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4-02-28 17:17:00

    我们三个于是开始准备晚上赴约,可是谁心中也没底,因为从来没见识过彝族的邪术。如今别无他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问马络羽,是不是懂如何克制彝族暗黑巫术里的邪火。马络羽表示不知道,当时马靖城看不上彝族这点儿旁门左道,说并不十分厉害,战斗力不强,也就没去深入研究。我心想这倒也是,马靖城研究的都是段老大那一族的绝密神术,这类估计他是看不进眼里。但说他看不进眼里吧,还对彝族巫术了解。

    我们仨研究了一下彝族的复活术,也就是灵魂召唤术。我们估计这种东西跟升级版的借兵差不多意思,借来的兵很牛,能够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但毕竟是魂,应该按照厉鬼来处理会比较有效果。

    我们仨各自带了符咒,等到入夜后,赵羽开了猎灵局的车辆,带着我跟吴聃往大寺村而去。可到了大寺村才发现,人家这地方已经规划了简单的公共墓场,有院墙有大门,门上还上着锁。后来拦住一个从田野里做活儿回家的老人一问,才知道这村子里重新修建了自己的墓地,村里去世的村民和各家的祖坟都被迁徙到这个地方。

    我看着这村里的坟地,心想不对吧,这神经病应该不会撬开门进去让我们在这里面见面。

    期:2014-02-28 17:18:00

    于是我们问老人,这村里还有哪儿有坟场。老人狐疑地看着我们,问我们仨是打算来干嘛的。吴聃笑道:“大爷您别多心,我们这仨就是来考古的,听说这附近有什么古战场的还是怎么着,心想反正今天正好路过,就问问呗。”

    我心想师父行啊,扯谎的本事真心越来越高明了。那村民想了想,劝我们不要半夜往那荒芜的坟地走。确实这附近是有一处坟地,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一片儿乱葬岗。那里多半是无主的野坟和随意抛尸的地方。自然灾害年间,加上抗战争时期,还有本鬼子进过村子,抓了什么地下党关在村头的磨坊间里,让他们饿着肚子夜不停地推磨,所以不少人饿死或者渴死在村头那间小屋里。后来尸体也就被拖到乱葬岗随便一丢,积月累,那乱葬岗就被空置了,荒草满地,孤零零地竖着几处孤坟。有时候夜行的路人还能看到坟地间跳跃的鬼火。

    我跟赵羽面面相觑,心想这就是要找的坟地了。于是跟老人家问清楚该怎么去,便将车停在村口处,徒步前行。这一路走,感觉路程还远。真正走到坟地的时候,夜色已经很浓了。我抬头看着眼前的这片乱葬岗。只见这乱葬岗距离大寺村有不短的一段距离,回头去看,只能瞧见村里星星点点的灯火余光。

    期:2014-02-28 17:19:00

    乱葬岗无非是一片旷野平地,夜风吹拂,野草瑟瑟发出声响。月色迷蒙,隐隐照见四下散落的坟头。没有石碑,有些坟头上甚至长出歪歪扭扭的树,就像是一具僵尸竖在那似的。

    我四下看了看,没发现阮灵溪的影子,也没瞧见我们设想中的祭台。我低声问吴聃道:“师父,咱们是不是走错了?怎么四周都没什么东西呢?”

    吴聃想了想,说道:“我们走的应该对。这破地方也就这么一片儿坟地了。等等看罢。”

    于是我们仨在这乱葬岗边儿上等。大概等了半个小时,回头见大寺村的灯光都熄灭了的时候,我才听到草丛中隐隐有声音传来。好像是一个人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师父,后有人。”我低声道。

    吴聃点了点头,悄声说道:“知道。”

    于是我们仨一并回头去看,却见一个苗条的人影提着一把古剑一样的东西,从远处走来。

    又是那个女人?!我皱了皱眉,心想难道她是个彝族巫师?难怪总觉得气质上有些怪异。

    那女人走到我们跟前,一双眼睛亮得跟夜里的狸猫一样:“跟我走吧。”

    我们仨默不作声地互相使了个眼色,跟在那女人后慢慢地走。从乱葬岗的荒坟间走过,我感觉脚底一股股寒意冒上来,全说不出的发麻。走过乱葬岗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才发现到了一处斜向的山坡前。往山坡下一看,我顿时心中一紧。就见那山坡下搭建了一处简易的木头台子,上面居然铺了像死人用的白布;阮灵溪就被绑在那高台中央插着的木杆子上,垂着头,也许是昏迷不醒。

    在她周围的地上插着几面白幡,上面似乎写了什么奇怪的文字。看到那鬼画符的东西,我估计是彝族文,毕竟我跟赵羽看了一下午,字儿虽然不会念,但是一看就知道是彝族文。这几面白旗或者是白幡总共有七面,绕着阮灵溪所在的祭台围成个问号形状,我看了之后真想吐槽,这特么行为艺术么?

