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4-03-18 17:28:00

    可等我们回到住处之后,发现段老大半躺在上,上被苏淩扎满了银针。我无语地看着躺在上的段老大,问道:“怎么一夜不见你变成刺猬了?”

    段老大瞪了我一眼,说道:“这叫针灸。”

    苏淩叹道:“早上我见他的况不妙,就先用针灸的法子控制一下。不过看来他今天是出不了门了。为了效果长久一点,还是要多休息一天才好。”

    阮灵溪看着我,问道:“那咱们怎么办?”

    我耸耸肩,说道:“这也好,利用这一天的时间去查查一中的旧案,总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于是我俩商量了一下,先去一中周围走了走,发现有两家书店和一个旧居民小区。学校最近戒严,校门不可能进得去。于是我跟阮灵溪转去查看了两家书店的况。两家书店里,其中一家店主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沉默寡言。我试着跟他打听一中的事,他并不多说。于是我作罢,去看了另外一家书店。这家书店店主是个年轻女孩,据她说自己是外地嫁过来的,婚后新盘下这书店,根本不了解一中的事。

    我从书店里出来,不由有些丧气。现在是大中午,阳光明媚,甚至有点初见暑的感觉。走得时间长了有点出汗。这样的天气,丁晨的幽魂不可能出现。于是我跟阮灵溪的目光同时落到了学校正门斜对面的那个老旧小区。门口有一株洋槐树,树下坐着几个打扇闲聊的白发老太太。

    阮灵溪说道:“走,咱们去看看那群老人家怎么说。”

    期:2014-03-18 17:30:00

    我心想一般来讲,老大妈就喜欢讲个家长里短八卦秘闻的,如果问问她们说不定会有线索。于是我跟阮灵溪走上前去,本想找个理由搭讪挑起话头,却见几位大娘更加好奇地盯着我俩看。

    我笑道:“打扰几位大娘,我们是学生家长,孩子就在一中上学……”

    其中一个打断我的话说道:“你们两个年轻人说什么呢,恁们家的孩子现年也就上幼儿园吧……”

    阮灵溪脸色微微愕然,随即脸色泛红,说道:“哪儿啊,不是我俩的孩子,是我们的妹妹。这不是听说她们学校出事了么,我们上下学都来接,没事也过来看看。”

    我立即附和道:“对,我们俩正好来这边儿探亲,反正这几天没事。听说这学校出过不少事呢?”

    此时,另一个胖乎乎的白发老太问道:“你俩不是本地人吧?本地人多半都知道这事儿。”

    “多半都知道?”我吃惊道。看学校这个戒严的架势就是不想消息散播出去。看来还是防不住悠悠众口。

    “哪儿能不知道,莱州城就这么点儿大小的地方。”另一个说道:“这个学校邪门啊,连着死了两个学生了。还听说前天又被车撞死了一个。真不知道怎么了。”

    我一看大娘打开了话匣子,于是赶紧拉着阮灵溪坐下细听。老大妈们闲来无事,看我们俩这么捧场,也来了兴致,于是将最近发生的事儿添油加醋地跟我们说了一遍。连带着我问的多年前的失踪案,也都提了起来。

    原来这所一中是全市最牛的重点高中,每年培养出不少清华北大的高材生,文理科状元更是年年都有。由于连年教学成绩好,政府拨款下来,给学校扩建校舍,重点打造一中的名气。走到这条路的尽头处还能看到一座偌大的广告牌,上面写着:北大的航空母舰云云【有本事你写哈佛啊】。

