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4-03-05 17:46:00

    我见曲比抓住那人,那个穿运动装的人试图挣脱,却在那一瞬间掉了头上的鸭舌帽,长马尾顿时从帽子里掉落下来。再听那声音,我立即分辨出是邹晓楠。怎么会是她?她来这里做什么?

    我仔细看着曲比和邹晓楠,见曲比似乎并不认识邹晓楠,一个劲儿地问她哪儿冒出来的。邹晓楠嚷道:“我还奇怪你是哪儿来的呢,我又不认识你。我来找人的!”

    “你找谁?”曲比喝道。邹晓楠四下张望半晌,皱眉道:“奇怪了,人呢,不见了。”

    曲比冷笑道:“我说你就是骗人吧,是不是跟踪我?!你是警察?”

    邹晓楠立即摆手,从上口袋摸出一张工作证递给她:“我不是警察,我是记者,不过我倒是真的跟着一个警察过来的……可转过一条街就不见了。”

    跟踪警察……我心想这姑娘不会是在跟踪我吧?我低声问刘大叔:“咱们出去看看?我怕曲比万一不相信这姑娘,她就要倒霉了……“这要给邹晓楠下个降头邪术的多不好,就算是下点儿迷药也是麻烦啊。

    刘大叔沉吟道:“看样子这俩人是真不认识,不像是演戏。你认识这姑娘?“

    我苦笑道:“认识,就一实习小记者,天天想着采新闻。“

    刘大叔点头道:“哦,那咱们去解围吧。“

    我见两人依然争执不下,只好跟刘大叔现,说道:“喂,邹晓楠你怎么在这儿?!“

    邹晓楠一看到我,立即甩掉曲比,兴高采烈地跑过来:“宋警官,宋大哥,这女人谁啊,奇奇怪怪的还扛着个白箱子。我是来找你的,可是你的腿脚太快了。“

    “你找我干吗?!“我板着脸问道,同时见曲比的脸色也不甚好看。

    期:2014-03-05 17:47:00

    邹晓楠立即拍了拍自己后的背包:“新闻呀!我都带着相机呢,还以为你又出门办案。跟你说啊,上次我那新闻稿瞬间通过,还上了报的头版头条呢。主编说让我负责社会新闻,报道些案件什么的最好了,现在人喜欢看这些。如果要有新闻,我当然是追着你的步子走了。“

    “你竟然跟踪我?!“我皱眉道,心想我怎么没注意到后有人?不过也倒也有可能。一路上我俩只注意前方的这个扛着棺材的曲比,并没分神多看别的。加上现在是大白天,路上车来人往,动静也不小,如果没注意到后有人跟踪也很正常。

    邹晓楠笑道:“别说得那么奇葩,我不过就是跟着来看看,如果有案子我就采一下新闻呗。“

    我见曲比已经不再搭理我们,而是走进了前方一处小院落。这是一处西式仿古建筑,小庭院,院子里植树种草的打理得小清新,不过这楼看上去有些年数了。院子里坐着几个闲来无事下棋听曲儿的老大爷,还有白发苍苍的老大娘,手中牵着一只杂种小卷毛狗,呆呆地看着我们几个进门。

    曲比竟然租住在这种地方,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这院子里人不少,虽然都是老眼昏花的老头老大娘,但是一个单女人整天扛着奇怪的东西来来去去,很多人都会觉得奇怪吧?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为什么大家都习以为常。

    “小曲回来了,或,这还扛着什么呢?能扛动吗?“一个围观下棋的老头回头招呼她。

    曲比笑道:“没事,马戏团演戏用的道具,很轻,木头板子的。“老大爷笑了笑,继续观棋去了。

    期:2014-03-05 17:48:00

    马戏团演员,这个份用得不错啊,我心中暗想。马戏团的演出白天黑夜不定时,道具也古怪,这样的话,无论什么时候出门倒是都不会惹来邻居的怀疑。我看了看四周,全是老楼老房子老人。跟老年人相处还算容易,只要不吵,也就没人来上门找麻烦。看来这曲比倒是会挑地方。

