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4-02-18 17:13:00

    “陆家的管家?不可能吧。“我说道:”死的那女人是陆家人,就算管家跟陆家的关系再怎么好,也不至于为了一个外人而杀人害命,还做得这么凶残。再者,管家也未必能活到现在啊。“

    赵羽说道:“我只是猜测有这个可能,但不一定是。你联系一下那陆家的后人唐老太太,让她找找她母亲带去美国的遗物里,是不是有陆家一些资料还是照片什么的,都要来我们仔细看看。”

    我琢磨半晌,确实也没别的嫌疑人了,那干脆就这么着试试看,说不定有意外线索呢。于是我立即给唐老太太打了电话。老太太说,她母亲倒是真的有一个很古旧的檀香木梳妆盒,貌似就是外祖母的,为了怀念外祖母带来美国。不过她从未打开看过,因为母亲生前也不准她碰。

    我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为了查清楚案子,就先给我们警方用用啊。

    唐老太太犹豫半晌,声称她也没钥匙开,因为那是一把古式的大锁锁住的。但是可以寄给我们警方看看,只是里面如果有涉及到母亲**的东西的话,要求警方不能对外公开。我于是保证,里面的东西只有我跟一个同事看就是了,如果有什么不妥,我们也不会跟外人说。再三保证后,唐老太太于是答应回国就给我寄过来。之后我又问了几句关于陆家管家的事儿。老太太只说,母亲在记里提过,管家姓马,叫马坚。其他的倒什么也没说。我见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便道谢后挂断电话。

    期:2014-02-18 17:14:00

    挂了电话后,我问赵羽接下来要查什么?陆家这条线索,就只剩下查证管家是不是杀人凶手这一条了。可这位马管家又不是陆老爷子那么有影响力的人物,民国时期不会有任何的资料留下来。

    赵羽想了想,说道:“那就先等着唐老太太的消息,咱们先去会会那个冷烛华。我觉得凶手之所以一直对木清萱代言人下手,可能不光是为了让木清萱的尸体制造丑闻暴露,还应该有深层的意思。有可能这跟夏一梦也有关系。”

    于是我俩往冷烛华的住处而去。为了保护冷伪娘,我们将他安排在市局旁边的旅馆里。派人一直暗中保护,有任何变故方便第一时间知道。我们赶去见冷烛华之后,见他正在屋里吊嗓子练唱戏。

    冷伪娘看到我俩,抚了抚长发,冷哼一声说道:“又有什么事?”

    我笑道:“木清萱的案子,上海那边差不多结案了,不少高层被抓被撤职,你家里人也平安无事。我们的人已经在保护他们。”

    冷伪娘不冷不地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你们俩来不会就是为了邀功的吧?我可没钱给。再说了,既然木清萱的案子结案了,我是不是也得有个处理结果?死刑?绞刑还是什么?”

    赵羽说道:“如果你配合我们查案,也许你还能回家跟家里人团聚呢。”

    冷伪娘抬眼看了看他,问道:“你说的算么?你是谁啊?这**警察的上司么?”

    “怎么你也叫我**?”我有点儿恼。

    期:2014-02-18 17:14:00

    冷伪娘闻言笑了:“看来不少人发现你这特点啊。不过你们让我协助破案,我可能做不到。因为我除了收钱保护木清萱工厂以外,什么都不知道。雇主不会告诉我,我也不会去问。这是江湖规矩。”

    赵羽说道:“那总方便告诉我们雇主是谁吧?是木清萱工厂的管事么?”

    冷伪娘看了看我俩,眨了眨眼,沉默不语。

    我坐到他跟前,劝道:“我说冷伪娘,你想想啊,你这雇主肯定不是好东西,用人尸体做化妆品,这多缺德啊!还想把那姑娘给杀了做原料,你说你讲江湖规矩,那总不能是非不明吧?对这种人就不能讲业界良心!说不定这货看你被我们带走了,转就去找你家人报仇泄愤了呢!”

