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4-01-19 22:22:00

    眼前的景象着实吓得我不轻,没想到平时坑队友,关键时刻也坑了自己。我逐渐被勒得喘不过气来,更别提去搞定这个突然杀出来的恶鬼。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我突然感觉一阵刀风刮来,脸颊边甚至也被这强劲的刀风吹得有些刺疼。就在这时,我听到那掐住我脖子的女鬼发出一声尖叫,随即“噗”地一声,一股黑血飞溅出来,扑了我一

    这时候,我瞧见那女鬼,确切的说是女尸,被那一把飞过来的刀截成两段,掉在我的上。我顿觉恶心,因为那尸体腐烂的恶心程度超乎想象,腐附着在白骨上,头发也没剩下多少。而从高个头来看,貌似就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的尸体。看来刚才那个掐住我的,根本就是一具被恶鬼附的小女孩的尸体。

    再看那把刀,正是赵羽的夺舍刀,我不由松了口气,心想这货力道把握得不错,如果再丢得力道大一点,那我也跟着变成两截。我歇了半天,终于喘过气来,而赵羽和吴聃也跑了过来。

    赵羽查看了一下我的伤势,问道:“你没事吧?脖子上的淤青有点深。”

    “刚才你们去哪儿了?!坑我啊,让我一个人进那鬼屋!”我有点恼。

    吴聃上前看了看,给我脖子上抹了几下湿糯米,用来去尸毒。我看了一眼旁边断成两截的尸体,皱眉道:“这怎么回事,你们又是哪儿出来的?”

    吴聃说道:“之所以你从刚才一直没看到有任何鬼气,那应该是刚才发生的一切根本跟鬼没有任何关系,那是人用道法给制造的幻像,为了赶走或杀掉入侵者。不过不好意思啊,刚才我让小赵故意没跟你进那个古怪的洗手间,就是为了旁观看看这作法的有多大能耐。看你出去了,我们俩这才跟出来。”

    “我去,师父,你是故意坑我啊!”我无语道。

    吴聃说道:“差不多啊,反正你也坑过我们俩好几次,咱们也算是扯平了。“

    我顿时说不出话来。

    赵羽回看了看那凶宅,说道:“吴叔,好像没有人从里面出来,不然我们再回去找找?“

    吴聃点头道:“肯定要去彻底找一遍,看看那神秘人藏在什么地方。在这之前,二货徒弟你先用这水给你脸上的污血洗干净。“说着,吴聃取出一瓶子早就收集好的露水给我。

    “我脸上有血?“我愕然道,不过随即想起刚才从二楼跳下来的过程里,好像哪个手欠的给我脸上丢了一包血。难道是那个背后施法的人?

    我只好将吴聃手中的水接过来,倒在手心扑到脸上一抹,果然一手腥臭的污血。

    “师父,难道就是因为这个,我才将刚才那恶鬼附体的女尸当成小女孩?“我问道:”这血是什么血啊,一股臭味。“

    期:2014-01-19 22:22:00

    吴聃耸耸肩,说道:“好像是女人经血。“

    我擦!

    抹掉脸上污血之后,我们仨一起重新返回那凶宅。不过这次进去之后,倒是再也没瞧见什么诡异的现象。一切都很平静,屋里空无一人。我们仨重新检查了一遍四个楼层,依然一无所获。但推想了一下,那女人是在一楼的时候就没了动静,而那积满了灰尘的楼梯上又只有我们几个人的脚印,那这货一定是在一楼就藏了起来,或者通过某个通道去了某个地方。想到这里,我们仨在一楼翻找了半天,总算在那架老式钢琴底下发现了一处地下室的入口。

    我们打开这入口处的门,一股冷之气扑面而来。我刚要下去看看,吴聃一把拦住我俩,说道:“这地方被人伪造成了一处养尸的墓的格局。下去之前先喝口‘忘魂汤’,这样能起到屏蔽阳气的效果,不容易引起尸变。”

    我们按照吴聃的指示喝了他递过来的所谓忘魂汤,不知是什么成分,反正喝来一股怪味。我咧了咧嘴,问道:“师父,你怎么什么东西都带在上?”

    吴聃说道:“这叫装备全面,反正咱们出门不是跟鬼,就是跟尸体打交道。”

    喝了一口莫名其妙的忘魂味增汤之后,我们仨下了地下室里。进去之后,我顿时感觉更为冷。

    养尸讲求的是"气",就是要有墓的地气来养尸;当然,这种地气可跟一般的地气不一样。要求的是凶地。如果墓里满是凶气,那尸变的机会可说是百分之百,加以一些法术的话,可以养出各种不同类型的僵尸。

    而这个地下室跟那种地下凶差不多,铺满了酸碱度极其不平衡的土质。这种土质不适合有机物生长,因此不会滋生蚁虫细菌,所以就算尸体埋入过百年,肌毛发也不会腐坏.我踩着脚下的土,瞧见那地下墓角落处放着一处棺材。当然,这棺材其实是埋在土里的,只是棺材头没有被全部埋死,露了一点在外。而那棺材头前还有三支点燃未灭的香。我跟赵羽上前,将棺材上的土拂去,推开棺材盖子看了看,见那棺材里躺着一具年轻男尸。这尸体果然是没有腐坏,栩栩如生。不过好像也没生出什么白毛之类,如果说用以一定的法术控,混在人群里,除非特殊能力的人,否则谁也不会感觉出这是一个僵尸。

    在这尸体旁边的墙壁上挂着两只奇怪的印有符咒的像是罗盘一样的东西。我指着那玩意问吴聃道:“师父,这玩意是什么?罗盘?”

    “不是。”吴聃上前看了看,说道:“类似罗盘的阳轮。难怪这养尸人能够第一时间知道我们进了屋里,这东西,阳轮是经过改装的东西,能够检测整座建筑里的气场变化,类似你的幽冥眼。这人肯定是从我们一进门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这才制造出一些幻像来妄图对付我们。另一个的作用似乎是用来引导的,也就是吸收月精华和生人阳气,这样可以让僵尸更快炼成。不过看来咱们这位养尸人还没将这尸体完全炼成僵尸。”

    我摇了摇头,心想现在人真是异想天开,什么都敢干。仔细搜索了一番,见这地下室还有一间小屋子,好像是个简单的住房,有被褥和电饭锅碗筷等很简单的生活用品。角有一张饭桌一样的东西,上面放着

    期:2014-01-19 22:24:00

    找了半天毫无收获,我不由有些泄气。赵羽低头去查了查那逃跑的养尸人的足迹,对我们说道:“奇怪,这人的脚印很轻,这说明他脚步很快并且有一定的功夫底子,步子很大,但是——却一深一浅。一个脚程十分了得的跛脚残疾人?这有点矛盾。”

    “也许是他腿脚受伤了?”我沉吟道。

    吴聃问道:“那你给他砍伤的?”

    “我怎么可能砍伤他,我根本就没见到除了叶兰兰之外的其他人。”我无语道。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