯着我和老蛇继续说。

    当时我们在场的警员都有些害怕,有一个小年轻小声地说我们快点走吧,这地方带着冷的,让人不舒服。那人看样子肯定是自杀,没什么好查的。

    我却觉得不一定,所以我就往阳台上走去。却发现阳台的和客厅之间的门是从里面反锁着的!

    这太奇怪了。因为从刚才那个人落地的地点和方位来看,他看到是从自己的阳台上面跳下去的。可是现在这通往阳台的门却是从客厅里面反锁着的,难不成那人跳楼之后,还有人从里面把门锁上了不成?可是这房间里面之前绝对没有人来过。因为大门也是反锁着的。

    一股压抑的绪,在我们四个人之间弥漫了开来。

    我说打开阳台的门,去阳台上看看吧。一个警员就上前把阳台的门打开了,这阳台还大的,这个小区其实还高档的。

    在阳台上转了一圈,其中一个警员走了两步,却是突然莫名其妙的摔倒了。孔磊当时还嘲笑他说真笨,自己在平地上都能摔跤。可是我当时就在那个摔倒的警员后面,我清清楚楚地看到,那儿并没有任何的障碍物,也不存在地板太滑之类的。尤其是他摔倒的动作,反而是像,像是有人拉了一下他的脚,把他给拉扯摔倒了一般。

    我当时就头皮一炸,打了个哈哈,说不查了不查了,我们下楼吧。这人是自杀,回去写结案吧。说完就走出去了。我当时走在最后面,在关上大门的一瞬间,从门缝是下意识的再次看了一眼。隐约间,好像看到阳台上面有一个白色的轻飘飘的影子一闪而逝。我手一抖,直接砰的一声就把门带上了。

    讲完了这个案子,我们都觉得的确有些森可怖。那人,很有可能是被索命厉鬼给害死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医师怪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