    冷伪娘想了想,说道:“其实我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雇主是个年纪不大的男人。个子不算矮,好像还是个练家子。他也没说姓名,只给了钱,让我守护工厂,说只要把闹事的人赶走就行了,也不用问别的,不能多管闲事。我看钱多,就答应了。”

    赵羽问道:“那木清萱跟那几个代言人有什么别的私下交易关系,你知道么?”

    冷伪娘好笑地说道:“你觉得我会知道么?我并不关注这些。不过……有一次我倒是见过现在那个代言人叫什么雨霏的。她去过工厂,大概是参观吧。”

    “刘雨霏?她参观工厂?”我愕然道。连木清萱的化妆品都不用,还关心木清萱的工厂做什么?

    期:2014-02-18 17:15:00

    冷伪娘说道:“是,应该是她。木清萱的广告大街小巷都有,我当年也看到刘雨霏什么样子。她去了工厂好几次,所以我记得。”

    赵羽沉吟道:“既然不用木清萱的化妆品,那刘雨霏应该对木清萱不怎么感兴趣才对。她接这个代言广告,无非就是为了赚些钱和名气。”

    我说道:“但是她又跑去木清萱的工厂做什么,参观访问?那也不用去好几次啊。”

    赵羽问道:“冷先生,刘雨霏是不是也知道工厂人尸泡缸的事?”

    冷伪娘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来来去去这么多次,总应该能发现点问题吧。或者她直接参与其中也说不定呢。”

    一个女明星参与这些龌龊事?怎么可能!这是我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赵羽沉吟半晌,突然说道:“坏了,该不会凶手还没停手,还会继续杀人吧?!”

    “不能吧,这都过去大半月了也没见动静。你觉得他会杀谁?”我问道。

    赵羽说道:“我只是猜测。”说着,他顿了顿,继续道:“之前我们认为的是,用过木清萱化妆品的女明星都死了,没用过的活着。不过这个规律实在太薄弱,你是不是也这样觉得。”

    “这倒也是,谁能为了你用过某个牌子的化妆品就杀了你啊。”我点头道:“那这些女明星被杀还有什么其他规律?”

    赵羽说道:“如果说,那些参与过木清萱工厂投资的女明星都死了,没参与过的还活着呢?”

    我想了想,说道:“现在就一个梁晓倩和现在的刘雨霏活着。赵羽,你是说凶手下一个目标是刘雨霏?难道刘雨霏参与过木清萱工厂的投资经营活动?”

    “有可能是这样。“赵羽起道:”上次我们见过梁晓倩,你还留着她的联系方式吧?那就这个问题调查一下。我去联络刘雨霏的经纪人问问。“

    期:2014-02-18 17:16:00

    我俩不敢再耽搁,于是从伪娘的住处出来,各自分头行动,去查这件事。果然的,调查完梁晓倩,发现她是没有参与过木清萱的任何经营活动,也从来没去过工厂。赵羽那边联系了刘雨霏的经纪人,询问这件事。由于前阵子木清萱爆出的丑闻,经纪人矢口否认,说刘雨霏根本没有参与到任何的木清萱工厂经营活动里。赵羽虽然强调了无数次,这跟刘雨霏的命息息相关,这经纪人还是不松口,说根本没有的事儿,刘雨霏连去过那工厂都没去过,也没用过木清萱的化妆品。

    赵羽气得挂了电话,对我说道:“经纪公司看来是注重自己的利益和名声,他们是不会管旗下女明星的死活的。咱们得暗中监视保护一下刘雨霏,防止她成为又一个被暗杀的对象。“

    我听了这话有点紧张,问道:“那现在刘雨霏在哪儿呢?“

    赵羽说道:“现在北京,不过经纪人说她明天就要去横店那边拍古装戏。就怕路上出什么问题。“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