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2014-01-17 17:15:00

    冷不丁出现的这女人着实吓了我一跳,几乎条件反地举枪,厉声道:“谁?!”

    这女人悠然地走到灯光下。借着壁灯的昏黄光芒,我瞧见走过来的是一个女人,倒不是女鬼。这女的其实长得还不错,只是一脸浓妆艳抹,穿了紧的红裙子。不过那裙子领子开得很低,甚至露出**……不过倒是很给力,目测起码D罩杯。

    我立即将目光收回,问道:“你哪位?”

    那女人咧嘴一笑,一口森然白牙在灯光下格外显眼:“这句话好像应该我问两位。你们是什么人,还带着枪?”

    我清了清嗓子,拿出警察证晃了晃,说道:“这位女士,我们见你家的防盗门开着,屋里又没灯光,所以进来看看。”跟着吴聃,我的扯谎本事是越发牛了。

    那女人笑道:“是吗?还是两位擅闯民宅啊?”说着,这女人的手搭到赵羽肩膀上去,那耀眼的红指甲在灯下泛出让人眼花缭乱的炫光。

    赵羽皱了皱眉,向后躲了躲,说道:“抱歉打扰了,不过我有一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您家里会放着一口棺材,里面还装着坟土呢?”

    那女人故作惊讶地看了看我和赵羽,继而前仰后合地笑道:“坟土??哈哈,这从哪儿说的?这东西么,是一个风水大师让我买的。”说着,这女人一步三扭地妖娆走到那棺材旁,摆了个自以为是很妖娆的姿势,搔首弄姿地说道:“你们知道啊,我是自己做生意的。一开始总是生意不好,然后我就请了个风水大师给看看。他呢就告诉我说,让人打造一副棺材放在屋里,升官发财的意思么。里面放的是他给我弄到的土,大概也是五行生克的意思吧,我也不懂。这可不是什么坟啊土的,你说我一个女人家放坟土在屋里,这不是吓人么。”

    我心想你放个棺材难道不吓人么。我见这女人说着话就往赵羽上靠,手也不老实地摸索,不由心中好笑,心想这货做生意,总不是开青楼的妈妈桑吧。

    这时候,我发现这卧室屋里也放着几面镜子,除了梳妆台上的大镜子之外,窗户边儿,边儿,墙上分别挂了三块镜子,不由十分不解。就算是以为镜子镇邪,但是过犹不及,太多的话反而会引起某些风水上的问题,频发灵异现象。

    于是我问道:“你这到处都是镜子,不觉得别扭啊?一进屋就好像好几个人在跟着你似的。”

    那女人笑道:“我就是喜欢照镜子,难道这也犯法啊?”说着,还走到梳妆镜前摆了几个姿势,又是扭股又是托的,我擦,生怕别人不怀疑她的职业类别。

    我笑道:“姐姐,您这是从天上人间退隐的吧?”

    那女人倒也不生气,笑嘻嘻地说道:“怎么,不行啊?我还真是她们的同行,又业务就来找我。”

    期:2014-01-17 17:15:00

    我顿时愣了。这女人于是拉开梳妆台的抽屉,取了一张名片出来,递到赵羽跟前【这种留电话号码的机会一般不会给我的】:“帅哥警官,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需要找我。”

    我凑过去一看,这女人名片上印着:夜色阑珊酒吧经理,叶兰兰。

    靠,这名字一听就有点那什么的意思。

    赵羽跟我见问不出什么来,便说道:“既然您家里没事,我们也就先走了,有什么特殊况就拨打110。对门发生了凶案,这附近看来也不算安全。”

    叶兰兰眯着眼笑着点点头:“知道了帅哥,我会注意的。”

    我起了一鸡皮疙瘩,心想如果这女人不是打扮得这么风*,应该还是有些魅力的。这一装束,整个就是一新版马夫人,一瞧就是失足妇女啊。

    要走出大门的时候,我突然想起门外的镜子,于是问道:“我说叶小姐,您屋门外面挂个镜子干吗?”

    叶兰兰笑道:“为了进门的时候就照镜子啊,当然是为了美。你知道的,做女人很麻烦,唉。”

    我心中呸呸两声,脸上还是微笑道:“如果您这么注意风水的话,就别挂外面那镜子,会引起两家风水大战,对您和对门都不好。”

    叶兰兰惊讶地说道:“真的??警察小哥你也懂风水??”

