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苦笑道:“有些可能是以讹传讹,也不必当真。”

    看完这一档节目,我跟赵羽回了办公室,等待欧阳砖家的指示。但是等了一天也没什么案件派给我们。晚上,我约了阮灵溪吃饭,问赵羽是不是要一起同去。

    赵羽摇头道:“你们两人约会,我去做什么。我回家自己做饭好了。”

    我俩边聊着边走出市局大门。刚走过一条街的时候,我见眼前人影一闪,一个马尾少女搭着一个男人的肩膀进了小巷子。

    我停下脚步,对赵羽说道:“赵羽,刚才那人好像唐心,你要不要去看看?”

    赵羽显然是注意到那人影,但是嘴上却说:“看什么,她八成是跟别的男人幽会,我又何必去打扰。”

    虽然赵羽说这话的时候音调并未有任何起伏变化,但是,我却眼尖地瞥见赵羽的目光向那小巷子口瞟了几眼。

    我心中好笑,说道:“行,那我去车站了,你回吧。”

    于是我俩挥手作别。我站在公交车站边儿,眼角余光却注意着赵羽的行动。我瞧见他四下看了看,站在路上低头沉思几秒,还是转入唐心消失的那小巷子口。我心中好笑,立即追了过去,到了那巷口停下脚步,伸头往里看。

    这时候,我就听到巷子里传来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听到唐心骂道:“臭男人,敢摸我?!老娘剁了你的手!”

    说着,我见唐心揪着那男人的头发向墙上撞了两下,等那男的晕呼呼的时候,扯过他的一只手,掏出刀子就要割下去。

    期:2014-02-02 18:11:00

    我擦了把冷汗,见赵羽已经跑过去,便决定不现,继续看闹。就见唐心刀子正要下去的时候,赵羽喝道:“住手!”

    唐心被吓了一跳,扭头瞧见赵羽,立即堆上笑脸:“小哥哥!”说着,丢了刀子扑到赵羽上去。

    赵羽无奈地翻了翻白眼,说道:“你为什么要砍人的手?”

    唐心理所当然地说道:“臭男人摸我,我不砍了他的手么?”

    赵羽苦笑半晌,对那男人喝道:“叫什么名字?!”

    我见好戏演完了,于是也跟了过去,笑道:“被我看到了啊赵羽,你还说不管花痴少女呢。”

    唐心一听这个,立即心花怒放地抱住赵羽亲了亲脸颊:“小哥哥是在担心我么?”

    赵羽尴尬地擦了下脸,说道:“我是怕你在市局门口砍死人。”

    我摇了摇头,低头去看那男人。这时候,却见那男的也正抬头看着我。这一望之间,我打了个寒噤,因为我瞧见一张惨白的诡笑着的脸跟那男人的容颜慢慢重叠起来。

    我盯着那张脸看的时候,却又见那鬼脸慢慢消失了,只留下男人鼻青脸肿的样子。

    撞鬼?我打量了一下那男人,见他周确实围绕着鬼气,于是问道:“老兄,你这是从哪儿来?”

    那男人浑浑噩噩地站起来,问道:“怎么回事?”

    我见唐心还要打他,便赶紧拉住,问那男人道:“你不记得了?”

    那男人摇头道:“不知道啊,我怎么满嘴是血?啊,我的牙!”

    唐心啐道:“现在还装疯卖傻!”

    我苦笑半晌,摸了一把上带着的东西,摸出吴聃画的一张驱鬼道符,便递给那男人说道:“你带在上,如果有什么麻烦事,就去市局找我,我叫宋炎。”

    那男人依然没搞清楚状况,只是条件反地接过去。

    我目送那男人远去,对赵羽说道:“这货好像是撞鬼了。”

    期:2014-02-02 18:12:00

    赵羽点头道:“很多人这样,养鬼的,或者气场弱意志力弱的,容易招惹鬼魂。”

    唐心问道:“哪里哪里?”

    我笑道:“既然遇到了,不如我们一起吃饭?我们一块去找阮灵溪。”

    唐心自然喜欢跟赵羽一起,立即点头答应。我们一起坐了公车到了阮灵溪的店门前,却意外瞧见段清水也在。可更让我们吃惊的是,段清水怀里正抱着小满。

    “我去,段老大,你什么时候变黑道爸了?”我讶然笑道。

    此时,小满见了我,立即招呼道:“**哥哥!”

    我正想抱过她,却见她两只胖嘟嘟的小手正一左一右地拽着段清水的胡子。段清水瞪了她一眼,小满于是撇了撇嘴,收回小手,将手指咬在嘴里,可怜兮兮地看着段清水。

    “这娃娃满嘴胡扯,刚才阮灵溪抱着她玩,路上指着一男人喊坏叔叔,结果那男的要打人,我就上前给那男的教训了顿。”段清水皱眉道:“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娃娃没人教她要安静点?!”

    我笑道:“童言无忌,说明那男的本来就不是好东西。”

    阮灵溪苦笑道:“我和师姐从吴叔那边儿来,见了小满就抱过来玩。小满妈妈今晚要七点才能来接小满,所以吃饭只好带着她喽。”

    段清水当即将小满塞到我怀里,说道:“带好了,我们去吃饭。”说着,一把揽着苏淩走了。

    小满立即嘟着嘴跟我告状:“铁人叔叔好凶。”

    “铁人叔叔?”我笑道:“是说刚才那位么?”

    小满点头道:“叔叔不怕疼,是铁人。小满在路上看到坏叔叔摸阿姨的脸,胖伯伯说这素刷牛氓。”

    我差点儿喷了,心想吴聃不教点好的,耍流氓这种词汇都教。

    唐心上前捏了一把小满胖乎乎的小脸,笑道:“小家伙懂不少啊。”

    小满嘎嘎笑道:“姐姐也遇到坏叔叔啦,坏叔叔还摸姐姐的手。”

    唐心闻言,脸儿立即就绿了,吃惊道:“天,这是鬼娃娃么,怎么这都知道?”

    我苦笑道:“大概是你用刚才被人摸过的手摸了人家的脸,小满感知到的。”

    唐心打了个哆嗦,说道:“你们这群疯子,从小孩到老人都不正常”

    我啐道:“尼玛你才不正常好吧,你这个抖M。”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