    我定睛去看阮灵溪周的气场,见生气旺盛,于是放下心来。看来恶女没死,只是晕过去而已,貌似也没受伤。就在我盯着山坡下那几面白幡的时候,突然感觉眼前有莹莹光亮闪过。定睛一瞧,见那白幡上的文字居然闪闪发光,就像是蓝紫色荧光笔写上的似的。

    “师父,这什么东西还摆成这阵势?”我不解地问吴聃道。

    期:2014-02-28 17:19:00

    吴聃指了指天空,说道:“你看看天上就知道了。”

    我抬头一看,见月亮已经被云层遮盖,夜空繁星的光芒顿时突现出来。今天的夜空不甚晴朗,但是也能隐隐看出星光闪耀。

    “倒着的北斗七星?!”我愕然道。原来我们所在的地方差不多跟北斗七星的位置上下对应,地上那七面白幡正好跟天上北斗七星的位置相反。

    “又是北斗七星,难不成这彝族人跟马靖城的七星有什么关系?”我低声道。

    就在这时,那女人走下山坡去,对我笑道:“你不想要带你的姑娘走么?跟我来吧。”

    我看了看,没看出下面的白幡有什么异常,便想靠近瞧瞧这女人搞什么鬼。吴聃却一把拉住我,拽到一旁去,自己则走下山坡,对那女人笑道:“哎你是不是看我徒弟帅啊,你怎么不喊我去啊?还是你想把我徒弟也一起骗走啊?”

    我见吴聃就这么大摇大摆地下山坡去了,心中有些担心。那女人脸色一变,喝道:“让你徒弟下来,否则我烧了那姑娘!”

    说着,她手中长剑一指,阮灵溪脚下的白布突然真的燃烧起来,冒出蓝紫色的火焰。

    “恶女!你快醒醒!”我心中着急,想跑下去,却被赵羽一把拉住,说道:“等一会儿再说!”

    “这怎么等啊,火都烧了!”我咬牙道。

    期:2014-02-28 17:20:00

    这时候,我就见吴聃将背包往地下一丢,抽出背后古剑冲着那女人刺了过去。我大喊道:“师父,那老女人武功很厉害,你小心!”

    吴聃未答话,依然提剑大战老女人。那女的没想到吴聃突然袭击她,便举剑迎上,古剑相交,突然爆出一阵龙吟虎啸的响声。我见一道亮光从两剑相交处冒出,随即赫然见吴聃和那女人周都围绕笼罩了一股强大的气场。

    “宋炎,我感觉这周围应该还有一个人。”赵羽说道:“因为我听到另一个人的心跳声。他的心跳虽然比一般人慢,但是确实在场,就躲在附近。”

    “在哪儿?”我见高台上的火焰只是烧掉了白布而已,这才松了口气。阮灵溪虽然被绑在木杆上,但是距离高台地面还是有点距离的,火并没烧到她的体。听赵羽这么一说,我明白了吴聃的意思。他是想杀这两个彝族巫师措手不及。牵制住一个,让我跟赵羽寻找另一个出来,借机破了他的法术。

    赵羽此时的目光落到了高台处。那高台应该是个木头钉出来的,呈现梯形,有一人多高。赵羽对我轻声道:“那个木头台子应该是空心的。我听到里面有心跳声,应该藏着人,但是这个人什么样子我却看不到。应该是用了一定的障眼法挡住了人的形。”

    我见吴聃跟那女人打得激烈,却不见女人的帮手出来帮忙,不由有些奇怪:“不对啊,如果是有同伙,应该跳出来帮忙啊。”

    赵羽说道:“下去看看。”

    期:2014-02-28 17:21:00

    于是我俩向那高台凑近了去。赵羽盯着下面,我却看着台上的恶女,忍不住一个纵上台,将恶女上的绳子解开,将她抱下来。恶女依然在沉睡中,呼吸均称,看来没有命之忧。我正想将她叫醒,却听赵羽在台下喝道:“宋炎,快跑!”

    我只觉得头皮一麻,几乎条件反的,使尽全力施展小腾挪从高台上跳下去,之后又往前跑了几步距离。就在我刚刚跑出几步的时候,就听到后一阵巨响,那木质高台四分五裂地轰然倒塌,木头碎块扑棱棱地砸到我的后背上。

    我紧紧抱着阮灵溪,感觉有一块碎块划过我的脸边儿,火辣辣地疼,心中不由暗骂:八成爷是破相了。等这爆炸声一过,耳鸣慢慢消失,我才回头去看,却见高台已经被炸飞了,高台下出现一座通体洁白的白坟。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