    曲比走进楼门的时候,回头看了看我们,冷哼一声:“怎么,还要进来坐坐?“

    我摆手道:“没事,您忙着先。“说着,我拽起邹晓楠,跟着刘大叔出了院子门。邹晓楠一出门就兴奋地问道:”怎么样,又有案子?跟刚才这个马戏团的女的有关?对了,上次那个新娘子杀手还没找到呢,怎么结案啊?我都写了大半月的连载了!现在网上也有很多人在猜谁是凶手,艾玛,我简直就要成小说家了哈哈。“

    我斜眼看着她红光满面的得瑟样,知道这货因为报道了木清萱的案子肯定得了不少好处,升职加薪,当上部门CEO,踢掉黄脸婆,成功上位,成为一代名媛……额,好像奇怪的东西看多了。

    我警告邹晓楠道:“你别瞎写啊,如果写出事儿来你丢工作我也得受处分。如果要新闻,找林宇凡就是了,那个宅男整天没啥事儿,他会提供给你。“

    邹晓楠冷哼道:“他一问三不知,话也说不利索,没劲。不如跟着你跟赵队长好玩。“

    “玩儿你个头!哪天怎么死的还不知道呢!“我啐道。

    刘大叔笑呵呵地打断我们:“好了,咱们先回去吧,出来这也大半天了,没见着什么进展。回去商量商量再说。“于是我们仨各自分道扬镳。

    路上,刘大叔沉默半晌,对我笑道:“小宋啊,这个邹晓楠姑娘看上去不简单啊。“

    “她?“我听这话好像话里有话,便问道:”您看出什么了?“

    期:2014-03-05 17:48:00

    刘大叔笑道:“一个小记者却有很不错的功夫底子。看样儿还伶牙俐齿。可她的年纪小吧,怎么看着也才二十出头。这么小的年纪有那么高的功夫,那算是世上少有的了。结果她就当个小记者,我是觉得屈才。“

    我听了这话沉默下来。刘大叔这人比较和气,说话很委婉。他这话的意思分明是比较怀疑邹晓楠的目的,可又不知道我跟邹晓楠的交深浅,于是用了比较温和的表达方式。相对于邹晓楠来说,我更怀疑曲比鬼鬼祟祟的行为。比如如果她真住在那个小院子的话,其实有另一条近得多的路途可以直接到达,她却绕远了不少。难道是为了甩掉跟踪者?但是我们毫无证据,也就没法确定。

    我跟刘大叔回了猎灵局,感觉事还是千头万绪,案子依然没破。欧阳博见我俩的脸色不佳,也大概猜出了跟踪的结果。不过砖家倒是没表现出什么沮丧,也没像很多领导一样大声痛斥下属办事不利,而是淡淡地说道:“你们俩也不用丧气,事总有解决的时候。现在也不是十分糟糕么,还有一个人咱们没仔细问问。“

    我一听这个,立即问道:“谁啊?马诺?如果他是凶手,就算我们去问也不会有任何结果不是。“

    期:2014-03-05 17:49:00

    欧阳博摇头道:“不是他,是那个会魔术的,叫的名字很拗口,什么冷烛华的。“

    “冷伪娘?他还没走啊。“我突然想起我们还扣着一个伪娘证人:”可是他根本一问三不知。“

    “但是他起码知道一件事。”欧阳砖家故作深沉地说。说了半截特么不说了。我顿时瀑布汗,领导们就喜欢装深沉,这时候你必须要给他个台阶下,让他能够继续装下去。

    “什么事?”我咬牙切齿地问道。

    “冷烛华知道雇佣他的人是谁,也就是说知道跟木清萱尸体工厂相关的人的模样。找一个肖像画专家过来,让冷烛华详细描述那人的面貌,并画出来,咱们就可以查查雇主的份了。”欧阳砖家说道。

    “对,这也是个切入点哈。”我点头道。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