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晓冉一分神儿,这一枪落空,任凭动作奇快,却没有躲过夺舍刀,那刀砍进辛晓冉的肩头,噗嗤一声,似乎鲜血飞溅出来。

    我听到黑暗中辛晓冉惨叫一声,想要拔出肩膀的夺舍刀,却见那刀刀光大作,似乎嵌入她的肩膀纹丝不动。我立即起,上前对着辛晓冉飞起一脚,便将她踹了出去。

    可这女人虽然受伤,动作却依然利索,几个动作起落,躲过那桥上的机关,险险地退到一旁。我的恨意暴涨,恨不得立即将她碎尸万段,于是立即念咒捻诀道:“权斩邪魔独为尊,请神!“

    期:2014-01-11 17:23:00

    不知是否人在愤怒之下会有潜能爆发,这一次我突然觉得道法似乎于我而言有点失控,势如破竹,而那强势的道法气场让我忍不住为止惊愕。难道是我在急之下,请来了无法控制的神?!

    我突然想起老赵生前所说的话:请来的不一定是正神还是邪神,如果是邪神,难免走火入魔。

    想到这里,我有点紧张,但回一看那神像,却有些讶然。只见后并非什么奇怪的恶神,而是一位着道袍长髯飘飘的道长。这位道长面容清癯,却很是大气温和,手中一把拂尘,超然脱俗。

    这是……我回想着《请神》那本书上的复杂图解,好像这道长是请神十一级的号称:“名如皓月罩千秋,声似雷震古今”袁天罡?!其实我一直不解袁天罡为啥是请神中的高级神,在我的印象里,他无非算命超厉害罢了。貌似算命倍儿准,是古代的算命达人。但是转念一想,算命算卦,天象预测这种东西是透露天机,等闲人不敢随便多嘴,否则不就是折寿就是失明失聪。就算是人称半仙的刘伯温,最后也是惨。可袁天罡似乎没啥事,而且特别多嘴,走哪儿看到哪儿,甚至也给婴儿时期的武则天看过相。最后貌似也过得好,这是不是说明修为远在刘伯温之上,已经接近天机了。

    不过最让我高兴的是,这十一级的神像,威力无比!别看老道是用的拂尘法器,这法器所到之处,无坚不摧,辛晓冉根本不能靠近分毫。我顿时发了狠,步步紧,也不管桥上是否有机关,便跟辛晓冉在断魂桥上斗得不可开交。说也奇怪,那桥上的机关遇到神像,居然一个个不攻自破,发出一阵响动之后,一块块碎裂开来,给这桥上多了好几个窟窿。

    辛晓冉也很惨,任凭她速度快,这神像与我的速度更快,拂尘看似轻盈,扫过上,却让她脸上腿上多了好几道伤口,逐渐不敌。辛晓冉见斗不过我,便咬牙跳入那池中,沉了下去。我也并未多想,跟着跳了下去。我见她向前方去,也便一把将她拽住,将她肩膀上的夺舍刀向下一压,顿时一条胳膊被我卸了下来。

    有了神像附体,我似乎眼睛能够看得清楚水中的形。因为这水至至寒,水呈现黑色,下面什么都没有。可辛晓冉吃痛,被我砍下一条胳膊之后速度沉了下去。我也随之下潜。可就在这时,我突然觉得水下有什么东西浮动上来。等那东西近了之后,仔细一看,我擦,貌似是僵尸!

    期:2014-01-11 17:24:00

    不过这是最低级的僵尸,叫做紫僵。紫僵是死后体呈紫色的僵尸,运功时体呈现紫色,带起的尸气随着功力的增加,紫气会越浓。因此我瞧见 一股浓郁的紫色从水底升起,裹着那僵尸的体便蔓延开来。我再一看,辛晓冉被砍断一条胳膊后貌似僵尸体散去,恢复了普通人的模样。如果是普通人,在这么冷的池水里外加断臂的疼痛,肯定受不了。我见那紫色僵尸上前,一口咬住辛晓冉的腿,便吃了一惊,手中一挥,那神像的拂尘便将那紫僵尸挥开。那僵尸恨恨地瞪着我。我仔细一瞧,在它腿上竟然有一道粗壮的锁链拦着,看样子是被人关在水底的。这倒是让我想起了看门狗,不由松了口气,一把将奄奄一息的辛晓冉拉上来。这时候,我见周围多了不少紫色僵尸,不过一个个都是被拴在水底下。难道这就是马靖城的僵尸军团?可惜了,这种僵尸太弱,晚上出来攻击个人还行,白天却是见不得光的,真不知道法力超然的他是怎么养出这种没用的货色。

    这时候,我将辛晓冉拖上断魂桥,丢到一旁,急忙跑去看赵羽的伤势。其实我抓她,无非是想问问这女人用了什么毒。但上前一看,赵羽的脸色已经是差得跟死人差不多了。我于是对辛晓冉喝道:“给我解药!你给赵羽下了什么毒!”