    期:2014-03-18 17:30:00

    由于名声越来越响,一中的校长也开始倍受重视,据说还享受国务院津贴,待遇高得很。本市的孩子们以能考上一中为荣。由于扩建之后教室空间大了不少,学校也计划开始扩招。当然,这种扩招是有些门道的。比如,设定一个较高的分数线,真正过线的成绩好的学生可以免费读一中,但成绩较好,又跟分数线差着十分或者二十分以内的,也可以交一部分钱读一中。大概是每人三四千块钱。这样的话,十个人来交钱,学校就有三四万的收入。但是据说除了每年级的五六个重点班之外,其他许多个普通班级里面有将近一半的学生都是交钱来读的。一个班大概四五十人,这样算起来,每年的中考之后,学校就有一笔不小的收入。而家长为了孩子能读重点,也都心甘愿去交钱,竟然没有任何人反对这一扭曲的潜规则。

    当然,这行为并不算犯法,各地高中也都存在这样的现象。可是这种收钱行为却让学校的整个氛围有了转变。听说不少老师也跟着势利起来,家长给暗中塞红包的,班主任和任课老师会着重培养。其他学生便无所谓了。每半年的成绩都要全年级排名,公布,随后重新分班,形成一种“竞争”氛围。除此之外,学校每周都会开大会【由于校园广播声音大,周围小区居民都听得见】,都会表扬一批成绩优秀的同学,进步大的同学,同时给予物质奖励。当然也会批评成绩差的落后的同学,或者早恋的学生。这些学生的名字都会被当场点出,还要写检查,下一次大会当着全校人的面来读保证书。这就给全校学生制造了一个高压的,紧张的学习环境。

    期:2014-03-18 17:31:00

    七八年前,正是这所学校初见名气的时候,也是学校刚扩建完校舍的时候。据说那年夏天,大概也是五六月份,有个女生由于跟同班男同学早恋,被老师发现,警告后不但不悔过,反而在办公室跟老师吵闹起来。后来的年级大会上,级部主任当着全校师生点名,批评这女生早恋的事。后来的校长发言上,也将这孩子的早恋事件当作“反面教材”反复提及。由于自己在学校倍受批评和嘲笑,这女生一时间没想开,从学校里留书“离校出走“了,说自己不想呆在这种变态学校云云。不过这一走就再也没了消息。

    由于孩子是在学校失踪的,伤心绝的家长来学校哭闹,求老师一起寻找学生,被保安从门里多次轰了出来。孩子母亲的哭喊声撕心裂肺,整个大街都听到了,当时居民小区的很多老人都出来劝。后来闹了多次,保安直接不让她进门了,于是她就坐在门口的树下哭,有时候发呆就一坐一个小时。警察也来过,孩子家长报了失踪。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也没找到。学校怕担责任,立即将这女学生的学籍开除,不承认这女生是一中的学生。

    七八年过去了,学生换了一届又一届,那个失去孩子的母亲却经常会在学校大门外的树下呆坐半晌,然后喃喃自语,有点精神失常的意思。

    “现在那个孩子妈妈还会过来?“我心中一震,突然联想起那个古怪的CD机。这个失踪的少女会不会是CD机的主人?

    一个老大妈叹道:“当然会来,经常的。我们都见怪不怪了,也没人去劝她。反正这事儿大家都知道了,劝过多少回了,也就当平常事儿了。“

    “那个女孩子叫什么名字?“阮灵溪问道。

    “那闺女叫安小双,是我孙女的同班同学呢。“另一个老人说道:”当时我孙女跟她关系还不错的。“

    “那您孙女现在哪儿呢?“我追问道,心想如果有知人最好了,省得我自己没有个头绪。

    “在外地读研究生呢,我孙女学习可好了。“老太太提到这立即高兴起来:”在南开大学呢。“得,不在本地。不过听到南开的名字,我倒是心中安慰不少。在天津就好办啊。

    问过老太太们之后,我跟阮灵溪起离开,准备在学校附近找个小饭馆吃饭。阮灵溪说道:“二货,你说你那个CD机的主人会不会就是安小双?“

    我苦笑道:“如果是的话那就惨了,这孩子八成死了。可怜的是孩子的妈妈,天天来这儿等着,却不知再也等不到自己的女儿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