    我心想这货绝的在跟我们打马虎眼,肯定是放镜子另有所图,不过我们这所谓的“份”也不能强迫人家说出自己的目的。问不出来,也只好作罢,跟赵羽出了门。

    回头见那叫叶兰兰的女人又是森然一笑,缓缓关上房门。在她关门的瞬间,不知是否光影错觉,总觉得这女人的眼神透出一种狰狞的神色。

    防盗门关上了,我跟赵羽重新站在昏暗的走廊里。“你说这女人会不会跟对门的挖眼案子有关?”我低声问道。

    赵羽说道:“不好说,不过这个女人形迹可疑,可以跟踪调查看看。这名片上的名字也不像是真名。”

    我俩于是出了小区,坐车回家。拿钥匙开了宿舍门,进玄关处换了拖鞋。刚一迈步,一脚踩到了硬邦邦的东西。我皱了皱眉,将脚拿开,却在地上看到那三把莫名其妙得来的钥匙。我心中疑惑,仔细听了听屋里的动静,没人在。我分明记得是将这钥匙锁在书橱里,特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

    我立即开了卧室的灯,走到书橱跟前一看,锁依然锁得好好的,根本不像是有人打开的样子。

    期:2014-01-17 17:16:00

    活见鬼了啊!我握着这钥匙若有所思。这几天被这挖眼案给吸引了注意力,忘记查查这玩意儿来自哪儿。我盯着这钥匙许久,却突然觉得眼前灯光一闪,卧室的灯开始明灭不定。

    闹鬼?!我心中一震,心想你丫的敢欺负到小爷头上来。说着,我将钥匙往桌上一放,战神掏出举起,扫视了一圈屋里的况。这时候,不仅卧室的灯,客厅的灯也跟着明灭不定,就好像是电压不稳一样。

    我小心地端着枪走过去,却见客厅里空无一人,也没任何鬼影。这时候,灯光不再闪烁,恢复了正常。四下一片安静,没有任何声音。我见没有鬼气出现,心想难道这是正常的电压不稳而已么?

    正当我稍稍放松下神经,却听到卫生间的门缓缓打开了。那细微的吱呀一声,让我放松的神经又绷紧起来。门开之后,卫生间的灯也随之亮了。

    我心中无语,心想这鬼也够无聊的,难道是要等着我去卫生间给他爆菊么!想到这里,我抬脚一踹那门,举着枪就冲了进去。可跟客厅一样,卫生间也特么没影子。镜子里映出我一脸严肃的模样,让我自己都觉得好笑。我摇了摇头,收起枪扭开水龙头,捧了把清水洗了洗脸平定下心。正当我抬头看镜子准备擦脸的时候,赫然瞧见镜子里多了一个人。

    虽然早知道卫生间可能有古怪,但是刚才一没看到鬼气,二没瞧见鬼影,冷不丁出来一鬼,还是吓了我一哆嗦。

    “你他妈谁?!”我顿时火了,回头一看,呆了。后没有鬼影,但是镜子里却映出了那个人。这啥意思?镜灵?之前从来没见过啊!

    期:2014-01-17 17:17:00

    不过咱也总算是有过见识的人,很快便镇静下来,打量了一下镜子里的这个鬼影。总体来说,这鬼并不可怕,甚至有点小清秀的感觉。这是一个年轻的男鬼,看上去灵力很弱,因为影闪闪烁烁,并不十分清晰,似乎在努力地让我看到他的存在似的。

    个子蛮高,有些清瘦,更特别的是,他穿着一民警制服!这是小满见过的那个鬼魂,是给我钥匙的那个鬼!我见他一眼不发地看着我,脸色惨白,眼神忧郁,跟尼玛拍韩剧似的,把我给盯得全发毛。

    我忍不住对着镜子说道:“我说老兄,我不是你的韩剧女猪脚,告诉我,你在我家这是打算干什么?总不至于就是来看我洗脸上厕所吧?你不说话我怎么帮你?”

    可那鬼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更让我奇怪的是,他上根本没有任何鬼气。难道,这是生魂?!

    我心中一惊,赶紧去看他的警号。前的牌子上是有一个编号的,可惜他前正好有一块血迹,尼玛的把警号给挡住了。我翻了翻白眼,心想这倒霉鬼八成是被人一枪中心脏死的。不过这死了之后怎么会没有鬼气?难道是他的某个念想作为影子留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