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4-02-09 16:43:00

    阮灵溪走过来一看那价格,立即摇头道:“不要,这俩加起来都三千多了,也没多少东西。”

    一旁的店员立即在一旁堆笑推销:“小姐,这两是我们的镇店之宝。其中闺秀红妆系列是民国时期就流传下来的经典化妆品,纯天然无添加无刺激,可以放心用哦。另一是新推出的,你们一进店可能都看到这广告了,刘雨霏代言的,她都在用哦,看她皮肤多好。”

    我心中暗笑:啊呸,刘雨霏根本不用你们家的东西。

    阮灵溪摇头道:“算了,太贵了。”

    我立即说道:“选一吧,并不贵,两也不贵,我带的钱足够了。恶女你甭客气。”

    阮灵溪啐道:“给你省钱还落不是了。既然这样,我就选一吧。”

    店员立即笑靥如花。我趁机说道:“请问有试用装么?”

    店员于是从货架上各拿了几个打开的试用装递给我们:“你们可以试试看,看哪个比较中意。”

    趁着阮灵溪专心试用,听着店员瞎白活的时候,我将那试用装各自挤出一部分,装到随带来的几个小玻璃瓶中。等阮灵溪选完了,我也鼓捣完了。付钱走人,我俩皆大欢喜。

    我俩顺便逛了逛其他地方,走得我腿酸。最后实在走不动了,干脆坐在商场的长板凳上歇着。阮灵溪却依然兴致不减,并且对我加以鄙视:“就你这样的体力还当警察,怎么追犯人啊?!”

    我苦笑道:“要是追犯人,我还真不觉得累,不知怎么逛街就觉得很累。”

    期:2014-02-09 16:44:00

    阮灵溪笑道:“那是心理作用,因为男人觉得逛街无聊。没有动力,自然腿脚也懒得用力了。既然你烦了,咱们就去找吴叔吃饭吧。”

    我一听这话如蒙大赦泪流满面,心想别人可找不到这种女朋友啊,看男友累了就停下逛街去吃饭。一般男的都得大包小包跟到死啊。吴聃书店就在附近的福安大街,我俩很快赶了过去。吴聃一听我请吃饭,立即点开菜了。什么清炒虾仁,七星紫蟹,麻辣野鸡,红炖牛尾……倒是不少清真名菜。

    我翻了翻腰包,擦了把汗,说道:“师父,你是算计着我带的钱点的吧?这倒好,兜里钱差不多就被你吃掉了,剩下的钱就够我打个车回市局了。”

    吴聃呵呵笑道:“二货徒弟,你给你媳妇买了一千多化妆品,就不能请我吃点几百块钱的名菜了?看你小子这样是发财了啊,不趁机宰你一下怎么能体现我是你亲师父。”

    我笑道:“师父,这饭呢也别白吃。我问你啊,你知道什么叫做‘白坟’么?”

    吴聃皱眉道:“白坟?这玩意不常见啊。”

    我心想这不废话么,常见我能不知道么。

    吴聃想了想,说道:“我只记得有一些少数民族的巫术里会有白坟。这玩意真不常见,反正我是没见过。怎么想起问这个?”

    我见吴聃也不知道,不由有些失望,便将遇到疯婆婆的事跟吴聃一说,说起她给我的白坟纸条。吴聃皱眉道:“又是那老东西?那我回去好好查查这白坟是什么东西。老东西的预言一般都靠谱,玩意再给你什么重要信息,这会儿没注意就给错过去了。”

    期:2014-02-09 16:45:00

    我苦笑道:“其实我更疑惑的是疯婆婆的份。够神奇的,现在我还是不知道她到底是谁。”

    吴聃想了想,说道:“按照你昨晚讲述的,这老家伙不一定是人。”

    我吃惊道:“那能是什么,妖?神?”

    阮灵溪啐道:“什么妖啊神的,你见过么?这世上有鬼,却是没有神仙的。”

    吴聃点头道:“应该不是什么神仙,多半是修道的人,或者是老僵尸。”

    “僵尸……”我回想着疯婆婆的红色眼睛,立即打了个哆嗦:“不能吧,她如果是僵尸的话,为什么会帮我?”