    辛晓冉冷冷一笑,说道:“我不会告诉你的……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我心中恼怒,子弹上膛,抵住她的额头,咬牙威胁道:“告诉我,否则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痛快。我先要砍了你的四肢,然后将你丢下去喂僵尸!”

    辛晓冉仰天笑道:“你尽管来吧,你这没用的东西,从来都是被人保护的货色,就算是想给赵羽报仇杀我,也不敢下这种手!你这懦夫蠢货外加人!”

    我真不知道辛晓冉何以对我们俩有这么大仇恨,可也确实如她所想,我也下不了这个手。于是我干脆不再理会她,前后搜了一把,却没找到任何解药类的东西,不由发了狠,对着她的腿就是一枪。这一枪给辛晓冉的腿来了个对穿,惨叫声响起。我手有点发抖,喝道:“怎么样,说不说?!”

    期:2014-01-11 17:24:00

    辛晓冉咬牙冷笑道:“没有,我就是死也不给你!我最恨的,就是猎灵局上上下下的人!我的父亲,你知道是怎么死的么?!就是被欧阳博害死的!我做鬼也要拉着一个猎灵局的人下地狱!”

    一阵狂笑声后,辛晓冉呀呀切齿面如鬼魅地笑道:“我就是鬼判的贪狼星,可惜没杀了欧阳博和你们俩。不过,我死也不会再落到你们手里!”

    说着,她赫然举起手中的枪,对着自己的脑袋便开了一枪。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辛晓冉靠着的栏杆位置下,就是她刚才丢在地上的枪。原来这女人已然趁着黑暗将枪摸在手里,也许这子弹只有最后一颗,所以没用来攻击我,而是自我了解了。

    我看着她歪倒在地的尸体,不由脑子瞬间空白。手电光影下,那狰狞的笑容凝结在脸上,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怨毒。我打了个哆嗦,立即想到后的赵羽,便奔了过去。

    此时的赵羽,却跟死人的脸色一样了。

    “赵羽,赵羽你别死啊”我抱着赵羽开始发冷的子哭道。

    赵羽勉强笑了笑,低声道:“我怕是,怕是要死了……”

    说着,头一沉,便倒向我怀里。我一时如五雷轰顶,瞬间,脑中电光火石一闪,想起疯婆婆给我的连心丹:如果赵羽有命之虞,那就服下。

    我也顾不得是真是假,赶紧拿了出来,自己吞一颗,随即将另一颗塞进赵羽嘴里。可赵羽体虽然有余温,但是脉搏已经逐渐消失了。半晌后也不见赵羽有什么反应,到最后,连呼吸也停止了。

    “赵羽,赵羽?!”我大喊道。什么连心丹,根本就是骗人的东西!可怜我还以为这东西真有起死回生的效果。

    我忍不住悲从中来,想起师父虽然活着,可不知伤势如何;如今赵羽又……想到这里,忍不住嚎啕大哭。

    期:2014-01-11 17:25:00

    哭了半晌,连我自己都觉得头晕目眩的时候,却听已经停止心跳和呼吸的赵羽突然开口说了话:“我这是活着,还是死了?”

    这一声无异于天籁之音,让我又惊又喜。我低头一看,赵羽竟然再度苏醒过来,只是,苏醒之后的赵羽似乎有点不对劲。

    没错,虽然声音没变,样子没变,但是他上却萦绕着微弱的黑气,根本不像是活人,而是……僵尸?!

    我吃了一惊,心想难道赵羽尸变了?!我正疑惑间,赵羽坐了起来,也同样疑惑地看着我:“宋炎,你怎么在这里?”

    “我?我一直在啊。”我端详着他,试探地问道:“赵羽,你有没有感觉哪儿不舒服,不对劲?”

    赵羽摇头道:“没有。可刚刚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明明已经死了,却不知道为什么体很沉,灵魂也没法离体。再度睁眼,竟然又看到了你。难道我没死?可我觉得体好像有些变化……”

    我赫然起,退后一步问道:“赵羽,你摸摸自己的脉搏和心跳,还有么?”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一名警察,说说我多年来破案遇到的灵异事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