    吴聃说道:“我哪儿知道,可能看你总坑队友,她自己都着急。”

    我苦笑半晌,跟吴聃和阮灵溪吃完午饭,便从书店出来回了市局。将带来的化妆品小样送到法医鉴证科,等着检验结果。很快的,法医提交了检测报告。果然的,检测报告中指出,化妆品里含有不明动物油脂。

    “不明动物油脂,我擦,不能是人体油脂吧?“我问赵羽道。

    “说不好。你说的那睡莲面膜里好像也有这成分。“赵羽沉吟道。

    “对啊,是新推出的产品。“我说道:”前几天刘雨霏不还接了这广告么。“

    “我看到那广告了,街头巷尾打出不少,看来这新品也畅销。“赵羽说道。

    “何止,这都快卖脱销了。“我苦笑道:”不知道现在的女人怎么想的,我看这些化妆品里有用的成分并不多。“

    赵羽说道:“既然这么畅销,既然木清萱在推这一款化妆品,那么生产总部肯定一直在生产这种睡莲面膜。“

    我听了赵羽的话,说道:“你的意思是,咱们去到生产厂房里查查生产流程?这可没这个权限啊。就算是欧阳砖家出面,人家也未必买账啊。毕竟咱们没有什么把柄和证据。“

    赵羽笑了笑,说道:“明的不行咱们就来暗的,又不是第一次这么干。“

    我恍然会意,啧啧说道:“赵羽,看不出来啊,你也黑化了。“

    赵羽冷哼道:“查案而已,可以变通。这样吧,我在这里继续查其他线索,你去这木清萱上海总部走一趟如何?记得,只是去查证,不是去拼命。一有不对立即撤走,有问题打电话给我,怎么样?“

    期:2014-02-09 16:46:00

    我听罢,也想去看看这木清萱总部是不是真用什么人体油脂来制作化妆品,便点头答应了。于是我跟赵羽兵分两路查案。吴聃听说我要去上海查生产厂家,犹豫半晌,决定跟我同去。说是既然那神秘的疯婆婆再度出现,说明我这次行动有一定的风险,要跟着我去看看才放心。我一听这好啊,吴聃要去了肯定带上那把红伞,也就是马络羽。这就是带一赠一的队友啊。于是我欣然同意,看来那顿饭的几百块钱是没白花。

    马络羽是无所事事的,于是答应同去。小幂必然得带着。为了过安检,我们还是坐了普通的火车去。现在我还没混到能让猎灵局给配个专机的地步。一路无话,除了吴聃撑个伞自己玩扑克引来诸多人的关注外,倒是没什么别的事发生。虽然别人看不到怎么回事,不过我是能看到的。伞下是马络羽,这货正跟吴聃玩扑克呢。但是灵力强大的鬼一般都有透视眼,这货根本都能看到那牌面是啥。任凭吴聃赌技高明,但是对着一副透视眼也觉得兴趣缺缺。不过马络羽倒是兴致高涨,一直算计吴聃输给她多少冥币。

    我失笑道:“师父,这扑克玩法是你教给她的吧?“

    吴聃苦笑道:“是,现在才觉得跟鬼玩扑克多无聊。“

    小幂听了,立即伸出头来说道:“马络羽赢了多少钱?记得给我买薯条。“

    期:2014-02-09 16:47:00

    马络羽骂道:“我去哪儿给你买?这是死人用的钱。“

    小幂哀叹道:“可是吴聃基本是个输啊。“

    我扶住额头,说道:“你们这群二货,就请不要再说我智商捉急了。“

    吴聃兴致缺缺,将扑克牌桌上一撒,说道:“不玩了,过阵子就到站了。我收伞了啊。虽然你不怕阳气,但是中午正是阳气最盛的时候,多少会对你有些损伤。“

    马络羽这才不愿地躲到伞里。吴聃将红伞收起来,对我说道:“准备一下,马上到了。“

    大概十分钟后,车到上海。我跟吴聃一下车,顿时感觉一股气扑面。上海的天气比天津多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